近日,北京發生的兩個大事件挑戰著人們的良知底線,並引發社會輿論的廣泛關注和強烈譴責。

幼兒園虐童 無道德操守行為

11月22日晚,北京朝陽區管莊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猥褻、虐童事件遭曝光。據媒體披露,一些孩子不僅在幼兒園遭到老師用針扎的虐待,甚至睡覺前被老師餵可疑藥物,更有孩子遭到猥褻。而園方至今未給受害幼童家長任何答覆。

北京通州宋莊的藝術家追魂說,「這是人神共憤的事情,基本的道德、人的基本操持都沒有了。性侵幼童發生在2、3歲小孩子身上啊,不嚴懲責任人,一查到底,其它國家哪個政府敢這樣?」

對於上述消息,他表示很氣憤。他說,破壞人類基本價值的行為得不到懲罰,無法還當事人公道,是在阻隔人類基本操守的延續。

在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中,除了讓2、3歲的小孩兒脫光衣服圍觀「叔叔醫生」猥褻大班小朋友的過程外,該紅黃藍幼兒園的老師們還讓異性小朋友脫光衣服站在一起,叫「罰站」。另外,多名小朋友身上出現針眼痕跡,還有小朋友親口證實被經常吃藥。

北京人葛志慧說,「以前是小學生、中學生被拉去開房,現在都侵害到3歲孩子了。這些人簡直連畜生都不如了。」

對於這件事情的走向她表示擔憂,她說,中共只會給自己留後路,就像現在大批落馬的中共官員,嫖娼的、性侵幼童的比比皆是,被判刑的有幾個?更不要說槍斃了。

 

 

在這奇葩的國家,所以發生讓人震驚的事,都不偶然,而是必然。一個從上到下都是污浊不堪,還能指望社會有塊乾淨地方嗎?而所有發生的難以接受的事實,像風一樣吹過,沒有多少人去追究,尋根究底找出病根?人為災難日復一日在繼續,行尸走肉般的國人照常冷漠的苟且。靈魂離這個國家太遙遠了⋯⋯

Posted by 記錄中國 on Thursday, November 23, 2017

道德淪喪極致 社會將崩潰

另外,網絡上關於紅黃藍事件的真相帖子在23日下午被大量刪除,在微博上輸入「紅黃藍幼兒園」,出來的訊息除了該幼兒園的官方微博,沒有其它任何消息。剩下各大媒體有關該幼兒園的消息也轉向正面報道。

對於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北京自由撰稿人陳鳳山感到痛心疾首,「這些受害人還是那麼小的孩子啊,是毫無自保能力的孩子!」

他表示,平時很少對社會發聲的影視明星都開始公開發言譴責這件事情,「令人憤怒的程度可想而知。這個社會的顏面已經徹底喪失。整個社會道德淪喪,這是每個人自我放縱、推波助瀾的結果。」

北京人、現旅居澳洲的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也表達了上述類似的看法,他認為發生這種惡性事件,旁邊那麼多老師,沒有一個人出來曝光這個事情,「起碼的良知都沒有了。教育部門應該是最純潔的,都淪陷成這樣,還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幹的。這個群體到底發生了甚麼?」

他表示,在西方國家,尤其是對幼童,發生這樣的事情,如果知情者不去上報,等同犯罪!是會受到法律制裁的。但是在中共統治的國家,它對類似問題的解決辦法只會壓制輿論、尋找替罪羊,給它的假的「太平盛世」做掩護;中共還毀掉了中華傳統文化,敗壞了中國人的道德,灌輸無神論的觀念讓壞人更加肆無忌憚地行惡。

此外,這家在紐約證交所上市的幼兒園近日因猥褻虐童一案,股市暴跌10.25美元,跌幅為38%。但是其在24日晚,為了防止股市崩盤,用5,000萬美元回購股票。

陳鳳山對紅黃藍幼兒園用5,000萬美金回購股票的動作感到憤怒。

他認為該公司太缺乏社會責任感、公關危機意識和廉恥心。「這種事情,第一時間,是要對大眾表示歉意,無論調查結果如何,首先是歉意。這是對社會正常價值最起碼的尊重。」陳鳳山說,「然後通過自己的行為對輿論、社會信心的傷害去做補救工作,而不是完全出於企業的自私自利,拿錢買回股票。」

陳鳳山說:「每一個具備一定能力的人,都需要從改變自我開始,改變這個社會,提高最基本的人倫道德的水準底線。否則不斷下降的道德水準,會使這個社會崩潰。」

看清大清查背後的邪惡體制

另外一個引起社會震驚的大事件,就是自11月20日開始,中共公安以清查「安全隱患」為由,暴力驅逐大批外來人員,致使很多民眾露宿街頭。

此次事件的起因是11月18日,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村聚福緣公寓發生火災,官方公佈已有19人死亡,民間流傳人數高達40餘人。不過,官方至今未公開起火原因,而是斷水斷電、半夜突襲、亂砸亂踹地搞大清查。有網民痛斥中共當局此舉猶如「(納粹)黨衞隊清理猶太區!」

「幾十萬人啊,寒冬臘月的這麼冷,上哪兒找地方住?」藝術家追魂認為,中共當局在暴力驅趕問題上的做法極度愚蠢,不僅其合法性再遭質疑,趕走曾為北京做貢獻的民眾,是在嚴重侵犯人權。

北京居民葛志慧表示,出現這些問題的根源就是中共這個邪惡的體制。

「有權有勢的人想把外地人趕走,侵佔他們辛辛苦苦幹活留下來的生意,把公共場所據為己有。這就是邪惡,沒有人性。怎麼著的這把火?怎麼不解決?卻來趕人!這就是共產黨的作為。」她擔憂未來外來人口真的被全部趕回各省的話,有些北京本地人恐怕生存會成問題。

「北京人,說不好聽的,是靠外地人過活,有錢的、做生意的多是外地人。小商小販更都是外地人,他們走了,現在連吃早點都沒地兒吃了,那些飯店的早點多貴啊,我們還就那點兒收入。」葛志慧說。

這次北京被清理的對像包括建築、廠房,尤其是工業大院一律關停整頓,城鄉結合部的出租公寓和出租大院都是這次清理整治的重點區域。

本報曾採訪到北京國際機場附近的順義區李橋鎮南半壁店村的張女士。她家40間出租屋,多出租給機場的年輕員工,有的還帶著老人和小孩。但是20日之後,包括特警、公安、以及類似退伍人員來一家一家地清理,鍋碗瓢盆、行李等全部扔到大街上,把人攆走、門上貼上封條。

北京自由撰稿人陳鳳山表示,中共當局在執行拆除違法建築中,強制驅趕人的行為是違法的。他表示,「我看到網上流出的一些影響資料,感到了很難受。政府對市民、國民的關心,是必須要存在的。缺了這個,讓人感到不可理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