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紅黃藍幼兒園猥褻虐童醜聞持續發酵,數十名不安的家長11月24日聚集在幼兒園前,要求院方給出說法。有家長擔心,虐童真相會被當局掩蓋。

繼前不久上海攜程親子園虐童案被曝光後,北京近日又爆發了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虐童案層出不窮,引發民眾的憤怒和深思。據紅黃藍幼兒園孩子家長們披露,他們的孩子被猥褻、被老師扎針、餵不明白色藥片,針眼出現在孩子的腿部、屁股、腋下等部位。

根據紅黃藍教育機構的網站,這家公司覆蓋全國三百多個城市,有1300家親子園和近500家幼兒園。該公司9月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主要為中國中產階級服務。醜聞爆發後,其股票在11月24日下跌了37%。

家長向學校討說法

據美聯社報道,一群父母11月24日聚集在北京朝陽區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的學校門口,要求學校對虐童事件作出解釋。

其中一位王姓家長說:「我們需要(校方的)澄清。作為父母,我們有權質問校方,不是嗎?」

另一位李姓家長說:「如果沒有給出解釋,我不會再把孩子送到這裏來。我將會每天都來這裏,直到他們給予回應。」

北京的一位母親張陽(Zhang Yang,音譯)說,這真的很可怕。這些指控令人感到震驚,因為遭指控的這家私人教育機構很有名。

據NPR的報道,一位姓張的家長說,他的孩子就在這所幼兒園的學前班上學,在這些報道出來後,「我們別無選擇,只能相信這是真的。我們決定必須儘快把孩子轉移到另一所學校就讀」。

張還說,他們之所以選擇這所學校,一個是離家近,另一個是這所學校的「聲譽好」。

學生家長擔心當局壓制真相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家長對NPR記者說,令她感到憤怒的不僅僅是這個虐童事件本身,還有當局處理這件事的方式。「如果他們(當局)不能告訴我們真相,他們至少應該給出解釋。但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解釋。我只是擔心,真相將會被壓制。」

NPR稱,雖然中共一些官媒已經對此事件作出了報道,但父母們稱,互聯網上對這件事情的批評已經遭到當局嚴厲的審查。

美聯社的報道也說,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引發了全國的關注,微信短信服務用戶廣泛的傳播了一些兒童受傷圖片,但之後遭到了網絡審查員的刪帖。

北京的一位經濟學家胡星斗(Hu Xingdou,音譯)說:「中國的社會面臨著嚴重的不安全感。」他說:「我們對未來沒有信心,因為我們的社保系統太糟糕,而軟弱的法治對公民私有財產幾乎沒甚麼保護。」

胡星斗還說,空氣污染、食品安全恐慌和官員腐敗是中國存在的另一些問題。這使得很多中產階級的中國人為了子女的將來而選擇移民。

虐童事件層出不窮 引發人思考

除了北京外,本月早些時候,上海也爆出了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網上流傳的片段顯示,一名剛到幼兒園的小女孩被交到老師手上後,老師打小女孩頭部,又把小女孩推倒,致使其頭部撞到桌角上。此外,老師還強行給幼兒餵芥末,對孩子行為粗暴。

近幾年來,被媒體爆出的幼兒園「虐童」事件層出不窮,如廣東肇慶,把不會自行大小便的幼童綁固在糞盆上;陝西西安,用鋸條鋸破調皮男孩兒的手腕;湖南長沙,打午休落跑女童耳光並把她懸空拎起;浙江慈谿,用膠布封住吵鬧女孩兒的嘴巴;山東濟南,對幾個孩子實施蹲廁所、蹲小黑屋、抓頭髮、打屁股、看恐怖片;重慶,罰咳嗽吐痰的女孩兒舔吃口痰;雲南建水,用注射器針扎多名不聽話兒童;河南鄭州,用塑料凳砸不吃飯的男孩兒;北京,教師用針扎男童的生殖器;上海楊浦,女童的下體被女幼師放入芸豆等等。

這一樁樁行為惡劣、令人髮指的虐童事件使人不得不深思,為何這類事件屢爆不止?幼兒教師怎麼了?

教師無證上崗現象普遍 無素質可言

據新浪新聞報道,曾有一項針對教師進修學校的幼師做過的調查,揭示了部份幼師的素質情況。據學校披露,由於這些學幼師的學生學習差、升學無望,來上幼師多是迫於社會和家庭壓力,而非主觀願望,所以導致一系列心理問題在她們身上出現。有48%的學生是因為沒有別的出路,才當幼師的;34%的同學是家裏硬逼來的,專業不是自己選擇的,存在不情願和逆反情緒。

報道稱,雖然有很多幼師從事這個職業是出於一種熱愛,但不能否認,也有很多幼師就像調查中說的,懷著一種極大的不情願,「走投無路」才來做了幼師。顯然,這種狀態下培育出來的幼師,素質上不能指望太多,她們往往自己就是「問題少女」,怎能期待她們去教育那些小孩子呢?

另一方面,中國很多地方的大部份幼兒教師都是無證上崗。比如,山東省教育廳曾對當地17個市的194所幼兒園進行抽查,結果有53%的幼兒教師沒有取得教育部認可的教師資格證書,有83%的幼兒教師沒有取得幼兒教師資格證書。也就是說,多數幼兒教師都是無證上崗。

中國很多幼兒機構,招聘教師時降低標準,一些地方招聘廣告甚至變為「招聘幼兒教師,高中以上學歷」。以這樣的條件招聘到的幼兒教師,必定是缺乏專業素養。

有很多人甚至連最基本的「幼兒教師的自我修養」都不知,例如,浙江溫嶺的某幼兒教師多次將虐待兒童時的圖片上傳到網絡炫耀。

在西方國家,無論是公立還是私立幼兒園,對教師的文憑要求都很嚴格。比如,在美國,公立幼兒園教師必須取得幼兒教育學士學位,而私立幼兒園或託兒機構的教師須取得副學士學位。有的公立學校還要求教師入職後繼續深造,甚至取得碩士學位。

大多數情況下,要成為一名幼兒教師,必須經過教育專業訓練,通過美國教育部認可的必修課程,還要接受社交情緒管理能力培訓等。

美聯社報道稱,美國堪薩斯大學(University of Kansas)中國教育專家趙勇(Yong Zhao,音譯)教授說,像紅黃藍這樣的早期兒童教育機構,其注重的是進行快速擴張以增加利潤,因此很難確保教師的素質。

趙勇解釋說,當教育變成了一個利潤驅動中心時,學校就不得不在其它方面作出犧牲。於是,學校不願意花更多的資金去僱人,那就不會吸引高素質教育者。

是誰縱容了「虐童」現象?

「虐童」現象的發生雖然表面上是由於學校僱用了大量低素質、無證幼兒教師,但是缺乏監督及家長對老師的討好,卻給「虐童」現象提供了潛在生存的環境。

美聯社稱,根據中國在線教育研究所(China Online Education Institute)的數據,在中國,私立的早期教育項目出現穩步增長。但這同時也使得專家和家長們越發擔心,中國不僅缺乏有技能、經驗豐富的教師,還缺乏對這一迅速發展領域的足夠監督。

報道稱,多年來中國父母們一直在擔心食品和藥物安全問題,而現在他們更擔心的是私立學前教育行業在監管方面所存在的問題。尚未註冊的幼兒園及不符合條件的幼兒園依然大量存在。這些幼兒園氾濫進而又造成對沒有幼師資格的「老師」的現實需求。

此外,中國很多受虐兒童其實根本不知道甚麼是虐待,更不知道自己受到了虐待,而且也不和父母說。

美國在各個學校大力推廣「孩子說出來,安安全全的」項目,就是為了幫助孩子明白甚麼是虐待,在甚麼地方他們可以獲得幫助。

另一方面,中共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內容空洞,使得「虐童」案缺乏法律約束力。而美國在這方面卻有著一整套詳盡的法規,遏制此類事件的發生。

有網民說:「(在中國)人們看到的是:對抓嫖熱情高漲,對通姦無動於衷,對侵幼容忍。」

美國針對「虐童」問題已經建立了非常完善的應對體系,不僅有專門的兒童虐待方面的研究,在全美還有眾多的防止虐童組織。

此外,美國的《兒童虐待防治法》和《兒童保護法案》等法律法規為兒童保護提供了強有力的法律依據。

而中共發佈的唯一一部專門保護未成年人法律的規定卻很空泛,幼師的哪些行為屬於「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怎樣的算作是「情節嚴重」,「構成犯罪」指的是哪些行為,這些並沒有明確的說明。

在美國,虐待兒童罪是重罪。有律師說,美國法律對待虐童行為是零容忍態度,同時有極其嚴厲的監督和懲戒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