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才剛剛結束一個月,屬於習近平陣營的一批「習家軍」新班子也才剛剛就位,屁股還沒坐熱,就在北京的皇城腳下接連發生二起讓民怨無比沸騰的事情。

11月18日晚上,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的一場大火,導致19人死亡(民間傳聞有40多人死亡)。事後,北京市政府一邊封鎖消息,一邊趁機打著「消除安全隱患」的幌子,展開了大規模清理所謂「低端人口」的全面行動。在沒有任何救濟安排和安置方案的前提下,在零下幾度的寒冬天氣下,北京市府強令外地人口在幾天內無條件搬離租住地,而且立即斷水斷電,大批警察還上門強行驅趕,並砸毀群眾物品。驅趕行動導致北京成千上萬的底層民眾在一夜間流離失所,預計有數十萬底層民眾將被驅離北京。

北京政府的這項暴虐行動,激起了中國社會各界的強大反響,11月24日,中國數千知識界人士聯名向中共高層多個部門發出公開信,譴責當局的這項命令是「違法違憲和嚴重踐踏人權的惡性事件」。但是當局的驅趕行動並沒有因此而改變。

一波未平,再起一波。11月22日晚開始,有十餘名幼兒家長反映,北京朝陽區管莊的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的兒童被老師扎針、餵不明白色藥片以及可能遭到猥褻和性侵。據一位女士介紹,她3歲的孩子說,自己被脫光衣服觀看同樣也脫光衣服的醫生叔叔給別的小朋友「檢查身體」,為了弄清楚這個叔叔是如何檢查身體的,在讓父親扮演「醫生叔叔」的情況下,孩子指導父親做出了一整套的動作,這位女士說,其中有「活塞運動」。這些家長的受訪視頻通過網絡迅速傳播後,再次激起了中國社會的怒潮。

然而更讓民眾憤慨的是,正當民眾關切著這些爺爺醫生和叔叔醫生到底是甚麼人,期待當局公佈真相時,11月28日深夜,中共警方發佈通知說,紅黃藍幼兒園沒有發生性侵事件,家長已經承認造謠並願意公開道歉。警方說,幼兒園監控錄像的硬盤壞了,在恢復出的113小時錄像中,沒有發現任何兒童被侵害。對於硬盤損壞的原因,警方給出的理由是幼兒園庫管因為監控設備噪音大,經常在放學後將設備強制斷電,導致硬盤受損。北京警方的這份通告,更加激起了民憤,認為警方是在侮辱各界民眾的智商。首先,以監控設備損壞的藉口而不提供監控錄像,之前曾被當局多次使用,至今已成為中共警方辦理敏感案件的標準程序。其次,任何對電腦硬件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當電腦硬盤出現一些軟損傷時,每次開機時會自檢進行修復,這種損壞基本不會影響數據,而如果硬盤壞到了很多數據都不能讀取的程度,那麼,監控電腦根本不可能正常開機。而且,人們也普遍相信,沒有一個父母會拿自己孩子的清白去造謠誣衊幼兒園,如果一群家長一邊在「造謠」,一邊又馬上去公安局報警,那麼這群家長在幹甚麼呢?中共警方的這份通告,倒是讓那些之前還對這起事件半信半疑的人們,徹底打消了懷疑的念頭,更是坐實了紅黃藍幼兒園性侵兒童的事實。

在一個多月前結束的十九大上,中共進行了權力更替,習家軍的骨幹全面上位,接管了中國最高權力的主要部門。目前的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是習近平的舊部,蔡奇在十九大上以非中央委員和非中央候補委員的身份,直接升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這樣的大幅度跨越在中共內部也是很罕見的,顯示了習近平對蔡奇的倚重。十九大後,人們顯然也很想知道,執掌了中共權力高位的習家軍這批新面孔和之前的江澤民集團在執政思維方面是否有所區別,是否還像以前一樣以高壓維穩作為執政的基礎。而十九大後在北京發生的這兩起焦點事件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反映這批新人執政的價值取向。

以驅逐「低端人口」為例,人們顯然已經發現,消除火災安全隱患只是一個藉口,而驅逐外來人口才是北京市委和市政府的真實意圖。而且這些政策顯然不是現在才制定的,而是作為北京市當局的一項既定政策早已存在。12月1日,香港《端傳媒》引述北京的一項2015年的計劃書指出,北京當局驅逐低端人口早有預謀,僅中心的城六區就打算驅逐200萬人口,近期的清洗行動只是剛剛開始。

中共當局為何要大規模驅逐這些外來民工?中共當然不會告訴人們真實原因。有學者說中共因為經濟下滑,害怕這些外來人口失去工作後成為社會不穩定力量。也有學者說,中共政府為了搶奪地方的土地資源,或者為了消滅廉價出租房市場,逼著這些房主買房,也逼著低端人口租高價位的房子,以繼續維持泡沫化的房產市場。無論出於甚麼原因,人們通過這次事件發現,新上位的習家軍大員在處理政務時依然沒有擺脫中共以民為敵的舊思維以及暴力維穩模式。12月3日,蔡奇在內部有關安全會議的一部份講話在推特上被曝光,在2分多鐘的講話中,蔡奇殺氣騰騰地說:「到了基層,就是要真刀真槍、就是要刺刀見紅、就是要敢於硬碰硬、就是要解決問題。」雖然這段影片沒有註明何時拍攝,但是從講話的內容來看,外界認為應該是北京大興區的大火之後。

而北京警察處理紅黃藍幼兒園性侵兒童事件的方式,同樣也貫穿著江澤民時代的維穩模式以及以民為敵的思維。在這宗案件中,警察的作用不是調查取證,打擊罪犯,維護社會公義,而是與犯罪的權貴階層共謀毀滅證據、並脅迫當事人顛倒黑白。想想看,民眾的孩子被性侵後,還要被逼著承認自己造謠,在歷史上還有比這更無恥下流的政府嗎?

十九大後北京發生的這兩宗焦點事件都很有代表性,前者是中共官方對底層百姓赤裸裸的公開展示暴力,後者則是中共警方對中產階層暗地施展流氓脅迫手段。北京當局暴政加流氓手法的綜合使用,背後的核心目標都是為了中共政權所謂的「穩定」。

自從中共文革結束以來,「穩定」成為中共統治的一個根本目標,穩定被中共稱為壓倒一切的執政根本。為了所謂的「穩定」,鄧小平可以在六四期間開槍殺害上萬和平請願的學生和市民;而藉口有信仰的人們會衝擊中共的無神論,江澤民可以對上億法輪功學員施展最邪惡的群體滅絕迫害;同樣,為了「穩定」,北京政府可以一夜之間砸毀商店、作坊、廉租屋,逼著數十萬所謂低端人口搬離住地,北京警方可以損壞揭示重大案情的硬盤數據,逼著受害者承認造謠。

習近平自5年前上台以來,似乎也想為中國人民真正做一些事情,習近平廢除了一胎化政策,廢除勞教所,通過反腐打虎將江澤民派系禍國殃民的大量高官抓捕,並召開全國宗教會議,試圖在一定程度糾正江澤民時代打壓宗教的政策。然而,從歷史的角度來衡量,習近平的統治還沒有真正贏取民心,習近平當局至今還沒有平反一宗冤假錯案,在習近平統治期間,法輪功依然遭受迫害,維權律師依然遭到打壓,709律師被枉判入獄,高智晟被軟禁在陝北佳縣的老家不能就醫,並在十九大之前離奇失蹤,至今下落不明。與胡耀邦時代大量平反冤案贏取一定程度的民心相比,習近平在這方面還相去甚遠。

習近平的反腐打虎目前還沒有取得最終的勝利,在十九大後,雖然習家軍骨幹全面上位,但是經營十幾年的江澤民派系並沒有完全失去勢力,雙方的角力依然刀光劍影,廝殺激烈,都存在一招不慎滿盤皆輸的可能性。在繼續面對宮廷權鬥激烈搏殺的生死威脅下,習近平陣營如果在剛剛走入政壇的前台就全面失去民心,那麼,習家軍的未來將岌岌可危。

當前的中國局勢已經進入一個大變局的前夕,一方面中共各級官員繼續逆天叛道,以毫無人性的政策殘酷打壓民眾,使民心進一步背離,另一方面,在網絡時代信息便捷傳輸的背景下,中國社會各界也都在加速覺醒,民間意識在民主、憲政、法治等當代政治文明的基本框架上,正在形成社會共識,這是中國社會變革的正面因素之一。以蔡奇等為代表的習家軍如果不能自覺融入這個社會覺醒的洪流,在執政思維方面還和江澤民派系一模一樣,那麼,習近平的反腐對中國社會又有甚麼實質的意義呢?如果習近平用中共黑幫幫規打下去一批維穩殺人的腐敗份子,而換上的一批新人卻依然是一幫維穩殺人的窮凶極惡的官員,那麼,覺醒的中國人又如何去評價習近平的反腐行動呢?

在輿論的壓力下,雖然蔡奇後來也不得不出面表示,北京需要外地人提供服務,並表示基層工作要體現人文關懷,要講究方法,工作要做到家。然而這番話也只是中共官員的假話、套話和廢話,因為北京的驅逐行動並沒有終止,蔡奇不但依然在驅逐大量低端人口,而且據媒體報道,蔡奇開啟的這波驅逐行動有可能蔓延到全國其它大城市。這將是一個天怒人怨的對待中國人民的惡劣模式。習家軍開局如此不利,不知習近平將如何應對?

12月6日,海外大紀元媒體最近發佈的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之中國篇,在大紀元全部刊載完成,這部著作揭示出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和低層空間的各種敗物構成,實質是一條蛇,在表層空間的表現形式是一條紅龍。出於恨,這個邪靈屠殺了超過一億人,破壞幾千年的輝煌文明。出於恨,這個邪靈肆無忌憚地敗壞人類道德,引誘人遠離神背叛神,達到最終毀滅人的目的。

習近平在當政的5年中,在反腐打虎中,對於中共官場的腐敗和糜爛應該是深有體會的,當今中國社會道德敗壞的程度,習近平也應該有所洞察。但是不知習近平是否意識到,中國社會目前的這個敗壞局面,正是共產主義這個邪靈所要的。記得有媒體報道說,習近平曾經對一些官員提出要知道三尺頭上有神靈的警示,如果習近平心中真的有神,而不是祭拜共產邪靈,那麼筆者有理由相信,習近平將有機會為自己的執政找到一條光明的出路,而大紀元新發佈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將會是習近平選擇未來之路的一部最好的參考書。選擇神還是選擇魔,這是習近平以及他的習家軍未來生死存亡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