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那個時候,有託夢說,誰家的親人無論遇到正常病故,還是遇到飛來橫禍,背後一定有故事,託夢說是最常見的。

村子裏有兩位老人家,平時關係很好,喜歡湊在一起聊天。一天,一位老人家病故了,另一位老人家感到很寂寞,有一天突然說:「某某某(與他關係很好的去世老頭)昨晚來找我聊天了,我該下去給他作伴了。」當問聊的甚麼內容時,他閉口不言。一些村民認為,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不足信。一個多月後,這位老人家病故了。

村子裏有個電工,小的時候,遇到一個算卦的,告訴他的父母:「這個孩子有災難,不是水災,就是火災。」他父母很相信。他家的房屋後有個大水坑。那時的雨水多,印象中,這個水坑沒有斷過水,特別是夏天,常常水滿為患,很多人去游泳。他的父母嚴厲告誡他不要去水邊。一天中午,他到水邊玩,突然失足跌落水坑。虧得旁邊有人,救了起來。

他父母覺得水災已過,應該防火災。他不吸煙,身上也不帶火柴之類的東西。長大後,他當了村裏的電工,他父母覺得這與火災很遠,慢慢地也不放在心上了。

一年除夕的前兩天,村子裏整線路,正趕上鎮上逢集,他是電工得留下整線,他家裏人都去趕集了。他想:「上午趕快把線路整好,下午還不影響趕集。」他身上盤著整盤線,圖省事,在配電房旁邊隨手擺電線。不巧的是,竟然把電線擺到了高壓線上,身上瞬間就著起了火。旁邊的人嚇壞了,等到反應過來,關掉電閘時,人已經燒得快不行了。有人趕緊到我家裏喊父親,我父親是醫生。我父親到那兒,立即做人工呼吸,發現人已經不行了,村幹部急忙派人到鎮上通知他正在集上的妻子。

入土安葬後,他的妻子對人說,她丈夫死後的第二天,給她託夢說,他欠誰誰錢,欠多少,說得清清楚楚。她後來去對照,確有此事。三四十年以前,我們那裏的人絕大多數不會賴賬,只要對得上,有沒有欠條都算數。後來,這家人通過辛勤勞作把欠賬全部還上了。

在那時沒人覺得這是甚麼了不起的,就覺得應該這樣做。人心淳樸,所以類似託夢的神奇事兒很多。

輪到我自己親身經歷。那時是在1999年之前,我修煉法輪功後無病一身輕,村裏人都知道,有一個人,按輩份和我是一輩的,我叫他哥哥。他得了胃癌,非常疼痛難受。從我這裏借去了法輪功教功錄像帶,看了後說功很好,但他自己說很難,他學不了。即使他沒學,但他的痛苦也減輕了,走得還算平靜。一天晚上,我在打坐時,突然看見他跟我磕頭。我懷疑這個哥哥已經去世了,就記下當時的日期。寒假一回家,趕緊問父母那個哥哥怎麼樣?得知他去世了,而且去世的時間正是那個我看見他的晚上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