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是千古以來人們都好奇的,中西方都各自對夢有所解讀。從中醫的角度解析夢,做夢能讓人知道身體哪一部位有病,反應各種「虛」、「實」的病,作為人們身體保健的參考。

常聽人們說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不錯,當人們認真的思考一件事情,想的已經是茶飯不思時,在夢中就可能有解決之道出現。

現代科技界有名的幾個解決問題的例子,和做夢有關。如:德國化學家浮睿德.奧古斯.克庫雷(Friedrich August Kekule)做個夢,發現並繪出「苯」的分子排列;化學家門捷列夫做夢看到一個表格上掉落化學元素之後,發現了元素周期規律,製作了化學元素周期表;奧地利生物學家洛伊夢到了一個實驗設計,發現兩個神經之間,神經衝動的傳導並非直接的碰觸傳遞,而是一種化學物質經過神經末梢的空隙,將衝動朝著一個方向傳遞;美國的埃利亞斯.豪在夢中見到土著的長矛尖上有孔,悟到且發明了縫紉機上使用在針尖開孔的針,大大的改進了縫紉速度。

做夢得神傳的故事

中國古時的幾位名醫,例如淳於意、劉完素、張元素等人的夢,在夢中得獲神人真傳,醒後就對醫學有很深的認識,以至於治病就效如桴鼓,甚麼病都能治了。

《史記.扁鵲倉公列傳》說,扁鵲在客舍對一位老先生住客服務周到,在觀察十餘年之後,老先生傳給扁鵲一些醫學書籍,並且要扁鵲飲用「上池之水」,飲水三十日後,忽能「見垣一方人」,能透視人的身體之中,見到人有病的五臟六腑積聚症瘕,有這樣瞧病的利器,治病可就神效了。這個「上池之水」可不是只有扁鵲吃過,淳於意也喝過。

淳於意曾在夢中飲用了特殊的水,就能神乎其神的給人看病、癒病。淳於意就是《史記.扁鵲倉公列傳》中的「倉公」。《瑯嬛記》引用《膠葛》的文章,大意是:淳於意,夢中到了「蓬萊山」,見到那裏的「宮室崔嵬,金碧璀璨,光輝射目」。忽有一位小童,拿了杯水請他喝。當淳於意飲畢那杯水後,覺得「五內寒徹」。回頭仰首見到宮殿上有個榜文,寫的是「上池仙館」。原來他所飲用的水就是「上池水」,從那以後,就「神於診脈」。

金元時期的醫學史上有四大家,其中的劉完素,字守真,河間人,成名之後被稱為「劉河間」,他自號「通元處士」,處方喜用涼劑,「降心火、益腎水」為主。

根據《金史.本傳》云:有一次,劉完素遇到一位陳姓修練人,持酒給他喝了,就大醉,等醒來之後,竟好像有人給他傳授了很高超醫術似的,「洞達醫術,若有授者」。

金元時期四大家之一的劉完素生病了,頭痛、嘔逆不食,總也治不好。同時期的張元素,名氣不如劉完素。當劉完素生病之時,元素為完素診治,卻能確切的知道劉先生服用過甚麼藥物,應該改正哪些處方,竟然把這個當時頗負盛名的名醫的病給解決了。

張元素也有一段做夢的奇遇。一次,有天晚上張元素在睡夢中,有人用斧頭、鑿子將他的心竅打開,然後放進書好幾卷,看到書名是《內經主治備要》,之後突然驚醒,覺得心口很痛,但是從此之後張元素心目洞徹(一種特異功能,包括天目與他心通),完全通曉黃帝、岐伯與扁鵲的學問。這是元神在睡夢中接受師父傳道的一種特殊方式。

做夢是怎麼回事,在最古老的中醫典籍之一《黃帝內經》〈素問〉、〈靈樞〉中都有相關於做夢的論述。

做夢能讓人獲得解決問題的靈感,也能讓人知道身體那一部位有病。(Getty Images)
做夢能讓人獲得解決問題的靈感,也能讓人知道身體那一部位有病。(Getty Images)

夢境傳遞身體病徵

〈素問.脈要精微〉對於夢的看法是,陰、陽、上、下之氣太盛,或饑飽過度了,或五臟的氣太盛了,或體內有蟲了,都會使人做夢,因此說:一、陰盛則夢涉大水恐懼;二、陽盛則夢大火燔灼;三、陰陽俱盛則夢相殺毀傷;四、上盛則夢飛;五、下盛則夢墮;六、甚飽則夢予;七、甚饑則夢取;八、肝氣盛則夢怒;九、肺氣盛則夢哭;十、短蟲多則夢聚眾;十一、長蟲多則夢相擊毀傷。一個醫生,如果能利用做夢這樣的解析,那麼很多病都可以看出來,於是瞧病之時就能容易處治。

〈靈樞.淫邪發夢〉認為,邪氣從外侵襲人體,會造成五臟六腑受邪。於是會發生「與營衛俱行,而與魂魄飛揚,使人臥不得安而喜夢。」

六腑受邪就「有餘於外,不足於內」,五臟受邪就「有餘於內,不足於外」;有餘就是「盛」、就是「實」,不足就是「虛」。因此,有「十二盛」、「十五不足」的現象,就會發夢,基本上和〈素問〉所云狀況類似。十二盛就是「陰陽、上下、饑飽、五臟」的氣盛,那就會做不同的夢:一、陰氣盛,則夢涉大水而恐懼;二、陽氣盛,則夢大火而燔爇;三、陰陽俱盛,則夢相殺;四、上盛,則夢飛;五、下盛,則夢墮;六、甚饑,則夢取;七、甚飽,則夢予;八、肝氣盛,則夢怒;九、肺氣盛,則夢恐懼、哭泣、飛揚;十、心氣盛,則夢善笑、恐畏;十一、脾氣盛,則夢歌樂、身體重不舉;十二、腎氣盛,則夢腰脊兩解,不屬。

遇到這「十二盛」,只要使用「瀉之」的治療方式,立刻能好病。

十五不足,就是人感受了冷逆之氣,古書中叫做「厥氣」。厥氣客舍在「五臟、六腑、身體各處」都能讓人做夢,做的夢也不同:一、厥氣客於心,則夢見丘山煙火;二、客於肺,則夢飛揚,見金鐵之奇物;三、客於肝,則夢山林樹木;四、客於脾,則夢見丘陵大澤,壞屋風雨;五、客於腎,則夢臨淵,沒居水中;六、客於膀胱,則夢遊行;七、客於胃,則夢飲食;八、客於大腸,則夢田野;九、客於小腸,則夢聚邑衝衢;十、客於膽,則夢鬥訟自刳;十一、客於陰器,則夢接內;十二、客於項,則夢斬首;十三、客於脛,則夢行走而不能前,及居深地窌苑中;十四、客於股肱,則夢禮節拜起;十五、客於胞(月直),則夢溲便。遇到這「十五不足」,也有良方,只要使用「補之」的治療方式,也能「立已」。

做夢,能讓人獲得解決問題的靈感、方法;某些傳道、授業、解惑也可能經由做夢達成;做夢,也能讓人知道身體哪一部位有病,反應了「虛」、「實」的各種病。做夢,不是個值得我們研究的課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