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從炎四位議員因高院法官引用人大常委釋法內容,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後,在民主運動引起震動,不少朋友情緒激動。在這樣的環境下,遂產生泛民立法會議員總辭的建議,繼後亦有一些相關的建議。

基本上總辭的建議不值得討論。在國家民主運動處處受到打壓的大環境下,議會抗爭與街頭抗爭缺一不可,絕對不能放棄議會抗爭,絕對沒有理由放棄一個重要陣地,自動退讓予建制予取予攜。沒有議會這個平台,民主運動的宣傳工作會受到很大的打擊。

香港市民明智地了解制衡的重要。建制充份掌握行政權,市民過去歷屆立法會選舉中均以百分之五十五至六十的多數票支持民主運動的候選人,主要目的就是希望立法會能發揮重要的制衡力量。今天未見有多數選民支持泛民立法會議員總辭,因此不能輕易辜負選民的託付。

一些總辭的建議者認為總辭會打亂政府的陣腳,甚至癱瘓政府。這是典型的左傾冒進主義,極大低估政府的能力。特區政府掌握龐大的行政權力,辦事相當高效率,民主運動自亂陣腳,只會給特區政府種種打擊我們的機會。

目前泛民政黨就總辭問題未有詳細討論,更遑論有共識;整體傾向是不接受。支持總辭的建議者明顯是極少數的意見。現階段有關討論只會破壞團結,製造混亂。目前民主運動主要方向是繼續一切可以動員的非暴力抗爭,而議會內的抗爭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泛民主立法會議員的資源是民主運動的重要資源,眾議辦的人力物力現階段是我們種種活動的重要後勤力量。放棄議會席位,資源上已經是民主運動的重大損失。環顧目前各個泛民議員,基本上我們找不到一個不是積極地利用議席的資源去為民主運動和市民服務的。

批評泛民議員不接受總辭是不願放棄高官厚祿是不負責任的謊言。今天我們首要的責任是認清主要的矛盾,有力反擊來自北京和特區政府的打壓,把泛民內部的組織和個人視為主要的攻擊對像,事實上就是在破壞民主運動。

無可諱言,民主運動目前處於低潮;在種種前所未有的打壓下,情緒激動可以理解,但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基本的認識,未來數年打壓只會越來越凌厲,犧牲未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犧牲。爭取廣大民意的支持仍是我們首要的考慮。目前大多數市民未有準備支持激烈的行動。

民主運動內部自然有不同的意見。相互尊重與包容是民主核心價值的重要組成部份;我們實踐民主,就要實行相互尊重與包容,避免互相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