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層薄霧從海面上升了起來,當那艘帆船向道維斯先生愈駛愈近時,他認出了它。霧氣越來越濃厚,他不自覺地發著抖。當他知道它是誰的時候,他的嘴唇露出了一絲的微笑。 

為甚麼他之前沒有辦法看到它呢?它就是「命運」啊!它來載他回家了。

他鬆開手上那個紀念盒,那個紀念盒便從他的指間落下,掉到甲板上,然後又彈到甲板的間隙間,掉進了海裏。天空上,海鷗不斷地一圈圈迴旋著,而在碼頭的遠方,鯡魚正在傍晚微光中的海面上跳躍著。

當海浪拍打著海岸時,那個海灣把他緊緊地摟在它的懷抱中。

心跳的聲音

「神是唯一的不朽,人類的造物者和創造者;而我們是凡人,來自泥土,也將回歸泥土。因為你曾經在你的法令中說過:『你是塵土,所以你應回歸於塵土。』所以我們所有的人都將會回歸於塵土。然而,即使在墳墓中,我們依舊唱著自己的歌。」

禱告結束的時候,喬吉睜開眼睛並抬起了頭。他和他母親、十幾位道維斯先生的朋友,還有他的兒子,一起站在碼頭的末端。

歐菲爾神父把禱告本放在他前面的桌上,抬頭看著他們。

「像威廉.道維斯這樣的人世上並不常有,」他說。「而我很有幸地在近幾年來有機會在私底下認識他。他是個很喜歡獨處的人,大部份的時間都一個人在海灣這裏,但他通常會講出很有智慧的話來。」

他停頓了一下,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這個世界也許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但所有認識他的人都會很想念他。他留下了一封信要在這個時候唸出來給大家聽。」

他從桌上拿起了一張紙來。

「給我所有聚在這裏的朋友們:

「我並不知道死後的世界是甚麼樣子,但那並不是我真正關切的部份。重點在於,當我們還在世的時候,我們怎樣把交到我們手上的事情做到最好。我們要把活著的每一天都當作是生命中的最後一天,因為,也許那真的就是生命的最後一天。

「我已經過了一個很充實的人生了,所以不要為我的過世而悲傷。相反的,你們要用這個時間來欣賞你們美麗的周遭。如果上帝真的存在,這個海灣就是祂最壯麗的作品。以後每次你們看著這個海灣,就要想到我,因為它在很久以前就捕獲了我的心,而在今天以後,我們終於可以融為一體了。」

歐菲爾神父把那封信再放回桌上,然後拿起它旁邊的一個木盒子。

「現在,就依照威廉的要求,我們要把他的骨灰撒入他一向所深愛的大海。

大海就是生命,而生命就是大海,現在你們已經合而為一。請把你的僕人威廉帶入神秘的深海中,讓他永遠與神同在。」

他把那個空盒子再放回桌上。

喪禮結束之後,喬吉呆呆的站在那裏,不知道該做些甚麼。冰紅茶和檸檬汁送來了,於是他們坐在碼頭的盡頭談天,回憶著老人曾經說過的話和做過的事。夕陽已經漸漸西下,成群的鵜鶘在海面上滑翔。(待續)◇

——節錄自《臨別的禮物》/新苗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