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

在盛怒之下,暴風雨一次又一次地吹打著這個房子。這時候,護牆板已經從房子外面的牆上脫落了,屋頂也從屋椽上被吹掉,磚頭正一塊一塊地從煙囪上被吹得滾落下來,但是,在這樣的猛力襲擊下,整棟房子還是堅毅地立在地面上……

然後,在沒有任何預警的情況下,風突然停了下來。在一分鐘前還是盛怒、狂暴的風雨,下一分鐘已經平靜地無聲無息了。他們動都沒動,甚至連呼吸都不敢。

「風雨停了。」威爾說。

* * *

當老人把他的故事講完時,天色已經很晚了。從那一顆黃色燈泡中發出來的光線照亮著那個碼頭,微亮的燈光讓所有其它的東西都變成了模模糊糊的影子。喬吉停下筆來,抬頭看著道維斯先生。

「你還能活下來真是幸運。」他說。

「其他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老人回答著。

「後來那個隱士怎樣了?」他問。

「幾天之後,我父親帶著我們再回去找他,但是,那整個地方已經被暴風雨夷為平地了。」他說。「那裏沒有一棵沒倒下來的樹,在我們視線所及的範圍內,除了一片平坦的沙灘外,甚麼都看不到了。從此之後,我們再也沒有任何他的消息。當然,那個堡壘存留下來了,現在,它已經是一個歷史遺蹟了。你去過那裏嗎?」

「我小時候去過一次,」喬吉說。「但是,我想我還會再去看一次。」

「那你可能會覺得失望吧,它已經和我記憶中的完全不一樣了。它的四周都被圍了起來,而且遊客也不斷地在一哩以外的距離圍繞著。」

「無論如何,我還是想去看一看,」他說著,合上他的筆記本。「我會運用我的想像力的。」

道維斯先生站起來,走到欄杆那裏,把他的手肘靠在上面,喬吉也跟著走過去。他們兩個站在那裏,眼睛望向夜晚的天空。

「喬吉,當你的年紀較長以後,再往回頭看時,你會發現,你的生命中的某些時刻,會像星星在沒有月亮的夜裏一樣,突出而且明亮。然而,它們也同樣不一定就像那些你曾經期待過的事情。」他說著,轉過身來看著那個男孩。「有時候它就像那一場颶風一樣,它來的時候,你很容易就可以發現到,但是,大多數的時候,佔據著你腦袋中的東西,都是那些甚至在它們來的時候,你都沒有發現的那些生活上的小事情。我一直試著和你分享一些屬於我的回憶,但是,在我的生命中,有更多的東西是我永遠沒有辦法用語言表達的。」

有一顆流星從天空中穿越而過,瞬間點亮了整片漆黑的天空,卻又立即消逝。

「你有沒有看到那顆流星?」道維斯先生問。

喬吉點點頭。

「它只存在了一秒鐘的時間,但是,在它存在的那一刻,卻是整片夜空中最閃亮的一顆星。」他說著,往男孩那邊看過去。「我們也像那樣,活在這個世界上只是一飛即逝的瞬間而已,然後,就此消失。」

夜裏的紅色天空

午後的陽光反射在海面上,有一陣溫暖的微風從海面上向陸地吹過來。道維斯先生打開了前面的紗門,走到門廊上。他靜靜地關上了身後的門,因為不想打破那一天天氣的感覺所籠罩下的魔咒。道維斯先生把手深深地插在自己的口袋中,轉身面對著海灣。他的眼睛從來沒有對這景致感到厭倦,而且,他還常常覺得,這片景致就是維持他繼續走下去的所有理由。

他慢慢地走上碼頭,低頭看著那些歷經風霜的木板,那是他和他的父親在很久以前一起重新更換的木板。

「你和我,我們是一起長大的啊。」他對著那些木板說。「而現在,我們也一起變老了。」

經過了這麼多年,那些板子已經變得很粗糙,但它們也被來來往往的眾多腳印給磨得精亮平滑。這一粗一細的部份已經完全地融和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比任何單獨的存在還多了許多特色的東西。他想著,當所有的一切都配合得很好的時候,就形成一個美麗的東西。自然如果失去了人類欣賞的眼光,那它又是甚麼呢?(待續)◇

——節錄自《臨別的禮物》/新苗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