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開始離開,喬吉和他母親走出去時,停下來慰問道維斯先生的兒子。喬吉可以從他身上看到老人的影子,尤其是那對眼睛。

「喬吉,你明天下午可以來這裏一趟嗎?」他問。「我有一些事情想和你談一談。」

「好啊,」喬吉回答著。「明天大約五點的時候,我送完飯盒就過來。」

「很好,」他說。「到時候我會等你。」

他們轉身要走。「哦,還有,喬吉,謝謝你今天來,」他補充道:「最近這幾個月以來,你對我父親來說好像意義很重大。」

「他對我的意義也很大。」喬吉說著,低下了眼簾。

他們走出庭院,在沈默中開車回家。

*        *        *

他慢慢地走到房子門口,上了後門的台階,然後敲著門。道維斯先生的兒子把門打開,站在通道上。

「進來吧,」他說,把身體往旁邊讓了讓。

「我來還這個鳥籠。」喬吉說著,把鳥籠拿給他。

「哦?」他問著。

「那是我跟道維斯先生借的,」喬吉說:「但是,我現在已經不再需要它了。」他把鳥籠放在廚房的地面上。

「坐吧,喬吉。」他說,指著旁邊的一張椅子。那張桌子上面擺滿了紙,他從上面拿出一張紙放在他前面,在繼續下一步前唸唸它。

「我在整理我父親的遺物時,發現了他要送給你的一些東西。」

「給我?」喬吉說著,露出疑惑的表情。

「很顯然的,這是他在死的那天所做的事情。」他說著,放下那張紙,看著那個男孩子。

「他好像非常在意你,喬吉。你應該覺得把這當作是一個很高的讚美,因為我父親不是那麼容易讓人了解的人。我還看到這個上面寫著你的名字。」他交給了喬吉一個信封。

「我要去碼頭那邊,你可以在這裏看一下這些東西。」他說。「看完之後,到那邊來找我。」

他從椅子上站起來,然後離去。

喬吉低頭注視著那只道維斯先生用著顫抖的手寫著他的名字的信封。他把它拿起來,翻過面來,幾乎害怕去打開看裏面是甚麼東西,然後,他把它打開了,將裏面的東西倒在桌子上。裏面有一本用布包起來的書和一張信紙,他先把那封信拿起來,上面還是同樣的筆跡。

親愛的喬吉:

我知道,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代表著我已經不再與你同在了。我想像著現在你已經跟我道別了,所以,不要太在意這件事,我已經度過了美好的一生,而且也已別無所求了。

這幾個月以來,你讓我有了很大的改變,喬吉,為此,我覺得很感激。我一直以為我已經完成了所有我必須做的事情,但我是錯的。你為我再度帶來生命的目的,讓我再次感覺年輕。藉著幫我寫故事,你讓我們有機會可以一起分享那些故事。我想,我們兩個都從中學到了甚麼東西,一些重要的東西。

大多數的人滿足於日常生活的一切,但你和我與他們不同。上天給了我們一種稀有的天份,那個天份就是理解和透視事物核心的能力。我一直想辦法幫你讓那個天份在你內心成長茁壯。

學著去運用你的那種天份,喬吉,學習去質問、去用別人未發現的角度看事情,然後,把那些你所學到的東西寫下來,因為,只有回饋的時候,你才能找到生命的成就。

為了進一步達到那個目的,下一學期,我已經幫你在春日山丘大學設立了一個獎學金。你就把它當作是個臨別的禮物吧,如果你喜歡的話。你可以在那裏學到很多東西,然後,當你準備好的時候,也許你可以開始講述那些在你心裏深處的故事。

我還把「命運號」留給你,你可以把它放在這裏,它還是和它剛造好的那一天一樣堅固。但是你要記得,要讓她的風帆和繩子保持乾燥。

我希望在你人生的旅途上,一切都過得順利美好。

你的朋友  威廉.道維斯

喬吉把那封信又讀了一次,然後把它放進信封裏。他把那本書拿起來,用手摸著封面。那是《老人與海》,是他們第一次談話時道維斯先生借給他看的那本書。他把書翻開,看到封面裏有一段題詞:

給喬吉:

如果你仔細聆聽的話,一切屬於這個世界的廣闊之美,都可以在單一的心跳聲中發現。

威廉.道維斯

喬吉最後再看一眼那個房間,然後,把那本書和那封信放進信封袋中,從桌子旁邊站了起來。

他走出屋子,到他的車子那裏,把車門打開。在把那個信封袋放進駕駛座旁的座位上時,他看到了上面的那本筆記本,於是把它拿了起來。他拿著那本翻開的筆記本,看到老人的一生都在那本筆記本裏。(待續)◇

——節錄自《臨別的禮物》/新苗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