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和九年(公元353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事也(禊,音ㄒ一ˋ,祭祀活動,古人於春秋二季至河邊洗濯滌沖沐,以袪除身上污穢不祥,稱修褉事)。群賢畢至,少長(老少)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急流),映帶左右(流水環繞在蘭亭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漂浮酒杯的彎曲水流),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萬物)之盛,所以遊目騁懷(觀賞萬物,抒展胸情),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

夫人之相與俯仰(交往)一世,或取諸懷抱(互相傾訴),晤言(交談)一室之內;或因寄所托(隨所遇而寄托情感),放浪形骸之外(不拘世俗禮法)。雖取捨萬殊(各人取捨雖然不同),靜躁(個性安靜或活潑)不同,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所追求)既倦,情隨事遷,感慨系(接著)之矣(事過境遷,心情轉變,感慨接著而來)。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蹟,猶不能不以之興懷(而不得不有所感慨);況修短(生命長短)隨化(隨著命運造化的安排),終期於盡(終究是會走向死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生死是一件重要大事)」豈不痛(哀痛)哉!

每覽昔人興感之由,若合一契(古人文章所感慨的情懷,若與自己是相同的),未嘗不臨文嗟悼(邊讀文章,邊感傷歎息),不能喻之於懷(無法寬解悲歎的情緒),固知一死生為虛誕(要把生死看做是同等的,根本是虛妄的理論),齊(視為同等)彭(壽命長)殤(壽命短)為妄作(把壽命長或壽命短看做是相同的,是錯誤的看法)。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後人讀我的文章,就像是現在我讀前人文章的這種心情),悲夫!故列敘時人,錄其所述(搜錄蘭亭每位賢達的詩文),雖世殊事異(雖然時代不同,事物有差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每個時代,人們感慨的心情是相同的)。後之覽者,亦將有感於斯文。(後人讀此篇文章,也會有所感慨吧!)

(黃育智註釋)

——選自《四部備要》本《駢體文鈔》 

【譯文】

晉穆帝永和九年,這是癸丑年。暮春三月初,我們在會稽郡山陰縣的蘭亭聚會,進行修禊活動。眾多的賢能之士都來參加,年輕的年長的都聚集在一起。這地方有高山峻嶺,茂密的樹林和挺拔的翠竹,又有清澈的溪水,急瀉的湍流,波光輝映縈繞在亭子左右。把水引來作為飄流酒杯的彎曲水道,大家列坐在水邊,雖然沒有音樂伴奏而稍顯冷清,可是一面飲酒一面賦詩,也足以酣暢地抒發內心的感情。這天天氣晴朗,空氣清新,和風拂拂,溫暖舒暢。抬頭仰望宇宙空間之廣大,低首俯察萬物種類之繁多,因而放眼縱覽,舒展胸懷,也足以盡情享受所見所聞的樂趣,確實是很快活的啊。

人們互相交往,轉瞬間度過一生。有的人襟懷坦蕩,在家裏與朋友傾心交談;有的人把情趣寄托在某些事物上,不受世俗禮法拘束而縱情遊樂。雖然人們對生活的取捨千差萬別,性情也有沉靜和急躁的差異,但當他們遇到歡欣的事情,心裏感到暫時的得志,就喜悅滿足,竟沒想到人生衰老的暮年會很快來臨。等到他們對生平所追求的事物已經厭倦,心情也隨之而起變化,感慨就跟著發生了。從前所感到歡欣的,頃刻之間已成為往事,對這些尚且不能不深有感觸。更何況人的壽命長短,隨著各種原因而有變化,但終有窮盡的一天。古人說:「死生也是人生一件大事啊!」這豈不很悲哀嗎?

我每次看到前人興懷感慨的原因,與我所感歎的總像符契一樣相合,沒有一次不對著這些文章而歎息悲傷,心裏卻不知道這是為甚麼。我一向認為把死和生當作一回事是錯誤的,把長壽和短命等量齊觀也是荒謬的。後世人看現代人,正如現代人看古代人一樣,可悲啊!因此我一一記下這次蘭亭集會者的名字,抄錄下他們吟詠的詩篇。即使時代會不同,世事會變化,但人們抒發情懷的原因,其基本點是一致的。後世的讀者,也將對這些詩文產生一番感慨。

【作者小傳】

王羲之(321—379),字逸少,東晉琅玡臨沂(今山東臨沂縣人)。初為秘書郎,庾亮請為征西參軍,累遷長史,拜寧遠將軍,江州刺史。後征為吏部尚書,不就,授護國將軍,遷右軍將軍,會稽內史。世稱王右軍。晚年稱病去官,放情山水,弋釣為樂。卒贈金紫光祿大夫。有詩文集十卷。清人張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題辭》稱其書札有遠見卓識,「誠東晉君臣之良藥」;讚其「蘭亭詠詩,韻勝金谷」。於此可見王羲之文學成就。又以擅長書法名世,草隸尤精,筆勢飄若浮雲,矯若游龍,論者評為古今之冠。他所創作和書寫的《蘭亭集序》,既是書苑珍品,也是文壇傑作,千百年來向為人所盛讚和傳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