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社會如何變遷,我們總希望和道德高尚的謙謙君子做朋友,或希望家中的男孩能成長為一名有擔當的智勇雙全之才;女孩能找到一位德藝雙馨、對她呵護一生的夫婿。

這樣的人有何評判標準,該從哪些方面進行訓練?世界頂級藝術團神韻交響樂團演奏的一曲《蘭亭舒序》,再現中國書法大家王羲之千古佳作的故事,告訴我們如何養成真正的君子風範。

在中國古代,每年夏曆的三月,人們有在水邊除穢祛邪的風俗,儀式之後,大家坐在曲折的溪流兩旁,在上流放置酒杯,讓酒杯順流而下,每當酒杯停止時,離得最近的客人就不得不作詩或飲酒三杯作為懲罰。

這種溪邊吟詩作對、飲酒賞景的方式,就是後來歷經千年盛傳不衰的遊戲「曲水流觴」。

公元353年三月三日這天,王羲之偕親朋以及當時的文人名流謝安等42人,相會於稽山陰(今浙江紹興)的蘭亭之地,修禊祭祀儀式後,大家開始飲酒詠詩的曲水流觴。

最終,26位嘉賓共作詩37首,彙集為《蘭亭集》,邀王羲之作序以紀念。於是,醉酒的王羲之一氣呵成,寫下了中國文學史上不朽的散文名作《蘭亭集序》。

《蘭亭集序》被譽為「天下第一行書」,字體飄逸流暢,卻又蒼勁有力,不僅是書法傑作,也有著對自然美景的描述以及對生命的深思。

序中曰: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遊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譯文:這天天氣晴朗,空氣清新,和風日旭,仰首可觀望宇宙的浩瀚,俯首可體察大地上的芸芸萬物,可以用來舒展眼力,開闊胸懷,足夠極盡視聽的歡娛,實在讓人心情舒暢。)

吟詩作對只是古人琴棋書畫的才藝之一。中國古人用古琴來內省,用圍棋來會友,用文章書法來提升修煉境界,用傳統國畫來陶冶情操。儒家認為,這些藝術可以使人掌握倫理道德的精髓,完善提升自我,達到賢者境界,成為真正的文人君子,為社會帶來福祉。
甚麼是真正的文人君子

神韻交響樂團2016樂季由淨弦作曲的這首《蘭亭舒序》,是對中國傳統的君子理想的頌揚。在古代,成為一名有益於社稷的文人君子,不只要舉止、穿著得體,還需要掌握一系列的才藝。為甚麼這些才藝會如此重要?讓我們通過聆聽這首優美的樂曲《蘭亭舒序》,去體驗那些古代文人的生活意境。

很多中國樂曲,都離不開對自然美景的描繪,或高山流水,或深秋月夜。在《蘭亭舒序》的開篇,以弦樂和聲襯托出一個清晨的背景,用竹笛轉瞬即逝的悅耳顫音,迴盪蔥蔥竹林中鳥兒的鳴叫。

一組琵琶泛音過後,是整個作品中重複出現的「古琴」的音律主題。古人用琴蕭合奏表達文人的情思和氣質。在此,以單簧管和長笛的低音來打造寧靜淡遠、意涵精微的古琴音律。

奇妙的是,書法與音樂兩種藝術有著不謀而合的相似之處,都強調節律和力道。書法就像無聲的音樂,筆力可軟可硬,可圓可方,可慢可快。一邊反覆聆聽這段由中國二胡演奏的旋律,一邊想像筆觸滑過紙張的動作,奧妙盡在其中。

在之後的兩節,樂律開始昇華。自然、生命和道家哲學是《蘭亭舒序》中的內蘊主題。

此次旋律主題再現,用的是小提琴,流暢的旋律表達出古代無憂無慮、不為世事所累的道家思想境界。

下一段是琵琶與木管樂器之間的一呼一應的對答,展現古人為提高自己的文學修養,進行詠詩比賽的場景,先由一人起頭吟出詩的第一句,另一人要用對仗的方法對出下一句。

不久,古琴旋律再現,這次用的是琵琶,作曲家淨弦本人是琵琶演奏家,充份利用琵琶技巧的低音,表現古琴的滑音、和聲和流行的顫音,打造文人高雅的內在思想境界。

最後,管弦樂隊齊發,使文人們的聚會、賦詩作詞的熱烈氛圍達到了高潮。

在中國古代,一位真正的文人君子,不僅是詩人,也是音樂家、哲學家、謀略家和藝術家。最重要的是,正是這樣培養出的君子之才,留下了人類歷史的寶貴遺產。

正如1,600多年前王羲之在《蘭亭集序》中所寫:「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子孫後代將回顧我們,就像我們回顧歷史中的人物一樣。

備註:本文的《蘭亭集序》是指王羲之作品,《蘭亭舒序》是神韻交響樂團2016樂季由淨弦作曲的交響樂作品。#

完整影片:https://www.shenyuncreations.com/Orchid-Pavilion

歡迎了解更多:
IG: https://www.instagram.com/shenyunworks/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ShenYunZuoPin
推特:https://twitter.com/sycreations_ch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