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與書法的關係密不可分,漢字因書法而彰顯,透過書法表現當中的氣韻,書法中的字體演變也大有乾坤。書法老師黃憬珩以字體演變為軸,分享書法藝術的源流。全新欄目「文化學堂」將連載憬珩老師的書法特輯,深入淺出分享書法的源流、類型、寫法與當中的小故事。

上一期分享到,秦漢隸書的源流傳說。因隸書字型典雅,形而莊重,故而常見於碑文或官方石刻,如熹平石經、曹全碑、乙瑛碑、泰山刻石等等,廣傳於世。蔡倫改良紙張使隸書在漢朝更為盛行,雖變化不多,字體卻因地區文化而有差異,北方粗壯,南方柔潤。本期將介紹草書與行書的由來發展。

草書的由來

草書字形飄逸瀟灑,時常讓人無法辨認其字,但仍覺得厲害。草書最初的發明其實是為了便利書寫,由於當時寫字需用的竹簡和墨皆是所費不菲,難以廣為使用,因此為了節省竹簡和墨,人們發明了一些簡筆字,草書應運而生。

草書最早現於戰國晚期,直至東漢,方真正發展成一個擁有系統的流行文字。據古時傳說記載,東漢章帝劉炟所寫的《千字文》是草書中最古老的一個書帖。但這並不可靠,因《千字文》是在漢章帝逝後五百年左右才出現的,且不足以證明草書是當時才發明的文字。

根據一些出土紀錄,仍可總括草書在東漢時已是十分盛行,而且當時出現了一些不同的書法家。東漢敦煌郡淵泉縣的張芝,便以草書聞名。他醉酒揮墨時,字若騎馬,奔放自然。及至西晉時期,草書還是一個古老的型態,逐字斷開,筆畫簡略,且當時的字義與今義不同,因而截至今日,要翻譯仍有些困難。

著名草書名家——王羲之、王獻之、張旭

到晉朝時,草書出現了一些舉世聞名的書法家。其中一個書法家可謂是家喻戶曉,連小朋友亦有耳聞,那就是王羲之。王羲之聰慧巧捷,楷書、草書、行書皆有所成,尤擅草書。雖然王羲之所寫的草書還是古代的草書,但他將其書法的線條和形態進行了修改,因而在當時是廣為人知的書法家。

若論草書,王羲之的兒子王獻之比其父更是青出於藍。王羲之育有七子中有五子,書法皆有所成,其中以王獻之更為出彩。王獻之對草書的覺悟十分高,並將草書進一步改良,加強它的連貫性,書寫時兩三字連貫書寫,使行氣貫通,字體書寫更為流暢。

草書發展至唐朝進入了一個藝術字的境界,由於當時造紙技術的進步,當時出現了大量的長篇書法作品,張旭便是其中佼佼者。

行書的源流

行書現世的時間也很早,在漢朝已見其跡,但因其時隸書和草書盛行,所以它處於被忽略的狀態。但很快便有人覺察這種字體的便利性,等到晉朝,行書雖未至官方的書法,卻已成為當時文人雅士、官員之間交流的主流文字。

提及行書,不知讀者會聯想到甚麼?它其實跟一個人關係密切,這個人便是王羲之。王羲之被譽為「書聖」,可說是聞名古今的行書第一大家,極擅行書。之所以說王羲之是行書大家,是因其將行書的結構進行了改良。本來行書與草書略有相似,且難以區別,但王羲之將行書加入了楷書,將它的結構規範化,於是,行書的辨認和書寫都變得更加容易了,王羲之亦因此成為書法裏面的一個「頭號巨星」。

有趣的是,在歷史的一段時間內,尤其在兩位書法名家去世後的50年,王獻之其實比其父王羲之更廣為人知,直至唐朝出現了一個重要的人物,打破了這個局面。這個人就是唐太宗。唐太宗十分讚賞王羲之的字,於是經帝王金口美譽,王羲之便成為了書法家的第一名家,直至今日。


王羲之所有真跡已不存,號稱「天下第一行書」的《蘭亭集序》以唐朝馮承素的摹本最為傳神。(維基百科)
王羲之所有真跡已不存,號稱「天下第一行書」的《蘭亭集序》以唐朝馮承素的摹本最為傳神。(維基百科)

行書與書信

行書的字易於辨認,方便書寫。很多古人會用行書寫篇章,或寫於紙、絹之上,或用於寫詩、詞,書信,尤其多用於書信。

談及書信,書信的舊稱叫手札。想來手札對於大家而言並不算陌生,大家經常能見到。為甚麼呢?因為大家所能見到的王羲之留下來的字,大部份都源自其書信。王羲之的書信多被後人臨摹流傳下來,因為以前沒有影印,所以就被臨摹下來。正本都失傳了,其實現在沒有一件王羲之的真跡。我們所能見的,全都是後世崇拜其作之人臨摹下來的,當然這些作品也具有相當的可觀性,我們稱之為「下真跡一等」,它跟真跡一樣珍貴。時至今日,行書也深受大眾喜愛,用於書寫,因在書法而言,它較易習得,且書寫速度較快。

以上是草書與行書的簡介,下一期將介紹一種廣為社會運用的字體。你能猜到甚麼字體嗎?◇

(資料由黃憬珩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