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壓軸登場的荷里活大片,是作為《星球大戰》七部曲的首部外傳電影,由《哥斯拉》導演愛德華斯執導《俠盜一號》延續星戰元素,懷抱希望組建新的團隊,將「團隊精神」融匯在星戰家庭中,在這個撕裂的時代呼喚彼此放下偏見,合作共融。

電影簡介

星球大戰系列電影自1977年推出以來,一直在電影界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其中展示的英雄主義、科幻元素及具有東方色彩的「原力」概念,成為該系列電影的重要標誌。

《俠盜一號》作為星戰七部曲的外傳,講述一群各有所長的豪傑志士為了拯救星球,戰勝困難戮力同心成為「革命軍」,挑戰最強帝國軍隊,聯合竊取一項帝國的毀滅性武器──死星的機密文件,成為保衛宇宙的希望。

「戲」說新語

在口碑極佳的系列電影中,要延續前作的好評是相當不容易的事,而《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做到了這一點。作為星際大戰系列的首部外傳電影,《俠盜一號》相較於七部曲,在風格上自然有些許不同,例如沒有片頭的字幕劇情簡介、沒有光劍對決等。儘管少了一些經典元素,但不妨礙其成為一部相當成功的星戰系列作品。

團隊精神動人 小兵立大功

電影的時間線是介於三部曲與四部曲之間,故事的核心是以「俠盜一號」為代號的革命軍計劃偷走死星設計圖的作戰行動。由於男女主角與出場的任何一位革命軍成員沒有任何一人是絕地武士,因此《俠盜一號》相較於七部曲,少了許多個人英雄主義的色彩,更強調了團隊精神的作用。劇情中處處可見小兵立大功的情節,這樣的設定更貼近觀眾,很容易引起共鳴。

本片氣氛的營造較為成功,電影以女主角珍艾素(菲莉絲迪鍾斯 飾)童年時的變故作為開場,凸顯了帝國的冷酷無情,給全片染上一種沉重的色彩,並定下了反抗邪惡的銀河帝國的故事基調。

過程中,當革命軍陣營因為覺得勝算渺茫而士氣低迷時,珍公開喊話提醒大家,懷抱「希望」正是革命軍的立足根本,以及片尾與帝國軍隊決戰時,「俠盜一號」團隊人人有決心慷慨就義,十分有震撼力。很多時候,這些有感染力的效果只出於簡單的對話或平凡的舉動。比如革命軍隊長卡撒安多上校(戴高路拿 飾)由對珍的猜疑轉為信任,則是一個典型範例。當卡撒發現珍持有激光槍,機械人K-2SO表示珍對他的暗殺機率很高,但是珍告訴他「信任是雙向的」,卡撒此刻否認了機器的運算,相信了人性,漸漸放下對珍的偏見與質疑,並克服自己對珍的父親的怨恨,融入了「俠盜一號」的團隊。

而在整個作戰過程中,「俠盜一號」中的每個人都發揮了自己的特長,放下對彼此的偏見,不爭當英雄,共同配合完成使命,這也是這部影片給觀眾傳達的重要訊息。

角色塑造好壞參半

菲莉絲迪鍾斯飾演的珍艾素,是星戰系列中塑造最成功的角色之一,從原本對反抗事業意興闌珊,到被「希望」的力量觸動,成為團隊裏的精神領袖。片中特寫了她與父親紀倫(麥斯米基辛 飾)之間的父女情深,飽滿的故事讓這個角色顯得十分鮮明、層次感十足。

甄子丹飾演的盲俠智刃嚴表現亦不俗,一身棍棒,以一敵十,似葉問再現,將東方俠客的仗義及對「原力」的崇敬與堅持充份展示了出來。

美中不足的是,電影對團隊裏的幾個要角菩提魯克(里茲阿邁德 飾)、巴澤(姜文 飾)的塑造單薄了許多,未能深入挖掘他們的背景,例如身為神殿守衛的巴澤質疑原力的原因、飛行員菩提魯克為何變節等心路歷程均描寫不足,成為了該片的小小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