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人們一直在談論高房價會不會驅趕人才,這一令人擔心的現象近來浮出水面。在深圳、廈門、合肥等一些房價上漲最瘋狂的城市中,不少年輕人、技術骨幹流露出想要逃離的念頭。

「房價驅人」日益蔓延

近日,大陸網絡上流傳一篇貼文,勾勒出高房價驅趕人才的大致情況。文章說,那些房價上漲最瘋狂的城市,如今面臨著「人才出走」的挑戰:深圳,騰訊內部論壇的一次調查顯示,有近四分之三的人因高房價而動了逃離的念頭;廈門,2016年的年輕人口流出率高達37.26%,房價和收入的失衡是重要原因;合肥,某個3D列印技術團隊11人,今年有3名骨幹因高房價而出走,公司傷筋動骨。

文章以深圳為例表示,這座「房價收入比」(房價與家庭年收入之比,數字越高代表房價越不合理)排名全球最高的城市,在「不要讓華為跑了」的驚叫聲中感到不安,對「房價驅人」最感頭痛。

據北京大學社會調查研究中心和智聯招聘聯合發佈的《2016中國年度最佳僱主年度總報告》顯示,在大陸大學生理想的就業城市中,深圳僅位於第六,不僅被北上廣甩在後面,也被非一線城市杭州和成都超越。

文章說,論人均收入,論人才需求,深圳皆躋身全國前三,在這些求職者最為看重的條件,深圳頗為優越,然而,一些年輕人正在用腳做出他們的選擇。

不僅是深圳,這輪房價漲幅靠前的「四小龍」南京、廈門、合肥、蘇州也不同程度出現了人才出走的情況。房價驅人日益蔓延。

驅動人才流動的兩股力量

文章表示,根本上而言,決定人才流動的是兩股力量,向內的拉力和往外的推力。深圳的拉力包括旺需求、高薪酬,足以讓年輕人才前來投奔,但是,深圳的推力同樣不可小覷,以高房價為核心的高生活成本,把裏面的人趕走,把外面的觀望者嚇走。

百城價格指數顯示,2016年11月深圳每平方米的房屋均價是55,040元,一年前是41,139元,兩年前是30,530元。也就是說,這座房價收入比全球最高的城市,過去一年房價漲幅33.8%,兩年漲幅80%。令人望而生畏的房價增速,很容易讓年輕人放棄在此地紮根的念頭。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去年11月,因不堪高生活成本的重負,媒體人小賀離開深圳前往杭州發展。在深圳福田租住40平方米的一室一廳需要4500元/月,而在杭州阿里西溪園區附近租住的89平方米兩室一廳只要2800元。房子大一倍,租金卻幾乎少一半,小賀從深圳遷往杭州的軌跡,實則是深圳高房價高房租驅趕人才的一個案例。

「樓市四小龍」亦頻繁上演「房價驅人」

「房價驅人」事件不僅在深圳頻繁上演,今年因增速超越北上廣而被稱為「樓市四小龍」的南京、蘇州、廈門、合肥也面臨「房價驅人」的苦惱。

廈門:廈門大學今年經濟系畢業的40多名研究生中,僅有兩三位留在了廈門。騰訊此前發佈的QQ大數據2016全國年輕指數顯示,廈門年輕人口淨增加率為-19.17%。廈門大學經濟學教授丁長發認為,產業結構短板和過高的房價,是造成廈門年輕人口流出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南京:有記者在招聘會上了解到,很多畢業生更願意回老家就業,不願意留在南京,一對畢業生抱怨:「我們考慮過留在南京,找一家寵物醫院就業,但是南京的房價實在太高了,我們倆要想在南京安個家,實在太困難了。」

「房價驅人」的中國特色

文章表示,「房價驅人」不僅中國有,在國外,倫敦、紐約、巴黎、首爾等地「房價驅人」事件也一直發生著,但中國卻具有自己的特色。

一般來說,高房價是伴隨城市產業升級的結果,底層勞動者包括部分藍領會因生活成本過大而離開,但與此同時,高級勞動力會留下來,甚至會源源不斷地湧進來。矽谷房價在美國排第一,但高精尖人才還是一個勁往矽谷去。

正如有研究論文所說的,房價上漲相當於設置了門檻,抑制了普通勞動力的流入,同時將城市內部難以承受高房價的勞動力排擠出去,但是未能阻礙技術人才向城市的流入,正是通過普通勞動力的流出與技術人才的流入,促進了城市勞動力供給結構的改善。

但這一論斷目前沒有在深圳出現。據深圳市相關部門透露,深圳引進人才的數量已經呈下降趨勢,本科以上學歷者,從2011年的59.76%降低到55%,呈小比例下降,尤其是碩士和博士佔比下降更多一些。

此外,在智聯招聘《2016中國年度最佳僱主年度總報告》上,深圳在本科生最願意去工作的前十大城市中,排名第六;對博士生群體來說僅排在第十位,只有1.5%的博士把深圳作為求職首選。似乎學歷越高,對高房價越心生畏懼。

正在中國發生的這波「房價驅人」,不僅「驅趕」了低端勞動力,也「驅趕」了以博士為代表的高級勞動力;不僅小商販、流水線工人、酒店服務員在逃離,連華為、中興、騰訊的高級研發人員也在往外騰挪;在合肥,對「房價驅人」最強烈的反應來自科技企業、高等院校。

有趣的「京滬詛咒」現象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今年北京、上海的房價也上升得比較快,兩個城市房價收入比高居全球第五和第六,但據智聯招聘《2016中國年度最佳僱主年度總報告》調查顯示,無論是本科生還是博士生,仍將京滬作為求職首選地。與此對應,房價與京滬處於同一檔次甚至更高的深圳,出現了人才逃離現象。文章將這個現象稱為「京滬詛咒」。

一個「京滬詛咒」正在悄然生成:房價與京滬相當的城市,其人才將被京滬抽走。作為政治文化和經濟金融中心,京滬是中國資源聚集度最高的城市,它們對人才的拉力,壓住了高房價「驅趕人才」的推力。而京滬之外,若有城市的房價快速躥升,甚至超過京滬,那麼,高房價產生的負面推力極有可能會把高端人才推向京滬。

事實上,「京滬詛咒」在「樓市四小龍」身上也有所應驗。

據媒體報道,在北京IT行業工作了近四年的劉文平本來準備回合肥買房置業,但經過此輪房價暴漲後,劉文平打消了主意。在一二線城市的選擇上,劉文平的選擇頗具代表性,他說,我寧願在北京郊區買房,房價雖高,但是至少工資有保障;而在合肥不一樣,房價高,工資水平卻不及二分之一。

在廈門,過高的房價和單薄的產業和薪酬,也在促使人才投奔一線城市。

在「京滬詛咒」的影響下,深圳和「四小龍」正在經受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