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今年北戴河會議,除了經濟是重要議題之外,有媒體稱,研議中共體制變革,討論是否取消政治局常委制將是另一個重要議題。今年上半年,這個話題已在海內外被廣泛議論。

中共政治局常委制已經實行了幾十年。江澤民為了維持對法輪功迫害,2002年退下後,周永康等前常委都在各自主管的領域形成了「獨立王國」並延續至今。媒體報道稱,習對這種常委制早就不滿。

接上文:北戴河會議前 習當局換掉王儒林有原因

二、研議中共體制變革或是另一重要議題

今年7月底8月初將舉行的北戴河會議已臨近,秋季的「六中全會」也為期不遠。每一屆「六中全會」,往往是翌年下一屆人事布局的預演;「六中全會」的人事調整,又往往由兩三個月前的北戴河會議部署。

明年當局的「十九大」,如果屆時會對中共體製作出大改動,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將成為一個關鍵戰場,決定習近平今後的走向。

習近平在「十九大」上會否對中共體製作出震撼性的「顛覆」?

《亞洲週刊》5月5日報道稱,中共高層出現改革呼聲,要研議中共體制變革:有沒有必要繼續設中央政治局常委制,有沒有必要打破政治局規範的「七上八下」(67歲可留任,68歲須退休)的不成文規則;有沒有必要還需隔代指定下一屆接班人?以政治局常委這一架構為例,它的存在現在看來是多餘的,負面作用大於正面作用。

據接近中共高層的人士透露,只要在北戴河會議上,習近平如果能頂住來自各方的角力干擾,強勢主導人事布局,那今秋的「六中全會」,乃至一年後的「十九大」,中共體制會有令人難以想像的變革,取消政治局常委制,破除「七上八下」年齡劃線規則,廢除隔代指定接班人的做法,都會循序推進。

習近平對常委制不滿

習近平自「十八大」掌權後,已先後任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國安委主席、網絡安全小組組長、中央深改小組組長、軍隊深改小組組長、軍委聯合總指揮等職,加上傳聞中的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等職。

海外媒體報道,習近平早對常委制不滿。雖然擁有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這些職務,習仍然去擔任包括深改組在內的各種小組組長,這就是一個他對常委體制極端不滿的信號,也是他對現今中共整個機構體制極為不滿的例子。

現今的七常委中,張高麗、劉雲山和張德江是江澤民的親信。在習不斷打擊江澤民之時,部分常委與習之間的矛盾也激化,嚴重阻礙著習的執政。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說,在江澤民掌權時期,和胡錦濤掌權時期的常委制,存在很大的差別。江澤民掌權時的常委制存在兩個特點:一、江具有一票否決權。二、政治局常委雖然有分工,但並不是一個人說了算,一些事情還需要通過討論決定。

橫河表示,由於江澤民的精心安排,到了2002年胡錦濤掌權時候,每個常委分管的事務成了自己的「獨立王國」,其他常委幾乎不能干涉。最關鍵的是政法委,為了維護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從2002年起周永康成為了政法委書記,並進入政治局常委會。此後周永康的政法政策,其他常委都無權干涉。

報道稱,中共政法委一度成為江澤民、周永康控制的「第二中央」,維持對法輪功和民眾的迫害政策,並使得江免於被清算。

「十八大」之後,常委制恢復為七常委格局。雖然政法委書記不再是常委,但是常委們的其他「獨立王國」依然被繼承。

廢除常委制 誰在幕後討論?

《亞洲週刊》稱,中共中央黨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的一些專家學者,已就廢除常委制等開展探討。

資料顯示,中共中央擁有中央政策研究室和中央黨校兩個重要智庫,國務院則倚重國研中心和國家行政學院,軍方則有國防大學、軍事科學院等扮演此種角色。其他智庫,還包括社科院等。

現任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為何毅亭,從2009年開始任職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務副主任,並於2013年9月轉任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據悉,何毅亭與習近平是同鄉,被認為是習近平的「鐵桿文膽」、七大智囊之一。

2011年4月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的李偉曾是朱鎔基辦公室的主任。

中共國家行政學院院長楊晶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大秘;副院長曾是習近平舊部陳寶生(2016年7月2日,陳寶生轉任教育部部長);2014年10月,江派的常務副院長何家成落馬。

該學院教授汪玉凱,兼任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表示,習近平陣營的人馬已經控制了這些智庫部門的關鍵職位,因此,廢除常委制的提議被智庫學者提出的可能性會非常大。但是在高層中,一定會就此發生激鬥。

當局介紹中共政治局常委制的演進

2016年6月16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第9 版刊發《中央主要領導機構歷史演進》的文章,耐人尋味。

文章介紹說,1924年11月召開的中共「五大」,中央正式設立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前者為最高決策機關,後者負責處理日常事務。

1934年1月,中共六屆五中全會改選中央政治局,同時成立中央書記處。1938年9月至11月,中共六屆六中全會後,正式以中央書記處替代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七大」延續了這種制度安排。

文章稱,中共「八大」對中央組織機構作出調整,恢復設立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九大」以後,政治局及其常務委員會恢復原有地位。「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務委員會作為中央領導機構的地位和作用沒有發生變化。

由此可知,中共歷史上政治局常委會被取消過。也就是從1934年到1956年這22年中,中央書記處幾乎成了事實上的核心領導機構。

文章發出後不久,就有多家海外媒體分析,不排除這是官媒為再次廢除常委制放風摸底。

多名學者揭常委制弊端

5月,東網的評論文章也探討了中共現行體制的弊端。文章認為,中央政治局常委處於權力最頂端,次一級是中央政治局,還有一個中央書記處主持日常工作,再加上一系列的領導小組及委員會。最高層迭床架屋、機構臃腫、人浮於事的現象相當突出,不僅導致權力分散內耗,決策低效,而且容易形成山頭派系,加劇政治鬥爭,與現行訊息社會需要高效決策背道而馳。

5月16日,大陸可以閱讀的《鳳凰博報》刊發中國問題專家鄭永年的文章。該文分析說,「十八大」之後,集權為甚麼變得需要?簡單地說,從前的頂層權力分散的運作方式難以為繼,唯一的辦法就是改變這種情況。

「十八大」之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權力分布過於分散,每個成員只負責各自的領域,並在該領域享有最大甚至是最終的發言權,並且各個成員之間的有效協調並不存在。這種體制類似於頂層「分封制」。

正是這種制度特徵才造成後來的「周永康現象」,即「團團伙伙」現象,或者政治學上所說的「寡頭政治現象」。周永康、令計劃、軍中的徐才厚和郭伯雄都屬於中共黨內寡頭。

文章表示,中共黨內「團團伙伙」的形成使得頂層權力不再正常運作,而是過度的制衡。這正是胡錦濤的改革計劃,到最終因為無窮的阻力而沒能成功實施的原因。

在此之前清華大學社會系教授、習近平博士論文導師孫立平也曾對此發文。

2月23日,孫立平發表題為《領導體制的亂象何以形成》的評論文章。文章認為,本世紀前十年,在中央層面上實行的實際是九常委制的集體領導體制,而在地方的層面,則是「一把手」專權越來越明顯。這種情況更進一步加劇了權力內部的失控。

孫立平在文中提出,在現代社會中,最有效率的體制是首長負責制。首長制的優點在於:權力集中、指揮靈敏、責任明確、減少扯皮,辦事果斷行動迅速、效率較高。

文章還認為,美國的總統制就是首長制的典型。孫立平說:「首長制的前提是,必須要有明確的委託代理關係。比如,美國的總統,是選民選出來的,要對選民負責,你可以自己組閣,但你得對你自己組的這個閣負責任。如果你組的閣不稱職,你要做好下台的準備。」

「如果不能通過民主的方式將委託代理關係落到實處,僅僅通過行政體制框架內的集權或分權來解決問題,是不可能的。」

孫立平此言被認為是以婉轉的方式提出了總統制的優越性。

很快,習當局的學者出來公開呼應總統制。

當局學者明確提出總統制

今年4月2日,中共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接受了聯合早報網的專訪。他在訪問中說,中國正走在「歷史大變革的前沿」。汪玉凱認為,如何找出能夠真正被人民認可、被國際社會大體認同的制度設計和有效的制度架構,這才是高層必須要做的。

他提到,至於有人說,中國未來可以由國家主席制變為總統制,他認為形式並不是最主要的問題,關鍵是制度設計的科學性和合理性。即使中國的政治體制變為總統制,從目前中國的政治生態看,必須是「系統性改革」。

汪玉凱說:「如果再回到文革的價值形態上,中國肯定沒有前途。」歷史潮流是向著民主和法治方向演進。

隨後,大陸有微信公眾號全文轉載了該文,時至今日,仍可查到這篇文章。

港媒:習近平與張德江在總統制上激戰

就在習近平陣營不斷釋放出可能要取消常委制、建立總統制之際,中共江派常委張德江近期到中共黨校,公開唱反調。

5月23日, 張德江到中共中央黨校,發表了有關中共人大制度「專題報告」,不僅宣稱中共人大制度有不少「優越性」,而且還宣稱中共人大對高層的「監督作用」。

張德江稱,中共的「民主集中」,要「認真履行人大法定職責」,「堅持人大制度」。

港媒《動向》雜誌2016年6月號刊文表示,張德江的這些講話,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中共高級權力層反對習近平要實行的總統制。

早在2014年9月,張德江的下屬、中共人大內務司副主任委員李慎明就曾發表言論,提出中共人大可罷免「國家主席」,直接挑釁習近平。

有海外媒體分析認為,6月30日,王儒林被宣布卸任中共山西省委書記,並被調至中共人大任閒職。由於王儒林是張德江「吉林幫」要員,此舉也被認為是習將王儒林削權,反擊張德江。

廢除常委制 北戴河會議的懸念

中共「十九大」之後是否保留常委制?如果廢除常委制,中共體制是否應做出相應調整,由虛位的國家主席變為實位的總統?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涉及到中共所謂憲法將要做出重大修改。短短一年的時間是否來得及?屆時中共在民怨沸騰之下是否已快解體?習近平將有怎樣的舉措?

這些懸念要在北戴河會議前後進一步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