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4日周五晚上10時30分,貴州省副省長蒲波落馬。中紀委周末「打虎」,這是十九大以來首次。

官媒報道稱,蒲波落馬顯示中紀委重啟「周末+半夜」的「打虎」節奏,蒲波也成為升任副省(部)級後最快落馬官員。

公開履歷顯示,蒲波今年1月22日剛被任命為貴州省副省長,上任102天後仕途止步於此,名列十九大後貴州第二虎。但和十九大後貴州首虎、100%貴州本土官員王曉光不同,蒲波2018年進入貴州之前,已在四川官場36年。

川官異地落馬的,不在少數,其中同蒲波很有關係的一人是2014年倒在海南省副省長任上的譚力。

蒲、譚二人在四川官場的交集是廣安市,2001年3月至2004年12月期間,蒲波歷任副市長、市委常委兼市宣傳部部長,譚力時任市委書記。眾所周知,廣安也是鄧小平故居,也就是蒲、譚二人都經過2004年8月廣安市慶祝鄧小平百歲誕辰事件,而那卻成江澤民與胡錦濤惡鬥的舞台。

2004年8月,廣安市舉辦紀念鄧小平百歲誕辰系列活動,因而與北京相關活動一起登上全國版面的頭條而廣受海內外關注,當時官方新聞的典型標題不出兩類:「胡錦濤在廣安為鄧小平銅像揭幕 江澤民為銅像題名」,以及「鄧小平故居陳列館正式開館 江澤民題寫館名」,新聞照片更不用說了,每一張鄧小平銅像照片都避不掉大理石基座上鐫刻的「鄧小平銅像──江澤民題」。

當時海外媒體對此多有議論,江澤民題詞中的「銅像」二字是畫蛇添足,但帶有強烈的限制意義,即這只是鄧小平的銅像,不具任何意義;除此之外,江澤民更是藉祭鄧舞台上演「江胡鬥」。

還有消息披露,因江、胡二人亮相廣安的當地安保,實際也是胡錦濤其次,江澤民為主。在2004年8月之前,為讓江澤民有「安全感」,三省一市(四川省、重慶市、陜西、湖北等地)公安系統召開了緊急會議,要求對轄區內法輪功學員實行全面監控。因為當地老百姓流傳「江澤民要來廣安,害怕見到法輪功」。所以彼時有令,如果在廣安出事,單位一把手、轄區內的領導、公安局長等就地免職。

蒲波和譚力在此之後仕途雙雙上走,可見二人迫害之賣力。其實蒲波在1999年任廣安市副市長時就被迫害報道點過名,擔任市宣部長時,將仇視法輪功的思想列為重要洗腦灌輸教育任務。即便晚譚力4年,蒲波終於還是落馬。

蒲波在四川工作36年後到貴州102天即落馬,讓官媒發出問號他應該算「貴州虎」還是「四川虎」。不管蒲波被列為貴州虎、四川虎,或如同譚力是周永康的四川幫、流毒,歸根到底他都是助江為虐迫害無辜的惡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