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日前考察三峽大壩,強調要把長江生態修復放在首位。此前,李克強曾對三峽大壩建成後,阻礙了長江的航運潛力,連嘆「可惜」。外界也注意到,這是中共最高層對三峽工程的結論,點明了該工程是破壞性開發。

近日國土規劃、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發表一系列文章,探討三峽大壩為甚麼非拆不可。稍早,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於任內首次考察長江三峽大壩,中共喉舌媒體密集報道;三峽大壩工程對水源、環境等的禍害問題,亦再次受輿論關注。本報對此專訪了王維洛博士。 

4月24日,習近平在李小鵬等官員陪同下考察三峽工程,參觀通航船閘、升船機和左岸發電廠。這是過去21年來,中共最高領導人第一次考察三峽大壩。 

國土規劃、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認為,三峽工程拍版前的論證就錯誤百出,這是害國害民。三峽大壩是非拆不可的,只是早拆晚拆的問題。因此,王維洛決定提出一個系列來論述為甚麼三峽大壩非拆不可?

西方已放棄的大壩工程 

王維洛首先指出,中國現在說三峽大壩是自己造的。但三峽大壩先有的26台發電機,前14台70萬馬的水輪發電機都是從國外進口的,且進口時帶個不平等條約,聲明得把技術一起給中國。而事實上,那是20世紀6、70年代被西方社會邊緣化、已經放棄的技術、被閒置的東西,賣給了中國;包括升船機也是德國交通部研究所為幫助中國所設計的。 

王維洛說,「三峽工程也不是一自力更生的一個工程,說的難聽一點,它是西方工業國家的技術邊緣化的過程。因為西方工業發達的國家基本不建大壩了。他是另外一個趨勢,是拆壩讓河流恢復自然的生態、讓河流重新恢復自然的狀態,拆壩。取水(的方式)很多事情不是靠工程的措施。」 

王維洛強調,在不缺水的時候,人們喝的是井水而不是河水;因為經過了地層的過濾水質就比較好。「所以有時想想古人在很多地方比現代人還要聰明。為甚麼老子說『上善若水』;他沒有說這個水很可惡,老是要發洪水。」 

老子說,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往低處流故幾近於道。過去的聖人對河流的態度跟現代人不一樣,王維洛說。中共把水當作仇人和它鬥爭。「但老子說,水是『居善地』,讓你住的低,百川才能成海,水有那麼大的胸懷才能容納萬物、才能寬容。那水庫是建於高處,水設在高處,那水的優點都沒有了。」

另外,王維洛曾向本報指出,1998年發生一場洪水,洪水量並不大但蓄水位很高。因此被江澤民利用來控制軍權,並用歷史資料來說明長江洪水有多麼可怕,以繼續吹捧三峽大壩工程。 

以前的河流有自淨功能 

王維洛表示,簡單來說可以把建水庫大壩當成一個交換、做一筆生意。那麼,三峽大壩這生意做的好還是不好? 

「美國一個教授說,建三峽大壩就像哥德所寫的浮士德出賣了靈魂的交換。所以我在第一篇文章講的是河流,它本身的自然功能是甚麼?第一個功能是自淨,河流的自淨功能。」 

王維洛指出,過去婦女在江邊洗衣服,也會污染水源。為甚麼以前的江水不被污染?「因為河流有自淨能力。」 

「河流的自淨能力與其流速有關,流速越快自淨能力越大。山裏的小溪水特別乾淨;越到城市水流越慢就越容易污染,自淨能力就不行。建了三峽工程以後,水流速度慢下來了,水質就變差了,婦女在江邊洗衣服的污染就不能被河流所自淨。」

「中國老話說『流水不腐』。流動的水是不會腐爛、變質的;但是水不流了就要變臭。三峽大壩建造之前,三峽河段的水是中國最好的水質,相當於現在一類水;按報道現在基本上是三類水。現在看到的污水處理廠的原理,是模仿河流裏的自淨過程再來處理一番。有自然自淨的能力你把它破壞了、拿來發電。我們算一算其實是很不合算的一個交易。」 

大壩不拆代價損失巨大 

王維洛並且強調,按照20世紀80年代中共的標準,三類水不能作為自來水的飲用水水源地。因為中國水污染太嚴重所以中共把標準給放鬆了;而全世界的趨勢是標準越來越嚴。「只有中國水的標準是越來越鬆。」 

於是王維洛算了一筆帳,流進三峽庫區大壩的水流量每年約4億5千萬立方米,從過去一級的水質標準現在降到三級,通過污水處理廠重新處理到一級的水平,一立方米的水需要五塊錢(人民幣,下同)的代價。 

「文章中我象徵性的用1毛錢,0.1來算。那麼每年的損失是450億。而三峽工程的發電賣電的毛收入是250億。這還不是淨利潤,淨利潤大概只有100個億。450億對250億,損失還是大。」 

因此,王維洛表示,三峽大壩一天不拆,中國人就必須為長江自淨能力的下降支付成百上千億人民幣的代價。這個代價還只是其中之一。

王維洛表示,從技術和對生態環境的角度分析,拆除三峽大壩是遲早的事,是中國人必須要面對的問題。

專家結論是「不安全」

三峽大壩在江澤民任內上馬,其被指是三峽工程建設的重要決策者。李鵬在其著作《三峽日記》中直指此工程是江澤民主持制定,對三峽工程建設發揮重要的領導作用。但此前,中國水利專家黃萬里等多名專家均反對此工程;前中共副總參謀長張愛萍將軍於1958年領導一個大團隊,研究三峽工程在戰爭時期是不是安全?其結論是「不安全」。

中國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先生,也曾先後三次致信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指出三峽大壩根本不能修建,建了以後也必需得拆掉。他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

黃萬里預言,三峽大壩建成後將會出現12種災難性後果:長江下游幹堤崩岸;阻礙航運;移民問題;積淤問題;水質惡化;發電量不足;氣候異常;地震頻發;血吸蟲病蔓延;生態惡化;上游水患嚴重;終將被迫炸掉。

大陸網民早在2014年就說,黃萬里預言的12種預言,現在已有11種應驗,只剩下最後一個——三峽大壩最終或被迫炸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