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開出四項辣招後,中興案有望解禁,但美方對中共的圍剿力度並未放鬆,有更多中國企業被盯上。美國眾議院24日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中,禁止美國政府購買中國製造的監控攝錄鏡頭,包括海康威視、大華、海能達、中興等廠商都被列名,消息令相關股票大跌。專家分析,特朗普上台後,美方對華政策發生巨變,結束了從尼克遜訪美後美國對中共的縱容態度,從意識形態方面轉向對中共全面圍堵。

美國商務部4月16日對中興通訊祭出7年的「禁售令」以來,經過一個多月中美雙方的密集型談判和多次角力,美國總統特朗普25日透過Twitter證實美國已與中國達成協議,將解除中興通訊制裁,協助該公司恢復營運。

特習協議四大辣招 中共代價慘重

他提到美方對中興四大條件,「我關了它的門,然後讓它重新開張,條件是高度的安全保障,管理層和董事會的變更,必須購買美國零部件,還要支付13億美元(約101億港元)罰款。」

根據霍士新聞報道,為了拯救中興,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親自打電話給特朗普求助,希望特朗普介入此案,讓中興繼續營運下去。

在這通電話裏,習近平說他願意交5億美元罰款,撤換管理層和董事會,來換取中興恢復營運。特朗普總統還價15億美元,翻了三倍,同時美國政府會派人進駐中興,確保中興購買大量的美國零件。經過一番討價還價,習近平將特朗普要價的15億罰款砍到13億美元。

有分析人士稱,嚴格執行以上幾條,從中共的角度看已相當於將中興「打殘」,不過這要比不妥協就會死掉好得多。

比如,如果中興一旦同意美國官員直接進駐監督中興內部運營,對於一個表面上是民營企業、但實質上是黨企的來說,明顯會受到影響。因為中興生產的產品,對內廣泛用於維穩和監視和限制民眾,對外則從事間諜、竊密活動,威脅外國企業和國家安全。如果由一個嚴格的外國政府來監督,中興通訊實際就變成一個國際代工廠,加上嚴格的管控,中興通訊為中共維穩和監控的功效也大不如前,並在美國警察的監督下失去核心機密。

特朗普:前任壯大中共的惡果

在解禁中興方面,特朗普還需要爭取美國國會的支持。特朗普目前受到來自國會的強大阻力,包括反對他的民主黨議員以及部份共和黨議員,都反對在中興案上讓步。但特朗普在Twitter上指名道姓地反擊民主黨參議員和前總統奧巴馬的做法,「參議員舒默和奧巴馬政府讓中興在不受安全檢查的情況下蓬勃發展」,「民主黨人除了抱怨和阻撓甚麼都不做⋯⋯他們只做糟糕的交易(伊朗),他們所謂的貿易協議是全世界的笑柄!」

資料顯示,中興事件始於2011年,當時的奧巴馬政府懷疑中興向伊朗出口管制設備及技術,違反美國制裁的伊朗的命令,展開為期5年的調查。結果在2016年,奧巴馬政府指中興涉違反制裁令,美國商務部當年3月一度對中興推行出口限制令,禁止美國供應商向中興出售設備或技術產品。

不過,美國很快便宣佈暫緩限制令,轉為通過協商解決,並向中興給予臨時出口許可。奧巴馬政府此舉被視作是手下留情。

專家:中美關係大逆轉

今年4月,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檢討委員會」報告指,中共政府可能支持部份企業進行間諜活動,以提高內地企業競爭力,並點名華為、中興通訊及聯想集團三家企業。報告斥中共一再涉及竊取、濫用知識產權及國家主導的經濟間諜活動。中共政府對於企業的支持方式通常包括優惠貸款、在政府招標獲優先選擇,還包括在受保護產業擁有寡頭或壟斷地位。

對於中興案等一系列發展,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很明顯特朗普和前任在對待中共方面,態度出現大轉變,中美關係已經發生本質變化。

「美國從尼克遜訪華,以及之後的乒乓外交,到奧巴馬時代,基本上和中共都是採取合作的態度,但從中飽受惡果,包括知識產權被剽竊,中美間諜滲入到美國社會方方面面,中興等企業則把中共的監控黑手輸送到海外。但從特朗普上台以後,美國結束了對中共的錯誤做法,轉向全面圍剿中共。」

他指,除美國外,國際社會圍剿中共的力度也全面升級,包括澳洲、歐洲等多國,以及台灣,也開始全面抵制中共的入侵。比如美國日前通過台灣旅行法,美台官員互訪解禁,台灣政府日前也表示,將全面嚴查中共在台所設據點。石藏山稱:「隨著美國的強硬,國際上形成正的陣營圍剿中共,正的力量在上升,未來國際社會也開始選邊站。中共處於非常被動的地步。」◇

中興打造的監控網絡無所不在

作為中國最早的手機自主品牌,成立於1985年的中興通訊是一家以通信設備製造起家的公司,最初通過進入手機製造領域不斷拓展電信運營商市場。在美制裁前,中興通訊已成為全球第四大網絡設備製造商,美國市場第四大智能手機廠商。

2017年,中興因涉向伊朗、北韓出售技術,遭美重罰近12億美金。中興還被曝光其與蘇丹、敘利亞及古巴等禁運國家進行過貿易。

對外被指從事間諜活動,對內中興亦被認為配合中共搞監控,包括在吉林長春市,中興曾和聯通斥資數億元,承辦以視頻監控為基礎的「天網工程」。但2013年發生一起惡性殺害嬰兒事件,在追捕疑犯時,天網工程完全無用,引發輿論質疑。

中國媒體當時辯解稱,天網工程首要目的「本身就不是打擊普通刑事案件」,而是「維穩」。並列出中共政法委文件,聲稱天網工程的首要任務,就是用於打壓法輪功時,「早發現、早控制」。

中共公安部2004年啟動天網工程。曾參與工程建設的華為公司,在一份報告中說:截至2006年,相關投資已高達百億。

天網工程的前身是公安部「金盾工程」。「金盾工程」據信是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一手操辦建立起來用於監控中國民眾的綜合網絡封鎖和監視系統。2000年,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還親自去中興通訊「視察」,過問該公司的CDMA技貿結合、股票期權等問題。

中國媒體曾報道,在部份城市,監控工程已經氾濫,例如北京上海部份地區,一根電線桿上掛了近60個攝像頭,除了維穩鎮壓,這背後是否有執行者的貪腐驅動,也受到質疑。

更多監視黑手企業被盯上

除通訊業者中興、華為外,中國監視器材大廠海康威視、大華等廠商已被美方盯上,成為官方的拒絕往來戶。

美國眾議院24日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中,條文包括禁止美國政府購買中國生產監控攝錄鏡頭等產品,令昨日相關股票開盤後大跌。其中海能達收市跌達4.62%,海康威視一度跌近4%後回升,中興通訊繼續停牌。

報道指,這項法案還須提交美國參議院表決,一旦通過還須由美國總統簽署才會生效。但要完全通過並付諸實施還存在很多變數,美中之間談判斡旋的空間還很大。

事實上,基於安全疑慮,美國密蘇里州倫納德伍德堡(Fort Leonard Wood)陸軍基地數月前拆除了5個海康威視生產的監視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