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周二(11月22日)晚開始,富士康鄭州工廠發生大規模抗議活動,工人與警察緊張對峙。該抗議事件凸顯了中共的清零政策對民眾造成的傷害,對經濟造成的壓力,以及使全球供應鏈陷入混亂的事實。富士康鄭州廠周四(24日)向工人道歉並表示,在招聘新員工時出現「技術性錯誤」。據《路透社》引述一名蘋果主管報道說,富士康鄭州工廠有蘋果團隊成員在場審查情況,並與富士康密切合作,以確保員工擔憂的事得到解決。有網民認為,富士康暴力反抗事件是「整個社會的一個縮影」。

上個月數千名員工因抱怨工作條件不安全而離開位於河南省鄭州的工廠後,富士康正在努力填補蘋果iPhone 14的訂單所需的人力。

中共正試圖在不像2020年初那樣關閉工廠和其它經濟部門的情況下控制最新一波疫情,其策略包括「閉環管理」,即工人吃住在廠裏,不與外界接觸。

這間為蘋果代工的台資企業最近在中國一直受到生產問題的困擾,先是清零政策帶來的停產和封控,後來是工人短缺,令富士康難以跟上預期的iPhone出貨量。

外地新員工不滿富士康改變工資條款

22日晚,外省招來的新工人抱怨富士康改變了工資條款,隨後爆發了抗議活動。

趙姓工人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透露,原本招工時承諾做滿7天、在職30天就獎勵每名員工3,000元;做滿60天,再獎勵6,000元。可是合同被改了,要求新員工一直要做到明年3月才給6,000元,但他們簽的合同到2月就到期,到3月份就拿不到那筆錢。

他說,很多工人對此感到不平,有的想維權、與警察對峙,有的離開前想要補償,要誤工費和過渡費。

他們都是中部地區官員幫助招募來的。當地政府公開招募共產黨員、公務員以及退伍軍人去富士康工作,甚至給公務員分配了招工指標。據這些地區縣級政府的公告以及官方媒體的報道,官員呼籲他們「響應政府號召,幫助工廠恢復生產」。

他們用富士康提供更高的薪酬作為激勵,以吸引更多工人到鄭州工廠組裝iPhone 14。

招聘廣告說,對今年11月中旬前到崗的工人,承諾在職滿30天後額外享有3,000元津貼。這凸顯了富士康急需工人的情況。

很多人是被誘人的招聘資訊吸引,辭去工作趕到鄭州,卻發現被騙了。美聯社採訪的一名李姓工人表示,他是辭去了餐廳的工作來的,因為兩個月可以掙到25,000元,對他來說,這是很大的誘惑。

河南多地下發指標和優惠政策,召集基層幹部到富士康頂崗。(網絡圖片)
河南多地下發指標和優惠政策,召集基層幹部到富士康頂崗。(網絡圖片)

對病毒恐懼與政策鬆動的戲劇性碰撞

抗議活動據說也跟廠區內檢測出陽性員工,陽性與陰性員工一起工作有關。

另一名正在接受隔離的富士康秦姓員工告訴《大紀元》,華鴻小區住的全部都是隔離人員,估計人數在五、六萬人。

「我來了就是為了賺錢、為了養家。」秦先生說,「現在不想在這幹了,和陽性人一起幹活不行,危險性太大了,這傳染上,一生就……回到家給家人帶上病毒。沒辦法,我們就是要回去,現在就是(要給)隔離補貼。」

他說,當時招人時說新老員工分開上線工作,現在讓新員工與陽性的老員工一起上班。

「跟陽性人在一起,沒法上班。怕感染了。」秦先生說,「不幹回家,回家還要自費隔離。」

中共過去的虛假宣傳與現實壓力下的政策鬆動開始出現戲劇性的碰撞。一些地區開始告訴居民不要對病毒感到恐慌,但過去3年來,居民一直被告知要防範病毒,因此許多人對最近的開放舉措,對毒性已經減弱的Omicron病毒陽性仍然感到莫名的恐懼。

紐約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全球衛生問題高級研究員黃延中(Yanzhong Huang)表示,中共國家媒體機器的虛假宣傳,加上民眾缺乏獲得獨立資訊的途徑,這讓許多中國人都誤認為,清零政策可以抵禦病毒。

22日,在微信朋友圈洗版的「十問」衛健委的文章中,作者提出了十個跟病毒有關的民眾關心問題,但等來的不是當局的回覆,而是刪帖和刪帳號。

網管罕見未完全刪除抗議影片

22日晚間的影片顯示,數以千計的工人戴著口罩,面對一排排穿著白色防護服、帶著塑膠防暴盾牌的警察。在一名抗議者抓住一根打他的金屬杆後,警察隨後用棍子揍他。

有一段影片顯示,一名男子滿臉是血,鏡頭外有人說:「他們打人,打人。他們有良心嗎?」

另一段影片顯示了被砸毀的COVID-19核酸測試亭和一輛翻倒的車輛。

較早前的日間影片顯示,警察用幾輛消防車圍著,停在附近的居民區,廣播中播放的是:「所有工人請回到自己的住處,不要與少數非法份子為伍。」

鄭州的抗議活動一直持續到23日上午。中共面臨著各地民眾對疫情限制措施的日益不滿,清零封控在廣大民眾中引起了疲勞和不滿,其中一些人被關在工廠和大學內幾個星期,或者無法自由出行。

為平息事件,財聯社報道,23日晚,鄭州富士康對於選擇離職返鄉的新進員工給予1萬元人民幣,其中,辦理離職登記後,在上車前先支付8,000元,返鄉登車掃乘車碼後4小時內再支付2,000元。

富士康員工的投稿顯示,員工被要求回宿舍等待相關人員到場辦理,還稱此資訊「由政府公信力擔保,具有法律效力」。

不過,很快又有員工投稿稱,9時48分左右,即公布解決方案20分鐘左右,掃離職碼的員工發現健康碼紅了,意味著無法離開。不僅如此,亦有人稱錢到賬之後卡被凍結,於是當晚爆發了第二波抗爭。

微博上「富士康騷亂」標籤在23日中午遭到審查,但一些提及工廠大規模抗議的文字帖子仍然在網上能看到。當局沒有嚴格審查此事,這貌似一個不太尋常的舉動。

中國是最後一個堅持不與病毒共存、為少數確診個案就實施封控、大規模測試和長時間隔離的主要經濟體,封控已經對企業和國際供應鏈造成了廣泛的破壞。

富士康事件是「整個社會的一個縮影」

富士康事件在海外推特上也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認為抗議活動凸顯中共政策是如何對經濟造成越來越大的壓力,並使全球供應鏈陷入混亂。

有一位網民在推特上說,富士康暴力反抗事件是「整個社會的一個縮影」。

「一邊是整個經濟形勢惡化,開工資都存在問題」,他寫道,「另一邊是嚴重妖魔化病毒,群眾厭惡防疫,但是更懼怕傳染。清零、共存都招致不滿,兩難困境,使經濟更加無所適從。」

清零政策已經引發了中國一些零星的抗議活動,並讓幾個主要城市的居民走上街頭,發洩他們對封城和關閉商業活動的憤怒。

另一位網民表示,鄭州富士康是中共「清零」騎虎難下的典型表現:一方面為了保證全國最大的外貿出口企業開工,不得不敷衍檢測,試驗「群體免疫」;另一方面被中共妖魔化宣傳嚇怕了的工人就是不買賬。亂局成了死局。

「中國經濟不行了,但中共又不敢放鬆清零。一旦放開,恐慌的蔓延疊加醫療系統的崩潰,會造成更大的危機。」他說。

鄭州25日開始封控 返鄉工人和學生恐滯留車站

據財聯社報道,鄭州當局24日更新靜默動態,自11月25日0時至11月29日24時,5天中,要求鄭州市主城區的高風險區居民嚴格落實「足不出戶」。各小區實施封閉管理。

此外,在學生的群體抗爭下,鄭州大學也同意學生從11月24日至27日之間自願離校返鄉。

從現在到接下來的12個小時內,大學生、富士康工人以及所有想要離開的市民將大量湧入鄭州火車站,可能導致大規模旅客滯留。

追蹤富士康事件的推特帳號「李老師不是你老師」發出的最新消息說,準備離開的富士康工人正在排隊等待做核酸檢測、然後去火車站坐車回家,他們中的許多人都帶著被子,因為擔心到了以後進不了站走不了,要在車站附近睡覺。◇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