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歲開始對攝影萌生興趣,李正謙(Javan Lie)在肩頭扛上沉重的攝影器材,一步一腳印隨著父親踏上拍攝星空、雲海的旅程。香港總給人的印象是「不夜城」,地面的璀璨燈光比星辰亮得多,要拍攝到銀河,就要跋山涉水,走訪偏遠的離島,在寂寂長夜中等待最佳時間。在悶熱的夏季,要走那麼遠的路,更是大汗淋灕,還要忍受蚊蟲叮咬的苦楚。Javan並沒有一句抱怨,大自然的奇景讓他忘記了身體的勞累,舉起相機的那一刻,快樂的心情油然而生。

11歲開始對攝影萌生興趣,李正謙(Javan Lie)在肩頭扛上沉重的攝影器材,一步一腳印隨著父親踏上拍攝星空、雲海的旅程。(受訪者提供)
11歲開始對攝影萌生興趣,李正謙(Javan Lie)在肩頭扛上沉重的攝影器材,一步一腳印隨著父親踏上拍攝星空、雲海的旅程。(受訪者提供)

Javan近期剛過14歲生日,兩年間在課餘時間跟隨父親Billy走訪香港的山海,以不同的角度欣賞香港的美麗。(受訪者提供)
Javan近期剛過14歲生日,兩年間在課餘時間跟隨父親Billy走訪香港的山海,以不同的角度欣賞香港的美麗。(受訪者提供)

Javan近期剛吹滅14歲生日的蠟燭,他愛上攝影的短短三年間,已拿了兩個攝影比賽的獎項。父親李文雄(Billy Lie)看著兒子的相片,比自己獲獎還高興。Billy如今是一名專業攝影師,這三年來,他最欣慰的就是攝影不但成為自己的愛好,亦延續給寶貝兒子,父子二人形影不離,上山下海捕捉他們深愛家園豐富多彩的面貌。

一場世紀大疫,反而給了Javan更多與攝影師父親Billy相處的機會,漸漸影響他也愛上攝影。(受訪者提供)
一場世紀大疫,反而給了Javan更多與攝影師父親Billy相處的機會,漸漸影響他也愛上攝影。(受訪者提供)

上山下海拍攝不離父子兵 享受拍攝過程

一場世紀大疫,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模式,一些家庭抱怨父母和子女在家「困獸鬥」,學校停課改為線上學習,增加了父母照顧子女的負擔。但對於Billy一家而言,2020年開始的疫情造成不能外遊的環境,反而給了他和11歲的兒子更多相處機會。Billy回憶:「那時候疫情爆發,不能去旅行、不能實體授課,我一放工就帶Javan出去影相,漸漸仔仔就開始對攝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每次走訪不同的地方,Billy身為稱職的爸爸都會做足功課:「如果有比較偏遠的路線,我就會利用日間的時間先去探路,用電話取景,再計算這個地方適不適合拍攝日出和日落、銀河等等,等我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再看天氣合適才會帶兒子出動。」有時為了拍攝一張照片,他年頭就開始計劃場景,到了年中或年尾才出動。

Javan拍攝的雲海。(受訪者提供)
Javan拍攝的雲海。(受訪者提供)

Javan拍攝的星空。(受訪者提供)
Javan拍攝的星空。(受訪者提供)

大帽山是父子二人常常到訪拍攝的地點,大帽山上的雲海、日出,都是他們青睞有加的主題。Javan和父親的朋友們到訪全港最高峰拍攝,他很享受當中的過程:「攝影帶給我的樂趣,不單是照完一張相片、欣賞那幅相的樂趣,過程很重要,可能過程大家都是有講有笑,一班人行山一齊吹吹水,都學到很多。還有,可以看到這麼漂亮的風景,心中感覺很壯觀,我是很珍惜這些這麼稀有的大自然的景觀。」

山長水遠背負沉重的器材拍攝,Javan從不言辛苦。(受訪者提供)
山長水遠背負沉重的器材拍攝,Javan從不言辛苦。(受訪者提供)

山長水遠背負沉重的器材拍攝,Javan從不言辛苦:「我覺得不辛苦,因為攝影是我的興趣,是我想要做的,整個過程,遇到困難,都成為我的動力,令我感到快樂!」

2020年Javan的作品《烏溪沙日落真美》榮獲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光影‧赤灣」攝影比賽學生組地理景觀項目的季軍。(受訪者提供)
2020年Javan的作品《烏溪沙日落真美》榮獲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光影‧赤灣」攝影比賽學生組地理景觀項目的季軍。(受訪者提供)

2020年Javan的作品《烏溪沙日落真美》榮獲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光影‧赤灣」攝影比賽學生組地理景觀項目的季軍。(受訪者提供)
2020年Javan的作品《烏溪沙日落真美》榮獲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光影‧赤灣」攝影比賽學生組地理景觀項目的季軍。(受訪者提供)

拍出心中的構圖 走自己的路

提及在構圖方面的感想,Javan續言:「我覺得每個人都是獨特的,不是別人拍攝的很漂亮,我們也跟著拍攝,我覺得每個人的心目中已經幻想了一個構圖,那麼我們就會盡情的去嘗試,不要怕失敗,不用模仿別人的作品,可以多些嘗試。」

2021年Javan的作品《火燒天空雲》榮獲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光影‧赤灣」攝影比賽學生組地理景觀項目的冠軍。(受訪者提供)
2021年Javan的作品《火燒天空雲》榮獲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光影‧赤灣」攝影比賽學生組地理景觀項目的冠軍。(受訪者提供)

Javan將自己拍攝的作品投稿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光影‧赤灣」攝影比賽,連續兩年都有作品獲獎,2020年他的作品《烏溪沙日落真美》榮獲學生組地理景觀項目的季軍,2021年更上層樓,作品《火燒天空雲》獲得同樣組別的冠軍,對他而言是一個嘉許。

2021年Javan的作品《火燒天空雲》榮獲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光影‧赤灣」攝影比賽學生組地理景觀項目的冠軍。(受訪者提供)
2021年Javan的作品《火燒天空雲》榮獲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光影‧赤灣」攝影比賽學生組地理景觀項目的冠軍。(受訪者提供)

夢幻「藍眼淚」拍攝背後

令父子二人印象深刻的是今年三月在西貢白臘灣拍攝銀河下的「藍眼淚」(夜光藻)。過去每年其實都有「藍眼淚」的現象,但今年特別多,特別壯觀,今年Billy更開心的是身邊多了一位小幫手——Javan。拿起相機在大自然的環境下拍攝,Javan感到很有意思,但對比自己和父親的作品後,他有所領悟:「我學會了構圖的重要性,當時很多人都在拍銀河和藍眼淚,唯獨爸爸想到了一些獨特的構圖,拍到了特色的石和銀河。」Billy將當晚拍攝的作品命名為《海洋之心》,相片甚至被鏡頭公司徵去作為參考作品,對他而言亦是一種肯定。

Javan今年三月在西貢白臘灣拍攝銀河下的「藍眼淚」。(受訪者提供)
Javan今年三月在西貢白臘灣拍攝銀河下的「藍眼淚」。(受訪者提供)

父親Billy拍攝的「藍眼淚」以獨特的角度表現出「海洋之心」,讓Javan體會到同樣的景色構圖的重要性。(受訪者提供)
父親Billy拍攝的「藍眼淚」以獨特的角度表現出「海洋之心」,讓Javan體會到同樣的景色構圖的重要性。(受訪者提供)

在拍攝銀河的過程中,Javan體會到「耐性」的重要:「例如平時我們去拍照,拍影銀河,香港光害比較多,所以我們行山去比較遠的地方,那時候雲霧多,所以我們要有耐性慢慢等那些雲霧散開才拍攝到銀河,這些是很考驗我們的耐性和毅力。」

Javan透過拍攝「藍眼淚」現象,也了解到環境污染問題。(受訪者提供)
Javan透過拍攝「藍眼淚」現象,也了解到環境污染問題。(受訪者提供)

Billy也會不失時機為兒子講解環境問題:「『藍眼淚』是一種污染,也叫『紅潮』,是一組發光藻,早上你見到一片紅潮的地方,晚上就會出現藍眼淚。『紅潮』是會令到海洋中的氧氣消失,所以如果有紅潮的地方,譬如在香港漁排出現的話,那些漁排的漁戶就會很慘的了。魚會大量死亡,因為沒有氧氣。」

Javan拍攝的月球作品。(受訪者提供)
Javan拍攝的月球作品。(受訪者提供)

盼透過作品喚醒公眾環保意識 愛護身邊環境

Javan隨著父親外出拍攝,父親的身教對他影響很大。他觀察到父親會主動撿起其他人丟在山野中的垃圾,尤其是大時大節,遺留在熱門行山徑的垃圾特別多,這時父子二人就會做「清徑」義工,拍攝之餘將身邊的垃圾帶下山。

攀山越嶺拍攝美景時,Javan體會到要保護和珍惜美麗的大自然。(受訪者提供)
攀山越嶺拍攝美景時,Javan體會到要保護和珍惜美麗的大自然。(受訪者提供)

在Javan的心中,拍攝到美麗的香港相片,還隱藏著一個小小的願望:「我見到烏溪沙、三門仔這些人比較多人的沙灘,其實在沿途和海灘,我都看到有不少的垃圾。我希望透過多拍攝一些香港不同的相片,例如風景相,可以呼籲人們保護和珍惜我們這麼漂亮的大自然。可以為大自然出一份力,好像最簡單,不要亂拋垃圾,其實已經是幫了我們很多了!」

Javan拍攝的火燒雲。(受訪者提供)
Javan拍攝的火燒雲。(受訪者提供)

與父親一同到訪大嶼山拍攝星空時,Javan特別欣賞那美麗的風景:「我覺得可以拍攝到銀河、星空,是因為比較少光害,人比較少,這裏的大自然未被破壞,我們也不希望被人破壞,所以拍攝之餘也有一種叫做責任,可以負責保護和珍惜這個大自然。」

*********

自11歲起開始拿起相機,走入大自然的環境,Javan就深深愛上了攝影:「我們身處城市,其實很多燈光使得大家已經見不到有星星。每當我到了自然環境裏面,慢慢欣賞一下風景,身心會很舒暢,讀書的壓力消失了,很享受那個過程!」◇

Javan拍攝的維港海霧。(受訪者提供)
Javan拍攝的維港海霧。(受訪者提供)

Javan拍攝的柯士甸道懸日。(受訪者提供)
Javan拍攝的柯士甸道懸日。(受訪者提供)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