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爆發近3年來,中國人的長假不時地被「就地過節」打亂。今年的「十一」長假也是如此,特別是身居北京的民眾感觸更深,因為中共二十大在即,當局藉疫情與大數據來維穩。

「十一」長假 北京人待家裏或近郊遊

「十一」長假從10月1日開始,為期7天。長假之後不久,就是中共二十大。因此,北京居民在長假期間格外謹慎,儘量待在家裏,實在憋得難受,就去近郊走走,避免增加不確定性,引來更多不必要的麻煩。

美國之音今天(10月5日)說,住在北京從事軟件信息業的51歲Allen表示,按照以往的經驗,只要是中共全國黨代會或「兩會(全國政協與全國人大會)」等政治性會議召開期間,北京街道的氣氛就會變得緊張。

住宅區可以看到戴著「紅袖章」的人多了,出門就看見這些人在附近巡邏。而接近天安門廣場、人民大會堂及中南海政府機構一帶,便衣公安與安全人員明顯增加了許多。前往故宮一帶遊覽的民眾,途中被攔檢查驗證件的頻次比以往增加很多。

Allen表示,在維穩與防疫雙重管制下,「十一」假期絕對不會出遊。只要離開北京,例如去周邊的天津或河北,一旦那些地方有疫情,一回北京手機上的健康寶馬上「彈窗」。

他說:「(一旦這樣的事情發生,)你有可能要在家裏做隔離,這樣的話就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事情。」

他還表示,沒有聽說北京的朋友或鄰居要在「十一」長假出城到外地旅遊的,頂多就是到遠郊走一走,或是到近郊的公園晃一晃。

Allen還告訴美國之音,北京郊區住宿都客滿了,而且價格特別貴,但並不是外地人來北京玩,而是住在城裏的北京人去住的,因為他們都不敢到外地去。

然而,前往北京郊區旅遊的民眾卻發現,民宿價格飛漲。

大陸媒體「新浪科技」今天報道,在某互聯網公司上班的蘭生(化名)原計劃約幾個朋友去北京郊區放鬆幾天,不料住宿價格把她嚇一跳。平時不到1,000元的,都快5,000元了。最終,她決定放棄郊區出行計劃,與朋友們在市內吃吃喝喝打發假期。

帶著一家人在北京門頭溝自駕的汪鵬(化名)也遇到了類似的漲價。汪鵬描述說,「高速堵成了停車場,一直下雨,吃頓農家樂五六百……在家憋得難受,出來被宰得哭。」

返鄉探親、遠遊出行模式被迫改變 民眾無奈接受

自從疫情爆發後,每逢過年、端午節、中秋節到「十一」等長假,中共動輒要求「就地過節」,民眾返鄉探親與遠遊出行模式也被迫改變。

Allen告訴美國之音,這兩三年來,不管是原就住在北京的人,還是從外地來北京工作的人,或者是所謂的「北漂族」,大家已經習慣就地過節了。他身邊來自華中、華南地區的朋友、同事連續兩年都沒回家過年的,大有人在,運氣好一點的,會挑在暑期的五、六、七月業務量少的月份回去。

他說:「在疫情之前,沒有人會在夏天的時候回去老家,都是過年的時候(回去),頂多加個中秋節,這就代表說疫情在動態清零的管控之下,中國人慢慢地算是改變了以往返鄉探親或者遠遊出行的模式,可以算是一個在疫情下的新常態吧!」

報道說,頻繁的核酸檢測讓許多中國民眾從一開始的憤怒、嫌麻煩到後來的習慣與麻木。

黃小姐告訴美國之音,北京基本上每72小時一定要去做一次核酸,有的時候工作一忙就忘了,直到去搭地鐵、公交或到店裏買東西,才發現健康碼掃不了,要重新回去做核酸,確實對生活造成困擾。

她表示,久而久之,大家也都習慣了,但習慣並不代表大家認同,而是出自無奈,人們不得不去適應。

分析:藉由健康碼變色限制民眾 中共「以疫維穩」

分析人士告訴美國之音,中共在利用「動態清零」。一方面向民眾宣傳中共的防疫政策優於歐美,提高習近平的聲望;另一方面把疫情當作控制社會的工具,藉由健康碼變色來限制民眾行動,帶來「維穩」效果,是在「以疫維穩」。

台灣韜略策進學會副秘書長吳瑟致向美國之音表示,進入二十大前,習近平集結了過去十八大政治維穩動作,及十九大中後階段的經濟維穩動作,再進一步融合疫情為由的相關維穩動作。

他認為,在二十大之前,維穩措施會越來越頻繁,「甚至我個人認為,在二十大之後,尤其在明年上半年之前,也就是兩會舉辦之前,相關的維穩動作不會有任何放鬆的可能性」。

吳瑟致強調,中共在「以疫維穩」的方向上,善用數位科技(大數據)的手段來維穩,並且這很可能成為未來中共維穩的重要利器。#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