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中科技戰不斷升級。美國對中國的出口限制,從用於晶片設計的EDA軟件,到14納米以下製程的產品,最近,又擴展到了高性能人工智能(AI)晶片。此外,拜登政府還計劃下個月發布新規定,擴大對美國銷往中國用於人工智能的半導體和半導體製造設備的限制。

那麼,人工智能為何成為中美科技競爭的焦點?中共又是依靠甚麼,在人工智能方面突飛猛進?美國的出口禁令,又將會對晶片產業產生怎樣的影響呢?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內容。

人工智能成中美競爭前沿

8月31日,美國晶片巨頭英偉達(Nvidia)和超微半導體(AMD),接到政府禁令,要對中國區客戶斷供高性能GPU(圖形處理器)晶片。結果,市場的反應很迅速,第二天,紐約股市開盤後,這兩家公司的股價,就分別暴跌了大約11%和7%。

英偉達表示,他們被告知停止向中國出口的兩種晶片,是A100、H100和DGX系統,它們是開發尖端超級計算機的高級人工智能加速器。另一家,超微半導體則表示,他們被要求停止向中國出口的晶片是MI250集成電路,也是人工智能加速器,另外還有部份高端GPU。

對於這一次的斷供禁令,美國商務部表示,這是為了保護美國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並避免任何先進的美國技術最終被使用在中國軍事應用之中。

當然,失去中國這個客戶,收到禁令的公司會有相當的損失,英偉達就提到,新的規定可能給該公司的銷售額造成4億美元的拖累,甚至不得不把部份業務撤出中國。而對英偉達這個美國市值最大的晶片設計公司來說,中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大市場,在英偉達2022財年的269億美元的收入中,有超過四分之一是來自於中國和香港。

像是阿里巴巴、騰訊、百度、聯想集團(Lenovo Group)等這些中國知名公司,都是英偉達A100晶片的用戶。不僅如此,路透社還報道說,中國一些最具戰略意義的研究機構,一樣對英偉達的A100晶片有很高的需求。

比如,清華大學曾經在去年10月時,斥資超過40萬美元,購買了兩台 Nvidia AI 超級計算機,每台由4顆A100晶片驅動。也是在同一月,中國科學院 (CAS) 頂級研究機構計算技術研究所,花費在A100晶片上的資金大約是25萬美元。今年7月,中科院大學人工智能學院,也在高科技設備上花費了大約20萬美元,其中,也包括了部份由 A100晶片驅動的服務器。

另外,中國的國防科技大學(NUDT),也是A100晶片的買家之一。5月份的一次招標顯示,國防科大的研究所,計劃購買24個帶有AI應用程序的英偉達圖形處理單元。而中國國防科技大學,也是世界上最強大的超級計算機之一「天河二號」的所在地。

專家表示,這些美國晶片在高性能或超級計算機以及人工智能中非常重要。沒有這些晶片,中國將無法經濟且高效地執行用於圖像和語音識別等許多任務的高級計算。而且,關鍵的一點是,在中國本土找不到這些晶片的替代產品。

所以,美國這個的最新舉措,標誌著美中科技戰的一個重大升級。美國政府以前是阻止某些美國公司向某家中國公司比如華為供貨,但現在的動作是,要全面禁止將某些美國產品出口到中國。

而且,這還不算完,根據媒體9月11日的報道,拜登政府還計劃在下個月發布新規定,擴大對美國銷往中國用於AI的半導體和半導體製造設備的限制,涉及的企業,包括科磊(KLA)、科林研發(Lam Research)、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英偉達(Nvidia)、AMD、英特爾(Intel)等等。

顯然,人工智能這一塊,已經成了美中競爭的新前沿。那麼,為甚麼人工智能(AI)會成為中美戰略競爭中的一大焦點呢?

中國的人工智能發展迅速 依靠的是甚麼?

在二十一世紀三大尖端技術中,人工智能,就是其中之一,它也被認為是引領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戰略性技術。

在2017年,中共國務院就發布了一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目標就是,要「力爭到2030年,把中國建設成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創新中心」。

自然,就像「中國製造2025」一樣,這個「人工智能2030」計劃,也引起了美國的警覺。例如在2019年10月,美國政府就宣布,禁止8家中國頂級信息技術公司購買美國公司的零部件,除非獲得美國政府的特批。這些公司包括商湯科技和科大訊飛等6家人工智能技術公司。

但是,這樣的禁令能遏制住中共的野心嗎?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在2021年春發布的一份AI報告中作出警告,美國在AI時代尚未做好防禦,中國將在2030年底前超越美國,成為AI行業的全球領導者。接下來,這份報告的許多建議,就被美國之後頒布的《國防授權法案》、《情報授權法案》(IAA)、《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USICA)等採納。

美國哈佛大學,也在去年12月發表了一份報告,標題是《偉大的科技競爭:21 世紀的中國與美國的較量》。這份報告中就提到,在未來許多重要且不可缺少的技術領域上,包括 AI、5G 通訊協議、生物科技、綠能、量子科技等項目中,中國有可能成為世界的領導者,並且在某些領域躍居第一。

事實上,不可否認,就像這份報告指出的,在實際的AI應用上,包括人臉識別、語音識別和金融科技領域,中國目前已明顯領先於美國。

不僅如此,中國正在建立起一個「人工智能極權王國」。目前全世界,大約安裝了10億多個監控攝像機,而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安裝在中國。

信息研究公司比較技術(Comparitech)在今年7月11日發表的一份研究分析,中國部署了5.4億~6.26億架監控攝錄機,平均每一千人就會有372.8架~432.2架監控攝錄機,其數量是世界上其它100多個人口最多的城市的幾百倍。比如,全球第一大都市日本首都東京,平均每千人只有1.06架監控攝錄機;美國的第一大城市紐約,平均每千人有6.87架監控攝錄機。

這麼看,中共國絕對是無出其右的「監控帝國」,我們也相信,中共絕不會就此滿足的。事實上,多年來,中共一直在開發人工智能技術,包括人臉識別系統,打造了全方位的城市監控網絡,這個監控自然不僅僅用於維持治安,更為了監視和壓制異議人士和人權活動人士,以及為了監控新疆的維吾爾等少數民族。也就是說,人工智能成了中共維穩的必備工具。

而且,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在今年7月的研究報告中還指出,每當中國甚麼地方發生群體事件以後,當地購買人工智能技術產品的數量就會增加。

那麼,中國的人工智能技術為甚麼會飛速發展呢?人才,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研究顯示,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的最大來源就是中國。

美國智庫馬可波羅(MarcoPolo)的研究顯示:全球頂級人工智能研究人員中,有59%在美國工作,但是,其中只有20%是源自美國。而在美國工作的頂級人工智能研究人員中,有53%是源自外國,而其中,又有37%是源自中國。

《紐約時報》2020年6月的一個報道中提到,在2019年全球知名的一個頂級人工智能學術討論會上,有129名在中國獲得本科學位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員提交論文,其中有54%的人在美國獲得碩士和博士學位,他們全部留在了美國工作。

而且,中共也很擅長挖牆角搶人才。百度首席科學家吳恩達(Andrew Ng),曾經是谷歌人工智能研究的負責人,2011年創建了人工智能項目「谷歌大腦」。 2014年他加入百度後,負責的一個人工智能項目,叫做「百度大腦」。

另外,美國著名的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曾經在美國國防部資助下研發解析度10億像素的相機,但是後來美國國防部停止資助。研發這項技術的首席研究員大衛·布拉迪(David Brady)籌資無門,在2016年移居中國。在優厚待遇和雄厚資金的支持下,布拉迪兩年後成功開發出超級相機,使得中共的「天網」工程等監控項目大大提升了效力。據說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也安裝了布拉迪研製成功的監控攝錄機。

當然,美國政府也意識到了這種威脅,近年來也一再提醒美國人工智能界,要警惕中國科技公司和學術機構對美國知識產權的盜竊,並警告麻省理工學院等機構,不要和中國大學及公司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合作。從2018年起,美國也開始限制一些敏感技術專業的中國留學生的簽證申請。

我們看,人才是流動的,這一方面,美國政府已經在堵漏,而另一方面,就是這個晶片出口禁令了,因為中國的晶片研發現在還屬於第二梯隊,美國現在的晶片出口禁令,對中國的一些科技項目來說,也就像是釜底抽薪。

也因此,對美國的晶片出口禁令,中共政府表達了強烈反對。在9月1日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就抨擊美方的禁令是「典型的科技霸權主義」。

習近平再度強調「集中力量辦大事」

與此同時,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9月6日審議通過《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的意見》時,還再度強調,要發揮中國「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顯著優勢,要在重要領域形成競爭優勢、贏得戰略主動。

目標雖然是這麼定的,但是在過去幾年中,中共推動的「晶片大躍進」運動,不僅多個項目爛尾,導致巨額虧損,近期還因為牽涉腐敗,導致了多個半導體業的大佬們先後落馬。

此外,企業徵信機構「企查查」資料顯示,今年1月到8月,中國吊銷、註銷晶片相關企業達到3,470家,超過往年全年的企業數量。

這些都說明,「集中力量」不一定能辦成大事。尤其是晶片產業牽涉數千家供應商、元件、化學材料和技術,中共想單獨依靠自己的力量發展晶片產業基本不可能。

另外,就像《華爾街日報》刊登的一位硅谷讀者的來信所說的,他曾經與華為和中興等中國工程師並肩工作,發現中國的主要科技公司,還在努力解決美國公司在5年或10年前就已經解決的技術問題。以他的觀察,中國公司中的一流工程師數量很少,原因在於中國的教育系統,限制思維、阻礙創新。

中國投資流入美國風投基金 拜登頒行政令堵漏

我們看,就在中美科技戰升級之際,另一邊,中國投資正在流入美國的風投基金。

根據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的數據,今年中國的投資額有望達到約8.8億美元,是至少12年來第二高的水平。報告顯示,自2010年以來,中國政府實體、基金、私人和企業,向美國風投公司投資了至少40億美元,另有至少35億美元流向了美國私募股權公司。

儘管多數美國大型國際基金表示,中國資金對基金總投資佔比不到5%。不過,美國官員指出,美國政府關切的不是投資額,而是這些投資者在中共政府中的人際關係和商業關係,及其獲取技術情報的能力和在風投公司的影響力。

就拿2020年的一起訴訟來說,硅谷風投公司Hone Capital的前合夥人聲稱,該公司的中國投資方「中科招商」,要求他們每個季度將大約20家初創企業帶到中國,以尋求合作、合資和額外投資。利用美國的體制,中國投資人獲得了接觸300多家公司的機會。

可能就是為了補上這個漏洞,9月15日,美國總統拜登簽署行政命令,要求美國外來投資委員會(CFIUS),加強審查外國公司在美國的投資,聚焦在敏感數據、網路安全、以及微電子、人工智能等領域,以防範中共以投資為名獲取美國的關鍵技術。

目前的情況是,無論如何,中美之間的技術脫鉤已經不可逆轉,因為中共已經被美國視為21世紀面臨的最重要的地緣政治威脅。雖然目前美國宣布的晶片禁令,可能不會在短期內對中國的技術產生重大影響,但從長遠來看,勢必會加速晶片等高科技產業的生產線離開中國。@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