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日,中国作家協會發表了一個極不合理的聲明,居然指賈淺淺的詩引起爭議,協會決定不將她列入2022年新會員名單。什麼?藝術嘅嘢網民識條鐵咩!賈淺淺分明是被時代選中的「詩人」,數百年後如果人類還存在的話,只要一唸賈淺淺的詩,今日中国的文化「底氣」馬上撲鼻而來。沒有賈淺淺的「中国作家協會」,還有公信力麼?

然而相比起另一大陸年輕作家胡閔之,賈淺淺已算很幸運了。「賈詩人」只是被中国作家協會踢走,她的屎尿體大作依然一地都係,在網上隨處可見可聞。但胡閔之近日發表的一篇文章,卻因為流傳太廣,引起太多人共鳴,據作者在Twitter說,已被中国全網刪除,「微博封禁、微信也發不出了。」(此tweet已消失)

是什麼文章令中共如臨大敵,要全網封殺呢?厲害了,原來只是一篇連標點也只有137字的短文,題為「等風來」,全文如下:

「十幾億人都在等風來,風向就是方向,官員在等,企業家在等,老百姓在等,等這個秋天的『風』吹過來。到底是東風西風?還是南風北風?是往前的風還是往後的風?所有人都停在原地焦灼的等待,像一個個可憐的木偶等着命運的宣判。把國家的命運和自身的命運都寄託在變幻不定的『風向』上,何其荒謬!」

以一則Twitter帖子來說,這是寫得不錯的,簡潔有力,但活在自由世界的人,應該會對這帖子的瘋傳及封殺,感到不可思議。中国更有網民稱之為「詩」,大加讚賞:「等風來,一首幾乎沒有甚麼詩意的詩,卻風靡大國全網,因為這首詩說出了絕大多數國人的心聲。現在誰也不會有詩情畫意,有的是無言,或者是偶爾的吶喊!這首詩就是吶喊!」

我看懂她的意思,但恕我沒什麼「共鳴」,大概因為我從不是中国人。在文明社會,你有權直接批評政府管治無方,不需要轉彎抹角,打些「到喉唔到肺」的比喻;在極權国家,胡的比喻(「風向」)又太着跡,所以一下子就被中共封殺掉,反不及賈淺淺的「魔幻寫實」那麼有生命力。但無論如何,我敬重她的敢言和良知。

8月29日,胡閔之因為這篇文「被喝茶」了,她說「今年第三次『喝茶』,警察又找我『聊天』了。」連一個「風」字也怕得要命的政權,還是推廣「屎尿詩」比較符合国家安全。

中国人「等風來」,其實已等了七十年。自中共入主大陸,這民族什麼時候不在「等風來」呢?我看了胡小姐的帖文,馬上想起錢鍾書先生在1957年寫的一首詩,是〈赴鄂道中〉之一:

駐車清曠小徘徊,隱隱遙空碾懣雷。

脫葉猶飛風不定,啼鳩忽噤雨將來。

字面意思是:「我在清朗空闊的地方停車,短暫徘徊,遠空中卻隱隱響起悶雷。落葉依然在風中沒方向地飛,啼叫的斑鳩大概感到將要下雨,都忽然默不作聲了。」

末句的「啼鳩忽噤雨將來」可以解釋一下。古人相信鵓鳩(即斑鳩)能預知晴雨,天陰將雨,雄鳩會驅逐雌鳩,所謂「天將雨,鳩逐婦」,晴天則呼喚雌鳩回來(見陸璣《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所以錢先生寫的「啼鳩忽噤」,筆法很巧妙,既帶出後面的「雨將來」,又隱喻在當時中国「反右運動」的緊張氣氛下,山雨欲來,大家也是時候收聲了。

第三句「脫葉猶飛風不定」的「風」,跟今天胡閔之所說的「風」,當然同一旨趣,可見中国「風」已折騰了国民六七十年。但錢先生巧妙地把「時事評論」融入眼前景色,絲絲入扣,天衣無縫,且字字一語雙關,連平平無奇的「清曠」也暗用了仲長統「卜居清曠,以樂其志」的典,這樣的文字才稱得上是詩,值得全球華人欣賞。

中共會不會「連坐」封殺錢先生的詩呢?我拭目以待。

獨立作家胡閔之最近在Twitter上發表文章《等風來》,描述十幾億人都在「等風來」的現象,引起了廣大網民的共鳴,由於傳播得太廣,現在這段話已經被全網刪除了,微博封禁、微信也發不出了。(大紀元製圖、胡閔之微博)
獨立作家胡閔之最近在Twitter上發表文章《等風來》,描述十幾億人都在「等風來」的現象,引起了廣大網民的共鳴,由於傳播得太廣,現在這段話已經被全網刪除了,微博封禁、微信也發不出了。(大紀元製圖、胡閔之微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文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