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鄉議局研究中心」在周三(10日)遭鄉議局撤銷,中心主任、鄉議局前主席劉皇發的妹夫薛浩然已離任。薛浩然表示,不再擔任主任一職,歷來的言論除非獲鄉議局的正式授權,否則全屬私人見解,「與鄉議局和劉皇發家族無關」,又稱「若因此為他們今天帶來巨大的政治壓力,本人深感遺憾」。有傳事件的導火線,是他上月批評主權移交25周年的授勳名單,及新政府的行政會議組成。

新界鄉議局研究中心由鄉議局撥款300萬元,在2014年成立,主要研究丁權、土地、新界歷史、文化、傳統等。薛浩然在中心撤銷翌日(11日)在社交網站發文,表示手頭上還有一些未完成的研究,例如︰《中國宗族制度史》和《新界土地發展史》等項目,會繼續努力完成。

批授勳名單為酬庸 行會組成令人失望

中心似乎匆匆結束,有消息指導火線是薛在上月29日,於其YouTube頻道「薛浩然自由談」發表影片,形容主權移交25周年的授勳名單,當中的大紫荊勳章的7人名單,「感覺不到那些人對香港有甚麼特殊的大貢獻」,除了吳良好是「實至名歸」。

他特別指出,獲授勳的高官、局長高薪厚祿,盡好責任是應份,並指食衛局局長陳肇始「雖然勤力,但香港的疫情控制令人失望」,質疑她獲授金紫荊星章,直言授勳名單是「名利場裏面的酬庸榜」。

另外他又講到新政府的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組成令人失望,指16人中9人超過70歲,「60幾歲的都4、5件」,認為「起碼都要老、中、青」,並認為他們在其界別中沒甚麼江湖地位。

鄉議局割席 影片點擊率大增

鄉議局主席、薛浩然姪兒劉業強,與副主席林偉強、莫錦貴之後發聲明「嚴正澄清」,向受影響人士致歉,表示薛浩然言論不代表鄉議局,亦同局方無關,會嚴肅跟進處理事件。3人周三向鄉議局全體議員和顧問發信,指3人經商議後,決定撤銷「新界鄉議局研究中心」,即日生效。

同日,薛浩然在社交網站發文,指上述影片引起其「近日心情有點兒鬱結」,表示自己以事論事,「就算意見不同,也該以人民內部矛盾為好,怎麼在某些人口中變了敵我矛盾呢?而卻被捧殺。這不怪誰,因余一介蟻民,無權無勢。不打你打誰啊!」

「薛浩然自由談」多條影片的觀看次數均為3位數,但唯獨上述影片的觀看次數,在昨晚已經逼近2,000次。有網民留言「話說有人割席我即刻入嚟聽,薛先生學養經驗見識果然非常有料到」。

言論屢同建制派相左 反送中倡暫停防暴隊出動釋善意

薛浩然在1988至1991年間任立法局議員。據「新界鄉議局研究中心」的facebook專頁,薛曾經著有《中國夢、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產黨》一書,在2018年舉行發布會。

但他過往不少言論同建制派及鄉事派不同,他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曾經指「721」當日的元朗站白衣人襲擊市民事件惡毒,完全不能接受,並針對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指有意見認為他有份鼓吹的懷疑合理,呼籲何儘快交代,並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之後他又炮轟何君堯當年9月發起清理連儂牆,認為不是作為議員的工作,如果他覺得有問題應督促政府處理,諷刺何不如「走去掃街」,質疑他破壞時任特首林鄭月娥同社會對話的大計。

鄉議局之後發嚴正聲明,指有關言論是薛的個人觀點,不代表鄉議局和劉業強,指新界鄉議局研究中心不是鄉議局的智庫或智囊,其成立宗旨是專注研究新界事務。

薛在同年11月亦形容建制派「政治低能」,做了執政者的應聲蟲,又建議政府嘗試不出動防暴隊對付抗爭者兩周,釋出善意。2020年,他更批評歷屆港府「既無用賢人之識,也無用賢人之誠」,形容沒有一個官員足以令港人懷念,「我們的腦海裏這二十多年有的都是甚麼啊?有的都是怨恨,都是鄙視,都是不滿。」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鍾劍華分析,薛浩然近年部份言論令鄉議局尷尬,故鄉議局乘機削去他的位置。他估計,鄉議局設立研究中心,主要是因為薛浩然作為元老及前領導的親戚,以前都曾經為鄉議局爭取權益,「大家畀嚇面佢(給他面子),開個位安置給他,這個可能性很大」。

他又說,看不到「新界鄉議局研究中心」有特別值得重視的成果,認為不如招標交由大學或者研究機構做,「根本就不用自己搞個研究中心,除非要作文物整理或要搞個展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