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出任行政會議成員,辭任主席一職。他卸任前接受傳媒專訪,點出新一屆立法會議員的問題,包括經常將地區議題帶入立法會;另外亦主張「能力較高」的新議員,可出任事務委員會主席。有學者認為,議員質素差劣和低落,現立法會和特區政權綑綁的話,「將來有甚麼『冬瓜豆腐』,大家攬炒。」

在中共「完善選舉制度」後,立法會議員增至90人,但當中六成(即55人)為議會新丁。陳健波在接受now新聞台《大鳴大放》節目專訪時指出,看到新議員經常將地區議題帶入立法會,相信他們未必明白全港性問題,但希望他們明白「立法會與區議會有所不同,所以重點亦有所不同」。

地區議題帶入立法會

查今屆立法會大會的質詢,不時出現非全港性的議題,儼如區議會討論。如,選舉委員會界別的民建聯林琳在5月28日立法會的口頭質詢中,問及「改善荃灣海濱的環境」,緩跑徑、綠化等設施的最新進展,及荃灣海濱海水臭味問題,由環境局局長黃錦星以口頭回應。

新界東北選區的新民黨議員李梓敬,在4月27日的立法會會議書面提問「改善沙田區的行人設施」,涉沙田區內多個地點的加建升降機項目的最新設計、執行計劃、最新進度及預計完工日期,問當局會否考慮在某些區內特定地點改善行人設施等,由時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書面答覆。

另外,李在5月25日的立法會會議亦提出書面提問,涉「大圍百樂徑的交通問題」,細緻到描述該段私家路在拜山時節的車流大增,故業權人近年在上述時節限制非屋苑居民的車輛駛入,嚴重影響附近居民出入,問政府有否計劃收回百樂徑,由時任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以書面回應。

新界西北選區的民建聯議員周浩鼎,亦曾在2月23日的立法會書面質詢上,提問「恢復往返屯門及中環的渡輪服務」。雖然2019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大敗,但本屆立法會「清一色」的「愛國者」議員中,仍然有7人身兼區議員。以上3人雖非現任區議員,但均曾在2019年前任區議員。除周浩鼎外,李梓敬及林琳均為立法會新丁。

黃偉國:議員的心態就是拉關係

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前助理教授黃偉國批評認為,議員質素差劣和低落,導致出現「為問而問」,是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和時間、浪費立法會本身應有的功能。

他舉例近期過勞死、工業意外等,亦沒有議員做事。而從「洪門宴」事件看出,做議員的心態「就是拉關係,搵著數」;質疑他們是否關心社會政策。舉例面對開關事宜,議員都是「拾人牙慧」,無針對「防疫五味」即檢測、隔離、戴口罩、「安心出行」紅黃碼、封區,就說要開關。

查本屆立法會召開首次會議時,有20名議員因出席中共港區人大代表洪為民的生日會(「洪門宴」),當中4人被隔離,其餘在被強烈勸喻後,表明不出席現場會議,改為在家中看直播。

黃偉國指出,本屆90名議員的產生,如非「住中國大陸的香港人夾硬投的話」,本身得票率不夠三成,認為該等議員都是「hea做,求其做」(馬馬虎虎做),對市民而言。「為甚麼要關心一個完全代表不到我的議會?」他認為,問題是大家已經不關心立法會,「審議撥款時只是橡皮圖章,不問錢怎麼用」,市民對立法會都已是放棄狀態。

財委會改會議程序 討論不足

另一方面,立法會財委會去年修改會議程序,撥款項目如果經財委會轄下的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或工務小組委員會,建議毋須在財委會進一步討論;若在以往,項目需在財委會討論,財委會3名委員聯署、過半數委員同意方可。但是早前連涉及每年額外開支約1.2億元的政府架構重組,在新程序下於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通過支持後,否決交由財委會進一步討論,最後在財委會直接投票表決通過。

黃偉國形容立法會已經成為橡皮圖章,質疑狄、張沒有議員和應,似是「貓哭老鼠假慈悲」,對於深刻反省現時議會是否還是監察政府的正常議會,「只是說說而已」。

質疑陳健波為何「講人話」

陳健波認為,之前修改會議程序,是希望防止民主派拉布,認同現時程序未必需要如此「嚴苛」。另外,他亦主張「能力較高」的新議員,即使只有一年議員經驗,亦可出任事務委員會正副主席。

黃偉國指出陳健波的矛盾,質疑為何陳現時「講人話」?黃直言整個立法會和特區政權綑綁的話,「將來有甚麼冬瓜豆腐,大家攬炒」。他說陳健波提出的議會現象,「要改善沒有可能」;認為議會運作不良,香港將來出現大型危機的話,議會不會有能力去處理。

他又說,當市民再找不到能夠代表其的機構,不過壓力煲中的能量並無釋放,相信市民會覺得無可再輸,於李家超任內會爆發「充滿暴力,你死我亡」的衝擊。相信未來會很大程度因為經濟問題,透過類似台灣「二二八事件」的警民衝突,爆發政治危機。屆時,特區政府和立法會保皇黨會成為最大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