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陸網民BigMikey在網絡論壇發文稱,他和女友用微信視像聊天時發現充電很慢,一查進程管理發現微信的CPU佔用率高達156%。他因此發出質疑:「微信到底想幹啥?」

根據網民們的討論,CPU佔用率超過100%,說明微信當前並不是只有一個影片聊天的進程在啟動,只有多進程服務才可能造成CPU佔用率超過100%。也就是說,在你與家人、朋友影片聊天時,微信同時還在收集你的其他相關訊息,如語音識別、聲紋識別,甚至人臉識別等。

微信過度收集個人資料已不是新聞,而根據美媒報道,近期接受審判的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曾利用微信來監控中共高官,他還要求騰訊建模開發一套軟件,來預測誰會進入下一屆中共政治局常委。這已從另一方面證實了,微信不但過度收集個人資料,而且還與中共共享這些訊息。

微信作為擁有12億用戶的中國最大的社交平台,具備視訊功能、社交媒體功能、流動支付功能、定位功能等,疫情出現後,各地的健康碼和行程碼也通過微信小程式進行關聯。這樣「便可以知道用戶需要甚麼、有多少日常現金流動、吃甚麼、買甚麼、與誰往來」,而且「它所知道有關於你的訊息比枕邊人、家人、同事或政府都多,在微信的數據庫中,你是完全透明的,它知道的甚至比使用者本人都多。」

微信既然有這麼大的能力,那麼作為中共公安部高官的孫力軍利用微信的大數據敏感訊息,要求騰訊開發一個針對高官的預測系統可能並非空穴來風。

中共在「網絡強國」、「數碼戰略」之下,一直致力於彎道超車,企圖用大數據在國際上佔據制高點。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曾表示,中共「將大數據視為一種戰略資產」;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明也撰文說,「大數據在中共野心當中處於核心地位」。

而中共在國內更是肆無忌憚,中共收集民眾大數據的途徑,一是要求境內擁有民眾數據的公司無條件與其共享訊息,如微信、抖音、淘寶、京東、各速遞公司、百度搜索等等;二是通過中共公安,以追蹤罪犯的名義,建立各種針對公眾的數據庫,所有這些收集到的大數據都成為邪惡的中共對民眾的監控手段和武器。目前,中共公安部門的大數據量級之大,數據類型之多,可能早已超出人們的想像。

據《紐約時報》對超過十萬份中共政府的招標文件進行分析後發現,中共警方正在利用一切監控手段對民眾進行數據收集,目標就是「最大限度地了解一個人的身份、活動和社會關係」。

這些監控手段包括人臉識別、手機追蹤、聲紋識別、虹膜採集和DNA採集。例如,僅福建省每時每刻就有25億張人臉圖像被存儲;手機追蹤不但可以定位,還可以收集社媒帳號或監測手機上安裝的特定軟件;將拾音器安裝在錄像頭周圍,就可以將收集到的聲紋與人臉識別關聯起來;大規模的虹膜數據庫和DNA數據庫已經在幾乎所有省份的公安部門建立多年。

中共公安毫不費力地獲取了如此之多的個人私隱數據,而且還想讓這些較為分散的數據都關聯到個人,以備中共公安和中共各級政府隨時訪問和調取。如曠世科技公司開發的一個演示軟件,就可以將影片監視圖像中個體的多種訊息同時顯示出來,如:其行動方式、著裝情況、車輛訊息、手機訊息以及其社會關係網等。

同時,中共還在積極開發筆跡數據庫、步態數據庫、腦圖譜等等。每一個中國人最終將生活在一個透明世界中,你不但在行為上屬於裸奔狀態,而且中共還想要掌控你的所思所想。

孫力軍落馬前是中共公安部最年輕的副部長,在中共反腐片《零容忍》中,說孫力軍「野心膨脹,圖謀更高的領導崗位……給自己制定了一個15年規劃,爭取要5年上一個台階……」。孫力軍15年要上3個台階,據估計其所圖謀的更高領導崗位就是進入政治局常委。因此,深知中共大數據對民眾監控程度的孫力軍才要求騰訊建模開發一套軟件,對下一屆誰能進入政治局常委進行預測。

但中共的入常人選往往是經過派系鬥爭,和各種鬥爭、妥協、交換等等而來的,也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制約條件,靠一套軟件進行建模預測基本上沒有可能,據說騰訊開發的這套軟件到事發之時也沒有完成。要準確地判斷入常人選,有人說「除非鑽到習近平的肚子裏」。

因此,孫力軍想預測入常人選就如同要預測習近平的思想,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是中共黨魁所無法容忍的。中共本身信奉的是無神論,同時中共自己卻要讓所有人把它奉為神。在中共內部,要求黨員對黨無限忠誠,實際上是要求對黨魁無限忠誠。

十九大之前落馬的「被視為第六代接班人」的孫政才,他的情婦請道士給他算卦,說他是封疆大吏的命,有可能還能上一個台階,所以幫他請了龍袍,而孫政才則每天在家中拜龍袍。

孫政才被指「陰謀篡黨奪權」,是因為他相信算命先生,相信龍袍能保佑他順利達到人生目的。孫力軍被指「圖謀更高的領導崗位」,而他卻是信賴大數據,相信智能算法和預測模型能幫助他實現自己的15年規劃。而他們都因其所思所想威脅到了中共黨魁而成為了中共的犧牲品。

中共早已從所謂的「信仰共產主義」,變異成只信仰自身權力和利益的幫派團夥。中共內部的爭權奪利、派系爭鬥不斷,每一個中共黨員也在被黨防備著、懷疑著,隨時會被黨這個絞肉機攪得粉身碎骨。

7月1日,中科院下屬「合肥國家科學中心人工智慧研究院」發布了一項最新「科研成果」,這套被稱為「人工智能+黨建」的AI技術設備,可甄別出黨員是否「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就是在黨員接受黨的思想政治教育時,通過抓取該黨員的表情、腦電、皮電等生物特徵,將其轉化成其接受黨教育時的專注度、認可度和掌握度,通過評分來判斷黨員的忠誠度。

這種讓人不寒而慄致力於監控人的思想的高科技,可能哪級中共黨員都不會喜歡,因為除黨魁之外,每一個黨員都可能會被置於受測者的位置。因此該文發布不久,就被消失了。這種名為檢測「忠誠度」的技術,實質上相當於測謊儀,如果要測試的話,大多數黨員估計都無法過關。

即使中共要求黨員宣誓「把生命獻給黨」、「對黨無限忠誠」,但在中共內部已無人真正相信共產主義。中共現在又用高科技來監控每個黨員的思想,說明中共對黨員的控制已非鐵板一塊,中共內部早已分崩離析。

這樣一個對全社會進行極端控制的中共,已經與邪教無異。所以,為了自己能有個好的未來,認清中共邪教、遠離中共邪教,才是中國民眾乃至中共黨員得到自救的唯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