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務衛生局局長盧寵茂昨日(11日)宣布由本月15日起,居家隔離人士須戴上電子手環,確保不會離開居家範圍。「安心出行」應用程式將改為實名制,確診人士的手機程式會轉為「紅碼」,不能離開隔離場所;入境後酒店檢疫期或縮減日數,其後檢疫者將列為黃碼,禁止進入一些地方。當局暫時沒有推出「紅黃碼」的時間表,但強調「越快越好」。

在疫情記者會上,盧寵茂稱,現時有超過12,000名確診患者正在居家隔離,但現時未有精準方法監察他們是否違反隔離令。大部份確診患者都在家居檢疫期間發現,所以政府決定由7月15日起,強制居家隔離人士須戴上電子手環,確保不會離開居家範圍,更精準居家隔離,防止他們危害其他市民健康。但當被記者問及有多少人曾經在家居隔離時「偷走」,盧寵茂回應說沒有相關數據,又稱「講得偷走即是沒有人知道」。

另外,「安心出行」應用程式將改為實名制,如果市民的核酸檢測結果屬陽性,手機程式會轉為「紅碼」,他們不能離開隔離場所,無法進入高危場所,例如可以除口罩的場所,以避免傳染其他市民。另外,入境後在酒店檢疫的日數或會縮減,其後入境人士轉為「黃碼」,禁止進入醫院、院舍和可以除口罩的場所。

盧寵茂宣稱不具備追蹤功能

盧寵茂宣稱,「安心出行」的「紅黃碼」功能不具備追蹤功能,僅識別確診者和高風險人士,初步構思不影響「黃碼」人士乘坐交通工具。至於詳細怎樣劃分,仍有待研究,當局沒有推出紅黃碼的時間表,但越快越好。

盧寵茂表示,現時疫苗通行證不可以代替「紅黃碼」,因為疫苗通行證只確定有關人士有沒有接種疫苗。

當被記者問及是否推翻上屆政府稱「安心出行」毋須實名制,盧寵茂回應說「變幻是永恆」,疫情不停改變,政策亦因應不同情況而改變,不認為改動政策代表與上屆政府有任何衝突。他又稱現時完全沒有任何封城考慮,不希望增加社會及市民的成本,「『封城』兩個字我相信大家都很不想聽到」。

網民憂程式被濫用

對於「安心出行」實名制和「紅黃碼」,網民紛紛留言表達反對聲音。在「連登討論區」上,有網民憂慮程式被濫用,「當有一日大家去銀行提不到款、想去報案、投訴,然後你的健康碼就會變紅色」、「今日防疫用途,明日政治用途」、「你沒有看河南甚麼事?」;亦有網民提出私隱問題、「政府按個鍵能看到你每天去了哪裏,你真的那麼鍾意被人管?」、「寧願感染都不想被政府追蹤控制」。

鍾劍華:料防疫效果微

香港民意研究所社會政策研究名譽總監鍾劍華對本報表示,現在香港很少重症及死亡個案,每日新增兩、三千個案,證明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已經成為與流感一樣的流行病,並不需要再用其它手段,預料「安心出行」實名制對防疫效果微乎其微。

他也提到,政府用599G(限聚令)來打壓香港人聚集,以衛生條例針對支持民主運動的「黃店」,擔心「安心出行」也不免被政府濫用,「多一種政策政府便會多一個依據為非作歹」。

吳志森:私隱「暴露無遺」

資深傳媒人吳志森在其網上節目說,「安心出行」至今未能釋除私隱疑慮,仍然有市民擔心,故用「太空機」安裝「安心出行」。現在推行實名制「健康碼」,香港人的私隱「暴露無遺」。

他重申大陸的「健康碼」制度已成控制人民的工具,「全天候追蹤每個人去過哪裏」。黃碼時已經不能買高鐵票、機票及到很多公共場所,亦有維權人士「被紅碼」。

吳志森續指,現在港府的做法是將大陸的一套搬到香港,相信盧寵茂未來會在醫療、防疫政策進一步與大陸看齊,立法會亦無制衡作用,不會阻擋健康碼在香港推行。

時事評論員蕭若元在其網台節目批評盧寵茂「不知道世界發生甚麼事」,反問「安心出行」當初推出後市民「抵抗了多久」,又提到河南近期「健康碼」問題已經引來輿論非議,但盧仍然想在香港推行。

大陸健康碼成監控和打擊異己工具

多宗個案顯示,大陸當局利用「健康碼」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例如今年4月起,河南有村鎮銀行存款被凍結,存戶無法取款。數百名銀行存戶上月計劃參加在鄭州的抗議活動時,卻發現他們的健康碼由綠碼變成紅碼,從而無法參加抗議。很多存戶說,他們的核酸檢測為陰性,健康碼卻突然「被紅碼」。

大陸維權律師謝陽在2021年11月,準備飛往上海看望公民記者張展的母親,結果在機場發現他的「健康碼」為「紅碼」,意味著不能自由出行,只能回家。然而,第二天他的健康碼又變成綠色。◇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