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被爆叫畢業生做工業間諜

俗語有說「若要人不知, 唔好咁低B」,如果找人做間諜你會怎樣找人手呢?起碼也先做幾個測試呀,不過中共就很亂來啦。

英國《金融時報》就踢爆了一間在中國的神秘公司,說他們騙那些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做間諜。這間公司叫他們上班時,是沒有講清楚自己是情報機構,至於工作的內容,就是研究中共偷回來的文件,來配合中共的工業間諜行動。《金融時報》拿到一份外洩的名單,聯絡了名單裡面140個見過工的人,發現大部分都是大學畢業生,他們在海南省、四川省和西安市的大學讀英文系,而這份名單是由中共國安官員綜合而成。

《金融時報》發現,這些求職的大學生,都是看完一間叫做海南仙盾,科技開發公司的請人廣告之後申請見工的。見工都有面試過程架的嘛,做情報的就更加嚴密啦是不是。這份工作在面試時是做些什麼呢?原來就是翻譯一些美國政府及機構的敏感文件,同時亦包括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內部研究人員的任務文件。

這間海南仙盾公司也是很出名的,美國在2021年就已經控告它啦,說它幫中共黑客組織APT40做門面工程,亦有其它西方國家的情報機構說,APT40是收中共國安部指令,對美國、加拿大、歐洲及中東各國的政府機關、公司、大學進行滲透。FBI在去年7月就指控海南省國安廳的3名官員丁曉陽、程慶民及朱允敏,涉嫌成立這間門面公司,掩飾中共的間諜活動,又同時指控黑客吳淑榮,說他監視那些員工。

不少國家的情報機構,對間諜都會有嚴格的審查和訓練,但是去海南仙盾見工的畢業生,就似乎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變成間諜。因為海南仙盾會在大學翻譯網上發出請人廣告,但是不講明工作性質是怎樣的。前FBI官員、目前在網絡安全公司工作的Kozy就說,沒有聽過西方國家會由未經安全審查的大學畢業生做情報工作。Kozy說中共國安部做的事情很不正規,又喜歡走法律空隙,叫大學畢業生做這些dirty job,可能會令到他們之後有其它後果。例如是很難去西方國家生活和工作,但是中共又不會對他們解釋清楚。

一名讀英文系的大學畢業生曾經去過海南仙盾見工,他說除了翻譯工作之外,還要對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應用物理實驗室加以研究和起底,例如要找實驗室董事的CV、實驗室的建築結構,以及實驗室及他們客戶簽合約的詳細內容等等,搞得有部分見工的畢業生打退堂鼓說,因為招聘過程非常奇怪,而測試的文章有太多專業名詞。人家是心甘情願做間諜,騙大學生做這些不道德的事,應該只有中共才會這樣做。中共這麼做,不知是不是知道沒有甚麼人願意為他賣命呢?

中俄富豪淨流出率最高

全球移民顧問公司Henley&Partners,最近就發出了新一季的《全球公民報告》,發現俄羅斯與中國都是富豪流出率最高的國家,預計今年俄羅斯有15,000個富豪移民,而中國就有10,000個。

報告裡面說,隨著不同國家陸續開放,全球高淨值人士及私人財富的轉移亦跟著上升。過去半年,俄羅斯就出現了最大規模的富豪流出。不要以為這15,000個富豪佔人口不多呀,原來也已經佔了俄羅斯富裕人口的15%啦。而中國是富豪流出率第二高的國家,這麼多人走,隨時會影響整個中國的整體財富。過去幾年,中國的整體財富增長已經有所放緩啦,現在有10,000個富豪移民,簡直是雪上加霜。

先看看香港,香港這幾年經歷了這麼多風風雨雨,不同國家又推出救生艇政策,所以許多有錢人走也很正常。報告就預計,在今年香港的富豪淨流出人數大概是3,000人。不過這麼多有錢人離開,去了哪裡呢?原來是阿聯酋。阿聯酋成為了眾多富豪移民的熱門地點,預計今年的富豪淨流入人數有4,000人。其次是澳洲,預計會錄得3,500個富豪淨流入,新加坡就預計有2,800人,排第3位。

Henley&Partners首席執行官說,富豪移民潮在這10年來講可以說是不斷上升,而2022年的預測就反映了全球的環境目前非常動蕩。預計在今年年底,全球會有88,000個百萬富翁移民,雖然比2019年的11萬變少了,但是就可能在明年一次性爆發。預計明年的富豪移民人數可能有125,000人。有錢人是走是留,通常都好像是明燈一樣,預示了當地的未來局勢會如何。俄羅斯和中國有那麼多有錢人移民,不知道在未來,這兩個國家會怎樣呢?

美國土耳其元首談烏克蘭糧食出口

昨日(6月30日),北約繼續開會,亦是最後一日啦。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與美國總統拜登,就在期間站在一邊聊了一會。其實,他們兩個國家的關係一直都一般,因為美國經常關注土耳其在埃爾多安執政之下的人權問題。雖然如此,但是大家都是北約成員,怎樣都不會沒商量的。而今次,在北約開會之前,埃爾多安就預先透露了他會與拜登談下俄烏戰爭及F-16戰機的問題。

白宮在兩個人見面之後,就發出一份聲明說,拜登希望可以維持雙方建設性的關係,又說拜登與埃爾多安都認同兩國有密切的磋商是很重要的。拜登更加感謝埃爾多安與芬蘭、瑞典談了三邊協議,令芬蘭和瑞典可以加入北約。聲明裡面亦提到,他們兩個人就交流了對烏克蘭情況的看法,當中除了討論過,怎樣支持烏克蘭、抵抗俄羅斯之外,亦有談及到俄羅斯阻止烏克蘭糧食出口的問題。

俄羅斯封鎖烏克蘭港口,令烏克蘭大量穀物無辦法出口,令供應短缺及糧食價格上升。好像非洲這些高度這賴烏克蘭糧食的地方,因為戰爭拖到這麼長而出現饑荒的危機。

埃爾多安說,俄烏戰爭對糧食和石油都有影響,正在嘗試用平衡政策解決。不過,平衡政策的細節到底是什麼呢?就沒有講到啦,只是說希望盡快可以向不夠糧食的國家開放糧食通道。

雖然埃爾多安在見面之前有講過,會與美國談下F-16戰機的出售問題,但是在白宮的新聞稿裡面就不見有所著墨啦。負責國際安全事務的美國助理國防部部長沃蘭德就對記者講,美國國防部完全支持土耳其的現代化計劃,又說土耳其是很有能力和價值的北約盟友。不少香港人這一兩年都離開了香港,他們移居的地方,許多都因為戰爭而令糧食價格上升,生活成本增加。如果土耳其的平衡政策真的成功的話,不知其它國家又會不會效法呢?

北約列俄羅斯為頭號敵人 中國為威脅

北約開完會,就發出了一份決定未來10年戰略重點的北約2022戰略概念,北約將俄羅斯列為它們當前最大及最直接的威脅,同時亦第一次將中共視為安全挑戰。

在北約2022戰略概念裡面提到,中共當局的惡意混合戰和假消息攻擊等等,已經對北約的安全造成傷害啦,說中共公開的野心、和有脅迫性質的政策,對北約的利益、安全及價值觀構成挑戰。中共利用政治、經濟和軍事手段,增加了他在全球的影響力,又將戰略和軍備成長維持在非常不透明的狀態。

英國《衛報》報道,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說,北約目前處於戰略競爭的時代。中共大規模建造核武器等國防設備,去企圖欺負那些包括台灣在內的周邊國家,就算中共不是北約的主要敵人,但是北約也要清楚知道中共帶來的挑戰。這個戰略概念又提到,中共不僅用「惡意混合戰」、網軍及假消息攻擊等對北約構成傷害,中共更加想控制關鍵的戰略物資及相關供應鏈,以經濟做餌,令其它國家戰略性地依賴北京,亦透過這個方法,增加中共的影響力。

另外,北約亦批評中俄兩國不斷加深雙方的戰略夥伴關係,凸顯它們兩國破壞國際秩序的企圖,特別是在太空、互聯網和海洋這3個領域。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亦說,如果中共對國際秩序作出挑戰,美國會挺身而出。

北約上一次修訂戰略概念,已經是2010年的事啦,這樣看來真是滄海桑田啦。12年前的北約還想著與俄羅斯建立戰略夥伴關係,中共這兩個字更是提都沒有提過。時移世易,目前在這份戰略概念裡,中俄兩國變成首要威脅,不過其實與香港一樣,與10年前已經完全不同啦。中共有一段時間,都是與歐美國家的關係不錯的,不過現在越來越露出狼子野心,以前投資下的一切,現在都化為烏有啦。

美國平均每星期有兩間報紙停刊

不知大家還有多少買實體報紙看呢?現在電子傳媒已經取代了許多傳統報紙啦。傳統報紙逐漸凋零,似乎大家都有目共睹,而美國方面有報告就說,每星期平均有兩間報社關閉。

美國西北大學的新聞媒體及綜合營銷傳播學院說,截至今年5月底,美國只有不到6400百間報社,與2005年的差不多9,000間相比,少了好多呀。雖然報業未因為疫情而受影響,但是自從2019年以來,前、後執政的360間報社裡面,有24間都不算是細報館來著。

西北大學說,2006年大概有75,000個記者在報館打工,今時今日已經跌到31,000人,而同期的營業收入更加由500億美金,跌到210億。

報業淪為夕陽行業,主要是因為報社的主要收入是廣告,但是現在無人買廣告,不少慈善家和政治人物,都密切關注這件事,但是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這間傳播學院的客席教授艾伯奈西說,雖然電子媒體越來越多,但是也不夠彌補整個傳媒行業向下走的趨勢。因為其實這些電子媒體通常都是Focus在單一議題上,而且通常都是因為金主而活躍在那些大城市裡面。

美國頭100間報社裡面,有40間每星期至少出一次純電子新聞,而一星期7日都出報紙的日報亦不斷在減少,所以報告就預計,新聞沙漠慢慢正在形成,大約有7,000美國人都生活在那些無報館或者只有一間報館的地方。

這樣對大家的生活有沒有影響呢?艾伯奈西就說,報業末平息的真正影響是民主及社會的凝聚力。電子傳媒越來越普及,許多人都不再拿報紙看。經營實體報紙,的確很大開支架大紀元亦有實體報紙,大家經過報檔時,希望大家都支持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