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西方民主國家接連舉行歐盟峰會、G7峰會及北約峰會,北京也在召集「金磚五國」會議,雙方還在擴大聯盟,世界兩大集團對抗輪廓已然形成。專家認為,中共的「金磚+」國家各有盤算,從經濟、軍事等四個層面,遠遠比不上西方民主聯盟。

兩大集團對抗輪廓形成

從6月26日開始,為期三天的西方七大工業國(G7 )領導人峰會於德國巴伐利亞州埃爾茂舉行,緊接著29至30日,北約峰會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舉行;此前歐盟峰會於23至24日舉行。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6月23日主持召開「金磚五國」視像峰會,參加者包括印度總理莫迪、俄羅斯總統普京、南非總統拉馬福薩和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

中共還在擴展金磚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此前在記者會上說,要拓展「金磚+」合作,期待更多志同道合的夥伴加入金磚「大家庭」。

對此,台灣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長蘇紫雲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想更多國家加入,但是效果可能有限,很可能就是老撾、地緣政治上跟中國比較靠近的國家會考慮加入。

西方民主集團也在擴充。G7峰會,德國還邀請了塞內加爾、南非、印度、印度尼西亞和阿根廷的領導人參加。北約峰會邀請了日本、南韓、紐西蘭和澳洲四國領導人參加。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已確認將通過影片連線參加G7峰會和北約峰會。

「這次金磚峰會的重點,顯示兩大集團對抗的輪廓形成」,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對《大紀元》表示,金磚國家擴容,重點關注阿根廷、沙特、伊朗、土耳其是否加入;這就形成了兩大集團對抗。

李林一認為,中共想要建一個構架,搶在歐盟會議之時,北約會議之前,希望能組成同盟回應G7及北約峰會,以金磚集團為基礎,搞一個「金磚+」出來,但是運作上不會成功。

專家:從四大層面相比 金磚國家無法比

金磚五國佔全球人口40%,約32億,而美國為首的民主盟國,歐盟和日本人口加起來只有10多億。

但從經濟層面來看,據數字財經智庫報道,金磚五國2021年GDP約24.5萬億美元,佔全球的24.8%。而G7國家GDP之和達到了42.4萬億美元,比金磚五國高出近18萬億美元,佔全球的比重將近45%。

如果加上歐盟及北約的所有國家,以及南韓、澳洲、紐西蘭,台灣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李正修對《大紀元》表示,「他們的整個經濟實力,是其他經貿組織或是經貿結盟遠遠比不上的。」

除了經濟層面,蘇紫雲說,從數據、科技的角度來看,「不管商業科技、金融科技,還是掌握在美國、日本同盟國手中,所以金磚五國即使擴大,影響力也是非常、非常有限的。」

第三從軍事層面,中共跟俄羅斯也無法跟民主陣營比。北約是歐洲的主要軍事力量,當然可以有效的遏制俄國。而美國、日本、澳洲的總體軍事力量遠高於中共。

中共近日第三艘航母福建艦下水,但蘇紫雲認為,「要成為海洋大國還有很長一段路。」。

近年來中共軍備發展迅速,李正修表示,「軍力不在於軍隊的量,而在於軍隊的質」;例如,俄羅斯號稱軍隊百萬,是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軍事強國,但入侵烏克蘭打了一百天,連烏克蘭這樣的國家都沒辦法完全佔領。

而且關鍵一點,其它國家會跟中俄軍事結盟嗎?李正修認為「不可能,如阿根廷遠在南美南端,跟中俄幾乎是八竿子打不著。更何況中國跟印度還有邊境糾紛,印度也在跟西方結盟。」

另外,兩個集團最顯著的不同,李林一表示,「西方聯盟很多在價值觀上是一致的,而發展中國家很多是帶有威權性質的,大多數都是問中共要錢的,並不是真正的志同道合。」

中共忙擴大「金磚+」  但各國各有盤算

習近平在金磚峰會上致辭時,呼籲金磚國家相互支持,推動多邊主義,反對濫用制裁,守望相助、合作共贏;普京則說,在危機中尋找到出路,等等。

對此,李正修說,金磚五國嚴格來說,應該算是以利益為主、為導向的一個經濟結盟。但是這個結盟其實很鬆散,對彼此之間的約束力其實不是很大。

「他們只是為了開會而開會,如此而已。因為普京需要一個國際場合顯示他還有朋友,習近平也面臨壓力尋求結盟」,以表示「雖然我們面臨美國等西方國家壓力,可是我們依然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不過他們各有各的盤算,李正修分析,像俄羅斯、巴西、南非,本來希望能夠得到中國大陸的經濟援助,然後加上俄羅斯的能源來協助發展。可實際上金磚創立這麼久,這些國家基本上還沒感受到很多經貿利益上的斬獲。

所以很明顯,李正修說,「各國私底下有各自的盤算。倒不如說結盟,是因為沒有辦法打進國際社會的主流市場」;如阿根廷宣布期待加入金磚,著眼的也就是中國大陸的投資、俄羅斯的能源。

再如印度,因領土問題長期與中國關係不睦,在邊界問題上最近幾年關係十分緊張,甚至爆發了武裝衝突。印度一方面參與金磚五國的活動,另一方面又積極發展與美國和西方的關係。

印度還加入了由美日澳印組成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積極參與美國主導的遏制中共的活動;李林一說,印度也明確表態,「金磚」擴容的議程不能偏向中俄。

北約擴至印太區域 專家:北京對抗成效很有限

作為軍事聯盟的北約,對北京來說,已經東擴到中共國家門口來了。

下周三(29日)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的北約峰會,不僅邀請了日韓紐澳四國領導人參加,而且在北約2030改革方案中,已明確這四國是北約在亞太地區的夥伴國。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 )4月27日發表外交政策演講,甚至提出了「全球的北約」,用北京的話說就是「亞太北約化」。

蘇紫雲表示,「北約可能會進一步擴大到印太區域,第一,北約高峰會把台海安全和平列入;第二英國外相特拉斯公開說,希望以後變成一個全球型的北約。」

同時,日本將大幅度擴充軍備,南韓新政府在積極推動部署「薩德」反導系統,越南和印度聯手建立防務夥伴關係,美日印澳四方對話機制、美英澳三邊夥伴關係都在加深。

日本《讀賣新聞》說,預計日韓澳新領導人在北約峰會期間會談,四國將為應對中共而展現出團結姿態,並反對「任何以實力單方面改變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現狀的企圖」。

這種情況下,蘇紫雲說,「陸上圍堵俄羅斯,海上圍堵中共,形成一個區域型的包圍圈,這點非常清楚,南韓已是北約網絡防禦中心的正式成員,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出席北約高峰會等。」

兩大集團對抗如何形成的?

西方圍堵還在擴大,24日,美澳日新英還組建聯盟加強與太平洋島國關係,成立「藍色太平洋合作夥伴」(PBP)組織,應對此前中共外長王毅出訪並拉攏太平洋島國的舉措,抵制中共影響力。

上個月,美國總統拜登在華盛頓舉辦了一場美國東盟峰會,又前往亞太會晤日韓領導人,並與美日印澳四國領導人會晤,同時還宣布啟動「印度太平洋經濟框架(IPEF)」,加強與台灣的關係。

美國之音說,環顧四周,北京真的會發現除了北方之外自己已被包圍,形單影隻。如何到了這般地步?

傳統基金會東北亞問題高級研究員布魯斯·克林納 (Bruce Klingner)對美國之音說,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之所以站出來抵制,是因為意識到民主和其他原則受到來自中共的「威脅」。

克林納表示,中共自然希望他對南中國海東部鄰國的脅迫不受阻礙。我們已經看到北京用經濟手段恐嚇和脅迫日本、澳洲和其它國家。

「當民主和其他原則受到中國(中共)威脅時,美國以及全球其他具有民主意識的國家都在抵制這一點。我們需要堅持我們的原則和戰略目標。」克林納說。#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