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出現烏克蘭疲勞 中共入口俄羅斯原油削制裁能力

歐洲人民的想法出現分歧,越來越多人希望烏克蘭對俄羅斯讓步多過想繼續懲罰俄羅斯。一個針對歐洲10個國家的民調顯示,與戰爭初期相比,歐洲民眾已經沒有那麼團結地去對抗俄羅斯啦。

有個歐洲智庫叫歐洲外交關是協會(ECFR),早前做了一份民調,訪問了超過8,000人。民調顯示,歐洲市民對俄烏戰爭的長期目標出現分歧,有35%的人認為戰爭越快結束越好,就算要烏克蘭跪下被俄羅斯佔領都無問題,這類市民被人叫做和平派。而另一派人就認為,要繼續懲罰俄羅斯的市民,即正義派,就只有25%。

在10個國家裡面,只有波蘭的市民是正義派多過和平派,比例是41%對16%。而在英國和芬蘭,兩派的人數就不分上下。而意大利就誇張啦,過半市民都是和平派,希望戰爭盡早結束。而歐盟兩大國家德國和法國,都有超過四成人是和平派,而正義派的市民只有二成。調查報告作者之一的雷納德認為,如果兩派的分歧沒有好好處理的話,可能會為歐洲的團結帶來嚴重傷害。就連英國首相約翰遜早前去完基輔之後都說,察覺到「烏克蘭疲勞」在全球不同的地方都出現了。

《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勒攝曼(Gideon Rachman)就曾經分析說,認為西方國家在烏俄戰爭上面一共有3條戰線,第1條是現實戰場本身,第2條是經濟戰線,第3條是意志力戰線。雖然目前不少西方國家都有提供武器給烏克蘭,但是能源及糧食的價格上升,就嚴重衝擊民生經濟,令不少市民對俄羅斯的反抗意志都不斷在減少。

《洛杉磯時報》專欄作家麥克米納斯(Doyle Mcmanus)說,通貨膨脹正在令大西洋兩岸的市民,越來越沒有那麼支持烏克蘭。而美聯社在4月及5月都對美國人做了類似的民調,發現有部分原本支持強硬制裁俄羅斯的市民轉變了想法。5月的時候,更加有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認為,美國要做的第一件事是降低戰爭對美國經濟的衝擊,而不是針對俄羅斯作出制裁。

麥克米納斯認為,對於歐洲市民的意志力考驗,會在今年秋天出現,因為到時侯暖氣燃料的需求就會上升,普京可能會利用天然氣去打擊對抗俄羅斯的歐盟。所以說,之後的秋冬天,可能算是非常考驗歐美市民的意志力呀。我們有在歐洲住的讀者也反映說,因為戰爭而造成物價上升,生活變艱難,令市民出現情緒反彈。

另一邊廂,中共就以優惠價不斷採購俄羅斯原油,令歐美的制裁效果減少。5月份,中共入口最多的原油來自俄羅斯,是自從去年12月以來的第一次。《日經新聞》報道,根據官方數據,中共由俄羅斯一共入口了841萬噸原油,比去年同期多了55%,升幅更是自從2018年10月以來的最大。而中共之前入口最多原油的是沙地阿拉伯,今年的入口量也有781萬噸,多了9%。

兩個國家入口的原油,一共佔了中共總入口原油的35%。雖然俄羅斯賣得最多,不過由錢數方面看,沙地阿拉伯仍然多過俄羅斯,差不多是63億美金,而俄羅斯只是58億。由此可見,俄羅斯可以說是以很便宜的價錢在賣原油給中共。

西方國家因為制裁俄羅斯,實施原油禁令,使得原油需求下跌,從而令俄羅斯的原油價格,跌到一個很有吸引力的水平。今次中共大量入口俄羅斯原油,為俄羅斯提供資金,可以說是減弱了西方國家制裁的威力。中共趁低價吸納低價原油,真是「冷手執個熱煎堆」啦。不過這樣做,只會令更多國家覺得中共和俄羅斯過從甚密,你想裝無事都無人信啦。

俄羅斯煉油廠疑遇襲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俄羅斯靠原油續命,昨日(22日)俄羅斯南部一座靠近烏克蘭的煉油廠,就疑似受無人機攻擊而起火。煉油廠位於俄羅斯南部一個叫羅斯托夫州(Rostov)的地方。這個州的州長昨日在Telegram說,煉油廠可能是被一架無人機攻擊廠內的技術設備而搞到起火。州長說,沒有人知道這架無人機來自哪裡。廠裡面無人傷亡,而煉油廠就暫停運作。

根據社交媒體的片段顯示,一架無人機飛向煉油廠之後,煉油廠就出現巨大火球和黑煙。但是煉油廠就發出聲明說,是兩架來自西方的無人機攻擊廠內設備。到底無人機是一架還是兩架呀?俄羅斯州長說,不知是哪裡來的,煉油廠又為何會知道無人機是來自西方的呢?這件事也很耐人尋味呢,不如對好口供再出來講話啦。

澳洲葡萄酒協會關閉中國辦事處 九成澳洲人不信任中共

由澳洲政府支持的葡萄酒機構「澳洲葡萄酒協會」(Wine Australia)昨日表示,因為中共對它們的產品徵收禁止性關稅,而令貿易量暴跌,所以將會關閉其在中國的辦事處。發言人說,今次的決定是很艱難,不過這樣做是因為收到業界廣泛的意見,所以決定這樣做。

在2020年,澳洲政府呼籲對COVID-19的爆發源頭進行獨立調查,從而令澳洲與中共的關係惡化,之後中共向澳洲的葡萄酒徵收218%的入口關稅,令澳洲的葡萄酒在中國市場完全失去競爭力。在去年,澳洲更因為關稅的問題,而向世界貿易組織提出申訴。這項申訴還在等世貿的仲裁。以前澳洲對中國的葡萄酒出口量,佔澳洲葡萄酒總出口量的41%,金額達到12億6千萬澳元,現在就只有2億了。

Wine Austalia說,之後會改為與市場上主要的代理、生意夥伴、貿易展覽搞手及教育界人士等合作,繼續在中國做生意。另外一個有關的協會「澳洲葡萄與葡萄酒協會」(Australian Grape and Wine)就說,Wine Australia在中國的辦事處關閉,並不代表一個時代的結束,還說中國當地對澳洲的葡萄酒仍然有很大的需求。

自從工黨執政之後,不少人都期望澳洲政府會與中共有解凍的跡象,但是現實就恰恰相反。新總理阿爾巴內塞為了在出口方面減少對中國的依賴,而加強與東南亞的經濟來往。

北京在早前亦想以一個新的中央控制集團,增加與巴西在鐵礦石上面的交易,令澳洲與中共引發更多爭執。不過,就有人懷疑,北京是否真的要與巴西幾百間小工廠達成交易。中共的處事手法這麼霸道,怎麼會有文明人喜歡呀。

昨日,澳洲智庫「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執行主任富里洛夫博士(Dr. Michael Fullilove)在澳洲的國家新聞俱樂部,就澳洲新政府將要面對的外交政策及安全挑戰發言。他說,在下星期將會有一個民調公布,但是就預先透露民調結果說,整個澳洲只有12%的人對中共仍然有正面的看法,與4年前相比足足跌了四成,當時有52%的澳洲人對中國有正面看法。他說,澳洲人的看法現在完全不同了,是因為現在的澳洲是在與另一個中國打交道。他說的不是台灣,而是在說中共的外交政策越來越強硬,中共這樣做直接令澳洲人改變了原先正面的念頭。

民調亦顯示,接近一半的澳洲人都認為,中共在未來20年會對澳洲構成軍事威脅。就中共早前與所羅門群島簽署了秘密安全協議,富里洛夫博士就說,澳洲要長期與美國加強聯盟,而且還要堅定自己的對華立場。他認為,任何「親中疏美」的想法都是大錯特錯的。他說澳洲應該在可以的時候與中共合作,在必要的時候就提出不同意見。如果澳洲在經濟上成功,就會令澳洲的外交和軍事更加強,令澳洲更加有吸引力。他總結說,總之澳洲要增強實力,做一個厲害的國家。

網友說,只有12%的澳洲人喜歡中共,也就是差不多整個澳洲都不喜歡它呀,真是「無陰公」啦。不過也是啦,戰狼外交那麼討厭,又有誰喜歡和那些充滿敵意的人做朋友呀?

澳洲智庫警告 亞裔女記者成中共跨國攻擊目標

有澳洲智庫就警告說,報道中國政治及人權事務的亞裔女記者,已經成為了中共跨國電子攻擊的目標。她們每發出一篇文章,就可能要面對幾百個網誌攻擊,可能是語言上的侮辱,亦可能是暴力及性侵的威脅。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在一份報告指出,在西方媒體裡面,專門報道中國事務的知名記者、分析人士或人權運動者等,都正面對Twitter上面大規模的攻擊。而這些攻擊是持續兼互相協調的,如果是亞裔女記者的話,這些謾罵和詆毀就會更加嚴重。ASPI說,這些攻擊的後面,是一大堆假賬號,有機會是中共的攻擊。報告還說,這些假賬號專門攻擊女性,而攻擊裡面會中英文一齊用,還經常拿人家的私隱出來講。所以,這些攻擊的內容是特製的,人們的個人生活和工作都會講到,所以亦證明了中共對這些被攻擊的人士,有很強勁的監控。

報告還說,被攻擊的女性經常被指是叛徒、騙子,就算她們在海外出世,從來都不是中國人,也會稱她們背叛她們的祖國,又會攻擊她們的樣貌,質疑她們的可信程度,甚至有些攻擊會帶有性別歧視、厭女情緒,或者是種族主義在裡面。ASPI就認為,涉事的社交平台及被攻擊的女性當中,她們的國家和政府都沒有相應的反制措施,從而令攻擊者有持無恐,不斷重覆地攻擊她們。

證據顯示,這些攻擊者的IP可能來自中國,而這種攻擊亦在不斷升級。ASPI建議,社交平台及政府要加強合作,去應付由外國支持的跨國攻擊。五毛真是幫倒忙啦,搞得人家整個智庫發出一份報告,去指出你們的攻擊是有多麼低質素,不僅不能提升中共在國際的地位,還令人家現在要想辦法對付你們啦,正宗「阿崩叫狗,越叫越走」呀。

梁耀忠出獄 寄語港人不要絕望

街工前立法會議員、前支聯會常委梁耀忠,早前因為參與2020年的「六四集會」而被判入獄9個月,之後亦因為承認2019年在立法會審議修訂「送中條例」時,妨擾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而被判入獄2個星期,昨日他終於刑滿出獄。

昨日早上9點半,他神情憔悴地離開赤柱監獄。街工主席盧藝賢、前街工區議員梁靜珊,以及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張文光都有份迎接他。

梁耀忠對傳媒講,這幾年許多年輕人入獄,感到好痛心,希望政府不會再濫用檢控權,同時寄語那些還在監獄裡面的香港人身體健康,而在監獄外面的香港人就做好自己本份。他還叫大家,不要氣餒及感到絕望。

今年再無「六四集會」啦,他就說覺得很可惜,仍又引用作家巴金的名言說「过去并不是一个沉默的哑子」,而歷史存在了就是存在了,是抹煞不了的。

梁耀忠在囚期間,一直都是單獨囚禁。他說當時不斷因為背肌痛而坐立不安,視力亦變差了。他又說,在監獄裡面的日子相當難捱,他在3月的時候更加感染了COVID-19,雖然當時的病癥沒有甚麼特別的,但是之後就有「長新冠」,有時會頭痛,有時會胃漲等等。他說,監獄裡面沒有中醫,只有西醫,但是西醫沒有辦法根治問題,所以現在出獄,他第一時間就會去找中醫求診。他還說,希望懲教署可以為在囚人士提供中醫服務。如果不是他講出來,大家真是不知道監獄裡面原來是沒有中醫應診的,希望懲教署可以接納這個建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