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份移英港人心理健康調查報告日前出爐,結果顯示,有近半受訪的移英港人有抑鬱或焦慮症狀,逾兩成有創傷後遺症,六成移居後情況得到改善。

在英港人團體「英國港僑協會」(Hongkongers in Britain, HKB)和英國劍橋大學研究員Mark Liang合作,對移英港人心理健康展開調查,在2022年3月至4月間,向在英港人發放問卷,成功收回658份回覆。當中近九成受訪者是BNO(英國國民(海外)護照)持有人,少數是仍在申請政治庇護和已入籍英國的香港人。受訪者以35至44歲為主,在英時間以7至11個月者居多。

調查根據英國國民保健署(NHS)的標準評估,結果顯示,18.9%受訪者有明顯抑鬱症臨床症狀,有明顯焦慮症臨床症狀的受訪者則佔25.8%。23.8%受訪者因2019年的香港社會運動和《港區國安法》的實施,而有明顯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症狀。

港移民獨有心理問題:不敢自由談論政治話題

主力撰寫報告的英國劍橋大學研究員Mark Liang表示,除了語言、就業情況、家庭及子女關係等典型移民問題外,影響移港人英心理健康外,香港移民群體獨有的心理健康問題是,不敢自由談論政治話題。

Mark Liang指這是重大發現之一是,有相當一部份在英港人憂慮討論政治會招致報復,同時擔心在港家人。有受訪者表示,仍有家人在港,他們還想回去探望他們,這令他們很難討論政治話題,擔心不能回去探望親人。

報告引述一位受訪者表示:「一想到不能自由回到我的故鄉,我就覺得很討厭。沒有人希望被流放,或被稱作『逃犯』」。

華人團體疑被滲透難獲信任 

報告還顯示,有九成移英港人已登記英國國民保健署的系統,卻只有6%的受訪者曾向家庭醫生反映心理健康問題;近75%受訪者認為,他們未來半年都「不太可能」(unlikely)接受心理治療。

多數受訪者選擇私下與朋友和家人傾訴,不太願意與港人團體及政府治療師傾訴,更不願向華人及亞、非裔其它少數族裔團體傾訴。他們擔心他們的說話會被錯誤理解,或者會在將來為他們帶來負面影響。

Mark Liang認為,這顯示他們對其它族裔的團體缺乏信任,背後亦牽扯政治因素。他透露,英國政府早前撥款向港人提供教育、心理健康等支援服務,卻有中標的華人團體疑被中共滲透,加劇了港人的不信任感。

逾六成受訪者移英後心理健康有改善

《南華早報》引述在香港的臨床心理學家Brent Horner表示,人們不願尋求心理健康支持的因素,包括財政問題、社會污名化,以及擔心尋求協助是軟弱的表現。

Brent Horner說,新移民可能很難找到以他們屬意的語言提供的服務,也很難找到了解他們個人和文化經歷的治療師。不過值得關注的是,報告同時發現,62%的港人認為移民英國後,整體心理健康狀況有所改善。

憂長達數十年的心理健康危機

直至去年尾,BNO簽證計劃已有逾10萬人申請,未來5年預計將有約30萬人移居英國。根據今次調查的香港人的心理健康狀況,Mark Liang說:「我理解的最壞情況是一個長達幾十年的心理健康危機,因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症狀不是隨着時間會消失的,它在事情發生之後仍然會影響人的生活。」

他指,英國應該要有為香港人而設的心理治療服務,例如有可以說廣東話、曾經在香港生活、意識到政治環境對心理有所影響的輔導員。同時,英國要加強香港人對英國社會支援制度的信心。

鄭文傑:民主抗爭是共同回憶 亦需一起面對共同創傷

「英國港僑協會」創辦人鄭文傑對美國之音說,他對調查結果不感到意外。「很多香港人帶着共同的創傷而來,我想大家經常都說香港人有共同回憶,其實民主抗爭亦是大家共同回憶一部份。但無論是怎樣的回憶,在英國就變成了共同的創傷,我們要一起去面對。」

他認為,雖然調查結果好似一個很嚴峻的問題,但反而令人從調查結果見到,「大部份香港人都相信英國是很好地治癒他們這種創傷的地方。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團結,一起去嘗試解決這個問題」。

鄭文傑還說,解決香港人的心理創傷,答案不只在於個人層面。「解鈴還須繫鈴人,真正要去治癒香港人的集體創傷,就一定是要還香港社會一個公道,一個符合公義、程序的社會才是真正解決香港人共同創傷的靈丹妙藥。」@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