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處於膠著狀態,中國無人機製造商大疆(DJI)被指對烏克蘭購買該公司的無人機做手腳,幫助俄羅斯獲得偵查優勢。

電子產品遠端連線軟體公司Blynk IoT Platform共同創辦人席曼斯基(Volodymyr Shymanskyy)在推特上揭露,大疆限制了烏克蘭軍隊使用「航空鏡」技術的能力,為俄羅斯入侵者提供了重要的空中偵察優勢。

大疆官方網站介紹說,大疆的航空鏡是一個遠程 ID系統,可為授權用戶提供無線電範圍(超過30 英里)內每架大疆無人機的位置、高度、速度和方向。該系統還在計算機地圖上顯示飛機的序列號和無人機飛行員的位置。官方網站聲稱,航空鏡不會共享飛行員在註冊無人機時使用的任何個人信息。

但是希曼斯基表示,航空鏡技術可以讓人們看到無人機操作員在大疆註冊時使用的個人詳細信息。

人在基輔的希曼斯基表示,烏克蘭軍方在偵察活動中使用了各種型號的大疆無人機。他引述烏克蘭軍隊的最新報告說,烏克蘭操作員被關閉了航空鏡技術。

俄羅斯軍隊也在使用大疆,但他們可以正常使用航空鏡。他們使用該技術來跟蹤烏克蘭無人機操作員的位置,以瞄準他們的火砲和火箭。換句話說,俄羅斯人使用大疆技術殺死烏克蘭無人機操作員。但烏克蘭軍隊卻沒有這個能力。

希曼斯基指出,這意味著,中國最大的無人機製造公司大疆在暗中支持俄軍在烏克蘭的行動。

對於大疆在烏克蘭無人機上做手腳的指控,大疆公司北美地區發言人利斯伯格(Adam Lisberg)在推特上表示:「我們知道烏克蘭的一些航空鏡設備存在問題;它們可能與長時間斷電/互聯網有關。但是我們並沒有刻意降級航空鏡在那裡的行動。」

但希曼斯基透露,烏克蘭許多其它部門,包括保護核電站的部門使用的航空鏡都無法工作。希曼斯基還引述報道說,大疆或將限製或完全停止向烏克蘭供應無人機。

希曼斯基還透露,俄羅斯人自 2016 年佔領烏克蘭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的部分地區以來,一直依賴大疆的反無人機技術。除了為俄羅斯人提供航空鏡技術外,大疆還通過創建禁飛區來支持他們。

大疆創建禁飛區的機制是,大疆中央服務器軟件允許公司定義一個大疆無人機無法飛行的區域,因為無人機軟件與 DJI 中央服務器同步工作。

希曼斯基建議,烏克蘭使用大疆無人機的用戶不要更新任何軟件或固件,關閉地理定位,只能在烏克蘭境外註冊他們的無人機。

2021年12月,美國財政部把大疆和其它7個集團列入其"中國軍工綜合體公司"黑名單,因這些公司被指控參與了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的監視活動。對於被列入黑名單的外國企業,美國公司未經許可,不得與它們進行貿易、買賣和技術輸出。

大疆創立於2006年,總部設於深圳、是一家專攻生產、研發民用無人機的企業。由於售價和功能受到歡迎,大疆在美加地區市佔率高達6成以上。大疆是美國無人機的主要來源。截至2020年,大疆佔據了美國業餘無人機市場的77%。

而巴德學院(Bard College)的一項研究顯示,在其數據庫中,大疆無人機佔據了美國公共安全機構所使用的無人機的90%,這些機構包括各州和地方警察局、消防,以及應急服務機構。大疆也與公營事業、執法部門等官方機構合作,甚至成功取得美國、芬蘭等國國防部的訂單。

總部位於賓夕法尼亞州伯利恆的視頻監控問題研究機構IPVM發現大疆跟中共政府關係匪淺。將大疆列為投資對象的基金包括中國誠通控股集團,該集團由北京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SASAC)直接管理,該委員會是中共國務院授權的部級單位,負責管理中國的國營企業。

「如果國資委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我不知道什麼才是。如果國資委對你投資了,那就意味著中共政府的投資。」IPVM分析師查爾斯·羅萊(Charles Rollet)說。

此外,還有四家國有基金投資了大疆公司,包括上海市政府管理的上海創業投資引導基金、國營的廣東恆健投資控股(Guangdong Hengjian Investment Holding)和商湯科技(SenseTime)等。

記者為此向大疆在中國的總部和在美國的公司發出置評請求,但都未得到答覆。@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