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9日,美國總統拜登召開記者會,回答了與中共相關的幾個問題,包括關稅、疫情追責,還稱俄羅斯「正在中國(中共)和西方之間尋找位置和角色」。這等於把中共放在了與美國和西方對立的另一極端上,拜登對中美之間「競爭」關係的新註解,應該令中共再度受挫。

拜登挑明當今世界的戰略格局

白宮記者會上,如何對待俄羅斯可能入侵烏克蘭,自然是當前拜登必須回答的緊急外交問題。拜登不但給予了明確的回答,還出人意料地談到了中共。他說,「他(普京)正試圖在中國和西方之間尋找位置和角色」(he is trying to find his place and role between China and west)。

拜登一句話就勾勒出了當今世界的戰略格局。美國和西方代表自由民主陣營,中共早就被擺在了另一極端的對立面。拜登不願意陷入軍事衝突,因此僅稱中美「競爭」,但否認「新冷戰」。中共2021年對拜登的誤判和高調挑釁,換來了美國的不斷制裁,雙方明明極度缺乏合作的領域,但中共高層為了對黨內有所交代和大內宣,卻仍然不斷高喊中美「合作共贏」。如今,拜登有意無意間點破了中共和美國、西方實質對抗的格局。

俄羅斯當然看到了中美、中西之間難以調和的對抗,也的確期望在中美之間尋求最大的利益。俄羅斯利用中俄之間所謂「歷史上最好」的戰略夥伴關係,基本上把中共玩的團團轉;但俄羅斯從美國和西方這邊,似乎沒有真正得到多少東西。俄羅斯陳兵烏克蘭,實際試圖在製造更大的籌碼,以期從美國和西方獲得更大的承諾。

拜登上任一周年之際,為了澄清外界的種種質疑,少見地開放回答了眾多記者的問題。記者一開始並未聚焦中美關係,而是俄烏危機,拜登卻明確把俄羅斯擺在了中美、中西之間,再度明確了戰略排序,這一回答應該令中共很受挫。

俄烏危機難幫中共排憂解難

一段時間以來,俄烏危機吸引了世界的注意力,美國和北約國家如何處理這一危機,特別是面對俄羅斯隨時可能入侵烏克蘭,該採取何種態度,一直是外界關注的焦點。中共大概認為可以利用來轉移視線,因此最近顯得比較低調。

2022年一開始,習近平下達軍隊一號命令時,忽然不再提「聚焦備戰打仗」;中共軍機在台海雖然繼續騷擾,但頻次沒有再大幅增加。最近,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上還放軟了口氣,似乎放棄了與美國爭霸的說法。

這些明顯的變化,或許也與北京冬奧會有關,但俄羅斯在烏克蘭問題上與美國和北約對立,應該令中共看到了機會。俄羅斯若能更多牽制美國和北約,無疑會減輕中共的壓力。北韓忽然連續發射導彈,背後恐怕也是中共的主意。過去二十年來,中東問題曾嚴重牽制了美國和西方,如今深陷困境的中共,巴不得美國和西方再被牽制,可能就沒有更多精力對付中共了。

沒想到,白宮早就打定了主意,始終把中共當作最大的對手,俄羅斯只是次要對手。拜登還把俄烏危機的球踢給了普京,稱普京需要決定,如何權衡近期、中期、長期的代價,北約始終會保持一致。

拜登所言應該不虛,俄羅斯若入侵烏克蘭,的確需要思考最終的戰略目標是甚麼,準備一舉全面吞併烏克蘭,還是在無休止的戰爭中一步步蠶食。前蘇聯入侵阿富汗的案例並不遠,美國和北約支持的下烏克蘭,俄羅斯恐怕沒法一口吞下,俄羅斯應該也沒有能力打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不僅是自身財力問題,美國和西方的制裁會接踵而來,俄羅斯恐怕吃不消。

2021年,俄羅斯GDP為1.67萬億美元,位列世界第12位,緊隨南韓之後。普京確實需要認真考慮開戰的後果,而且俄羅斯若跑到反美、反西方的第一線,等於幫中共解套,恐怕從兩面也得不到甚麼利益了。普京連任總統數屆,在國際上摸爬滾打這麼多年,很難想像他會犯下如此錯誤。

中共或許等著看的好戲,卻未必真會開鑼。即使真的有局部戰事,中共也不敢輕易表態,若支持俄羅斯,就進一步得罪了北約,何況中共自己還有解決不了的頭疼事。

美國對華關稅繼續高懸

拜登在記者會上也直接回答了對華關稅問題。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共顯然並未執行,按理美國應該繼續升高從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沒有減免的道理。拜登上任後已經明確表示,不會繼續加深中美貿易戰,美國貿易談判代表戴琪也曾表示要降溫,但過去一年來,前總統特朗普設置的對華高關稅依然存在。

中共多次向美國提出取消加徵的關稅,拜登雖然不想再使用這一有力的槓桿,但也在充份利用特朗普留下的籌碼,若不能換得中共的某些實質讓步,美國政府恐怕也不會輕易鬆口。民主黨正面臨中期選舉的巨大壓力,對中共軟弱只會給民主黨造成更大被動。

拜登上任後,雖然沒有繼續加大貿易戰的關稅槓桿,但對中共延用了科技戰、金融戰的手段,令中共相當惱火,卻也無可奈何,仍然只能重複中美「合作共贏」的口號。

疫情追責並未過時

拜登還直接回應了中共隱瞞疫情的問題。他表示對習近平提出了疫情信息不透明的問題,在記者的追問下,他說,「我提出了疫情信息不透明」,但「他就是不透明」(He's just not to be transparent);「我明確表達,(中國)中共需要對病毒來源負責」(China has obligation……for exact source of the virus was and where came from)。

拜登上任後,始終沒有提出對中共隱瞞疫情追責,中共可能鬆了一口氣;但如今疫情再起,美國感染和死亡人數劇增;面對記者的提問,拜登忽然明確了中共隱瞞疫情的責任,應該令中共相當驚恐。

一段時間以來,中共可能以為追責危機算過去了,逐漸停止了向美國推卸。近日,中國大陸疫情再失控,中共又推卸加拿大,稱來自加拿大的郵件帶進了變種病毒。沒想到,拜登忽然明確了中共隱瞞疫情的責任,疫情追責並未過去。

疫苗沒能阻止變種病毒的傳播,拜登也稱科學家還在不斷學習,未來可能如何,誰也說不準。美國因疫情已經死亡超過88萬人,若超過了100萬人,美國政府不可能忽視民意、無動於衷,其它西方國家也同樣在新一波疫情的煎熬中,恐怕也沒法不了了之。

拜登上任一周年的記者會上,直接與中共相關的問題並不多,但拜登的回答卻相當驚人。不管拜登有意還是無意,中美之間的對立,早已被定義為中共和西方之間的對立。僅憑拜登的回答,還難以斷定2022年美國針對中共的策略是否可能有新變化,不過中共想在北京奧運會前暫時低調,卻恐怕難以如願了。

大紀元首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