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斯坦局勢未穩,中亞生變,中俄關係如何變化,皆是觀察重點。(大紀元製圖)
哈薩克斯坦局勢未穩,中亞生變,中俄關係如何變化,皆是觀察重點。(大紀元製圖)

對中共來說,2022年一開年就分別出了兩件事,一是灰犀牛,一是黑天鵝。灰犀牛就是疫情。人人盡知,嚴厲的清零政策清不掉病毒與疫情。它只會把時間拖長,慢慢地越來越嚴重。而現在這個灰犀牛從西安到河南再到天津,距北京越來越近。這對中國的政局當然有很大的影響。

另外一個,就是黑天鵝事件。

哈薩克亂局

所謂黑天鵝事件,就是大家都沒想到的一個事件,談的就是哈薩克的亂局。對於中共來講,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中共推出的所謂「一帶一路」,其中的「一路」就是要通過中亞、然後到中東、然後再到歐洲。這是它的「現代絲綢之路」。基本上,鐵路交通運輸上有三條路。

第一條是從俄羅斯通過西伯利亞進入到俄羅斯的歐洲部份,然後進入到西歐國家。第二條路是從新疆通過哈薩克進入俄羅斯,從俄羅斯南部進入歐洲。第三條路是直接通過各種斯坦國家,穿過伊朗,然後通過土耳其進入歐洲,當然影響最大,也最複雜。

哈薩克除了是中共「一帶一路」的重要門戶之外;而且,它富含石油、天然氣、鈾礦,這些是核原料,所以中共在此投資很多,據說有300億美元,所以不難理解,哈薩克的經濟深受中國影響。

如果哈薩克出問題,對中共「一帶一路」的打擊非常大,甚至可能徹底失敗。

1月4日,哈薩克因為天然氣漲價出現全國的抗議事件。有人攻擊警察、政府部門,甚至佔領機場。哈薩克當局表示,整個騷亂有恐怖主義份子在背後。

中共說是「外國勢力」,官方媒體說是「顏色革命」。而顏色革命到底是何顏色?是哪個國家的顏色?

哈薩克的現任總統托卡耶夫(Kemel Tokayev),通過集體安全組織條約,邀請這些國家派兵到哈薩克去幫助恢復秩序。

集體安全組織條約,有點像北約,是一個軍事同盟。全世界的軍事同盟都有一個特點,它主要是針對別的國家對組織成員國家入侵。所以對於哈薩克來講,他邀請外國軍隊進到哈薩克平息內部的騷亂,在法理上是有問題的。但如果他說這是一個外國勢力、恐怖主義組織等,就名正言順了。但是問題在於托卡耶夫總統為甚麼不動用哈薩克自己的軍隊呢?不動用哈薩克自己的安全力量和警察部隊呢?

非顏色革命 而是內鬥

托卡耶夫總統,已經下令正式逮捕哈薩克的前總理馬西莫夫(Karim Massimov),馬西莫夫原來是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主席,這是一個實權派的人物。在哈薩克發生騷亂以後,總統先辭退馬西莫夫和整個政府的內閣,等到俄國的軍隊進入哈薩克之後,又逮捕馬西莫夫。

目前越來越多的跡象證實,哈薩克發生的這個事情,其實是抗議演變出來的內部權力鬥爭,而主角就是托卡耶夫總統和馬西莫夫總理。

馬西莫夫是個天才,他曾在北京語言大學去進修中文,不到一年又去武漢大學讀法學院,不到三年就在法學院畢業,還被派到香港去做貿易代表,幫助哈薩克跟外界做生意。他是老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親信,曾經兩次擔任哈薩克的總理,同時,還任總統辦公室的負責人。

馬西莫夫,本身是哈薩克的維吾爾族人。有分析說,正因為馬西莫夫是一個維吾爾族人,所以才受到納扎爾巴耶夫的極度重視。現任總統托卡耶夫,其實也曾在北京上過語言大學,他是前蘇聯的一個外交官,在蘇聯駐中國大使館工作過。

現任的總統逮捕現任的總理馬西莫夫,或者說前任,先開除再逮捕,包括他周邊的一些人物,按照中共說法,那些團團夥夥都被抓起來了。所以這個政治鬥爭的路線圖和場景,中國人應該挺熟悉。

動用俄羅斯,道理很簡單,因為老領導、老總統這一幫人,對軍隊、安全部門、警察部門有非常大的控制權,新總統控制不了。

托卡耶夫已經公開說,他將會提交哈薩克的一個「未遂政變」、「企圖政變」的所有證據。既然是「政變」,那顯然就不是叛亂,不是暴動。所以馬西莫夫被逮捕時,他的罪名是「叛國罪」。

因為總統調動不了國內的安全部隊、警察,甚至有可能調動不了軍隊,因此他以集體安全性組織條約的名義,被迫做另一個選擇,就是從俄羅斯借軍隊平定國內局勢。但是,他一定要說「我們國家受到外國的威脅」,才能合法合理。

很明顯,哈薩克不是顏色革命,不是外國勢力,不是外國軍事威脅,而是一場內鬥。他把普通的一個抗議活動,激化成一個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

誰動了乳酪

哈薩克是中亞最大的一個國家,在地緣政治上非常重要。在歷史上,中亞是周邊幾個大國的角力場,包括中國、俄羅斯、土耳其(土耳其之前是阿拉伯),還有伊朗(伊朗之前是波斯)。所以中亞是歐亞大陸世界的一個十字路口,想要控制中亞,就必須控制哈薩克。

沙俄兩百多年前就有這個夢想,希望能夠通過哈薩克,通過中亞進入印度洋。無論是沙俄還是蘇聯,距離實現這個夢想越來越近,因為他們征服了中亞的各個斯坦國;再下來就是阿富汗,然後巴基斯坦和印度,就進到印度洋了。俄國人認為這個就是俄羅斯的或者前蘇聯的勢力範圍,不容別人介入。 

所以當中共發展「一帶一路」,投放大量資金,政治、商業、文化影響力越來越大時,它動的就是俄羅斯的乳酪,覬覦俄羅斯的利益,已入侵它的勢力範圍。

左宗棠 新疆平叛

說完中亞,再說新疆。中國古代,稱為新疆和附近中亞地區為西域。

現在西域的整個格局,大概是清朝的中期以後形成的。新疆在康熙年間主要是兩個大的族群,天山南路是維吾爾,天山以北主要是蒙古的準噶爾部落。

準噶爾的蒙古人非常凶悍,他們對滿清、明朝都造成很多的麻煩。在滿清時,準噶爾部落時降時叛。結果到了乾隆年間,皇帝下達種族滅絕令。史書上說,大概有五十多萬人被殺,估計實際死的人數可能更多,只有極少數人逃到哈薩克。

乾隆把準噶爾部落全部殺光後,新疆就只剩下準噶爾盆地,一個地理名詞,人已經沒有了。人口大量減少,尤其是天山北麓,千里赤地、沒有人煙。後來滿清搬遷別的部落進新疆,尤其是東北的錫伯族、蒙古部落。

不過新疆很大,所以附近其它地區的遊牧民族追逐水草,也會往裏走。因此北疆的民族特別多,哈薩克族、吉爾吉斯人等。到清末中國的西北發生回亂,左宗棠抬著棺材,進入新疆平叛,最後一仗是奪下伊寧,控制北疆地區。

抗日時期 蘇聯中共合謀疆獨

到1944年10月,新疆北部發生三區暴動,中共的說法是三區革命。新疆三區,包括伊犁、塔城和阿山,就是伊犁地區、塔城地區和阿勒泰地區。這三個地區同時暴動,跟當地的國民政府軍打得非常激烈。

這三個地區,塔城、阿山和哈薩克交界;伊犁和吉爾吉斯交界。暴動後建立一個「東突厥斯坦」,也叫「東土耳其共和國」。聽起來名字是不是很熟悉?前蘇聯的共產黨,包括一些中共的共產黨建立的第一個疆獨的國家。

吉爾吉斯和哈薩克,當時都是蘇聯的加盟共和國,新疆的三區暴動,背後當然都是蘇聯。不但有蘇聯的軍事顧問,而且還有蘇聯駐伊寧的總領事館直接指揮。

三區民族軍的副司令叫做達列力漢‧蘇古爾巴耶夫,是哈薩克出生的哈薩克族人,是蘇聯軍校畢業的。民族軍的總司令,叫伊斯哈克伯克‧穆努諾夫,是吉爾吉斯人,也是蘇聯軍校畢業的。這個司令和副司令都是蘇聯的軍人,當然也就都是蘇聯人。

1944年,中國正在和日本打仗,二戰還沒結束。所以蘇聯和中共派的一些代表,在背後搞新疆獨立,當然中國政府非常不滿,通過盟國提出抗議,後來「東土耳其斯坦」才撤銷。

革命代表遇空難  是政治謀殺

到國共內戰時期,共產黨搞出來的「東突厥斯坦」的三區政權,在蘇聯的推動下,準備跟中共合作。所以1948年8月份,三區政權的主要的人物要去北京,打算參加10月1日開國典禮,開第一次的政協大會。1949年的8月27日,三區政權代表團乘坐的飛機,在蘇聯境內距離貝爾加湖不遠的地方撞山墜毀了,五個代表全部都摔死了。

五個代表,包括阿合買提江‧哈斯木,他是團長,維吾爾族人;阿布都克里木‧阿巴索夫,也是維吾爾族人;還有伊斯哈克伯格‧穆努諾夫,是克爾克孜族人,也就是司令,是吉爾吉斯的蘇聯人;另外一位是達列力漢‧蘇古爾巴也夫,哈薩克人,副司令;還有一位羅志,這就是漢族了,當地的漢族人,其實就是中共的地下黨。

這次空難在前蘇聯解體之後,有一些檔案解密,有人就發現這個事件不是空難,而是史太林和毛澤東共同進行的政治謀殺。國民政府的資料也說,史太林是為排除地方民族勢力,他協助中共取得新疆,用了陰謀去平定三區之亂。所以飛機出事的消息,兩個多月後才公布出來。

還有一位國軍將領張達均,他也說中共當時強行要求解散這個東土耳其斯坦國,改編三區武裝部隊,變成中國人民解放軍。三區政權不高興,掃蕩中共勢力,把三百多個中共在當地的地下黨員殺掉了。結果蘇聯立即出兵。把原來三區政權的那個大首領,他是吉爾吉斯的一個大阿訇艾利漢‧土列,抓回蘇聯關押。

當然整個代表團死了,怎麼辦?新疆又搞了一個新的代表團,團長是維吾爾族人賽福鼎‧艾則孜,還有兩個團員,阿里木江‧哈肯巴也夫,烏茲別克族人,另一位叫塗治的三個人,形成一個新代表團去北京。

所以我們這個年紀的人都記得,以前中共的新聞裏面,每次說到人大開會,都有一個副委員長賽福鼎,就是這位剩下的三區的領導人。

北疆是否安寧 哈薩克很關鍵

其實,就算1949年之後,整個北疆地區一直都很不安寧。1962年,中共「大躍進」不久,伊寧的蘇聯領事向當地的很多人,主要是哈薩克族和吉爾吉斯人,發了蘇聯的證件,因為這些本來就是蘇聯人,三區革命時遷過去的。4月份,六、七萬新疆人離開中國到蘇聯去了。

中國把這個稱作伊塔事件,就是伊寧塔城事件,認為是反革命暴亂,是蘇聯策劃。整個事件,在中蘇之間引起非常大的爭議。

1969年,在塔城的鐵列克提河附近,還發生過一次中蘇的邊境衝突,中方一敗塗地,整個一支邊防部隊被全殲,38 人死亡,包括 3 名隨軍記者。所以哈薩克和北疆這個地方的安全、安寧有很大的關係。更不用說這個整個中國的「一帶一路」,它非常依靠哈薩克。

騷亂或令「一帶一路」夭折

這次哈薩克騷亂,中國政府的反應是甚麼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說,這個是哈薩克的內政,希望他們好好地處理。過了幾天,習近平講話,說他託人帶口信給托卡耶夫總統,非常讚賞他採取果斷措施平定國內局勢,還說會支持哈薩克防止境外勢力、外國勢力。

前面的表態,是說:「你們自己人打架,誰贏誰輸,不關我的事,只要你還維持跟我的關係就好」。後面那一段話,就吻合了哈薩克當局的講法,說有「境外勢力」等等。那麼,誰是境外勢力,當然是俄羅斯,它派出三千精銳部隊空降到哈薩克,平定整個騷亂。

哈薩克老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是哈薩克的一個獨裁者,但他卻是一個哈薩克的民族主義者。有幾個證據,第一他採取大國外交平衡的政策,在俄羅斯、土耳其、美國、中國之間取得平衡,不希望太多地依靠俄羅斯。

第二點,他把哈薩克的文字的拼音,改成拉丁文,這個與土耳其就非常接近了。以前,前蘇聯境內的斯坦國,都用西瑞爾字母,就是俄語的字母。2018年,老納下令改字母,開始做一些去俄羅斯化的措施。事實上,去俄羅斯化在過去已經進行很長時間了,所以俄羅斯對此非常不高興。

所以,這一次當俄羅斯軍隊進入哈薩克之後,《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的總編輯提出,我們不能白進,必須提條件。他有六個條件,其中之一就要求哈薩克恢復西瑞爾字母,就是說你不能再用拉丁字母、土耳其的字母了,你得用回俄羅斯的字母。

當然,還要取締所有反俄的非政府組織和民間組織、開辦俄羅斯學校。俄羅斯族人在哈薩克是最大的一個少數民族,人口比率超過20%。所以可以看出,俄羅斯對哈薩克的去俄羅斯化非常地心存芥蒂。

對俄羅斯來說,哈薩克最大的一個外來因素,不是西方,不是美國,甚至不是土耳其,而是中國。因為中國的投資,對當地政治、社會的影響越來越大。

托卡耶夫的態度很明顯。習近平是帶口信給他,但是大家都可以看到報道,托卡耶夫主動給普京打電話,進行長時間交談,並向他通報哈薩克內部的情況。

誰親誰疏,這個情況非常明顯。所以我們可以肯定,哈薩克未來將會越來越向俄羅斯的方向走。假設現在局勢穩定下來,它一定會向俄羅斯的方向走,而不會向中國的方向方面走。

對俄羅斯來講很簡單,你要搞「一帶一路」可以,但是你得通過大哥,就是我俄羅斯來進行,而不是直接通過小弟來做這種事情。如果得有一個代理人才能做「一帶一路」,那麼,大外交戰略還能實現嗎?當然是不太可能實現了。

這就是我們說的,為甚麼哈薩克事件,會決定中國「一帶一路」受到重大挫折,甚至有可能胎死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