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剛過,作為中亞地區最大國家的哈薩克斯坦在一夜之間爆發大規模動盪,使得該國持續了近30年的事實上的專制政權一度面臨解體危機,並直接波及到中俄兩個不是盟友、卻勝似盟友之間的關係。

這個事件可以說是2022年剛開頭就飛來的一隻巨大的黑天鵝,其爆發之突然和演變之迅速,讓所有人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受,就是「意外」,而且其局勢到目前都還在不斷發展之中,所以今天我們先來討論一下這個舉世關注的突發事件,這個事件由於俄羅斯的出兵使得形勢漸趨明朗化,但其後果對中亞和中俄關係帶來的影響是深遠的。

為了方便大多數朋友有直觀的了解,我們先簡要梳理一下整個事件的概況。

哈爆大規模抗議  俄羅斯出兵

哈薩克斯坦事件始於1月2日,當時該國政府實施了一項新政策,就是取消了液化石油氣的價格上限,導致其價格迅速上漲了2倍多。由於在當地,這種縮寫為「LPG」的能源是被大量作為汽車燃料來使用,所以價格的飆升很快引發了民眾的抗議。

2日當天,抗議僅在一個地區爆發,但到了兩天後的1月4日,全國大多數城鎮都出現了大規模集會,並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

到了1月5日的時候,哈薩克斯坦許多地區已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但仍有成千上萬的民眾走上街頭進行抗議。在強大的壓力下,該國總統托卡耶夫(Kassym Jomart Tokayev)宣布解散內閣,並指責其縱容了動亂。同時,他承諾恢復此前較低的燃料價格,想以此來平息動盪。

但短短幾天時間內,抗議者的訴求發生了重大變化,從簡單的民生議題發展到公開提出民主化的政治訴求。在一個叫做扎瑙津的主要的抗議中心,民眾提出了五大訴求:

1. 真正的政府改革;2. 地方州長要直接選舉(地區首長目前由總統任命);3. 回歸限制總統任期和權力的1993年憲法;4. 停止迫害公民活動人士;5. 允許與當前政權無關的人士擔任權力職位。

對一個實際上實施了近30年獨裁威權統治的政權來說,這顯然是無法接受的條件,於是鎮壓者與抗議者的衝突越演越烈。由於有相當數量的警察甚至軍人都倒戈加入了抗議者一方,所以各地的衝突迅速演變為動用了槍枝等武器的對抗,比如在該國最大的城市阿拉木圖,抗議者衝破警察的防線衝進了市長辦公室並縱火焚燒大樓。

局勢的陡然惡化,使得政府迅速切斷了各地互聯網,並對抗議者進行全力鎮壓。而此前獨裁統治了30年、至今仍然垂簾聽政的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據說已經辭去政府職務遠赴國外「治病」。

所以,哈薩克斯坦這次突然爆發大規模民眾抗議,石油液化氣漲價只是導火線,其深層次原因與該國長期的獨裁形成的權貴階層利益固化,政府腐敗橫行導致民怨積壓已久有密切關係。

哈薩克斯坦是與俄羅斯關係非常密切的前蘇聯國家,在抗議爆發之初,俄羅斯外交部一度在1月5日發表聲明,聲稱希望「通過對話使哈薩克斯坦局勢迅速正常化」,並強調「這是哈薩克斯坦的內政」,外部勢力不得干預。

但在1月6日,俄羅斯突然改口,聲稱應哈薩克斯坦總統的要求,將以獨聯體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名義展開「維和行動」。具體形式是立即向哈薩克斯坦派遣多達五千人的空降兵部隊,協助哈國政府軍鎮壓抗議者。

目前這場鎮壓的焦點集中在阿拉木圖這個城市,當地警方聲稱,從周三晚到周四凌晨,已殺死數十名「暴亂份子」,但同時也至少有18名安全部隊成員死亡,其中兩人遭到斬首,超過2,000人被捕。雙方在阿拉木圖市中區最主要的廣場爆發了反覆爭奪的拉鋸戰。

目前最新的情況是,在俄羅斯直接出兵動手後,習近平也在6日正式動口,向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致口信表態,對托卡耶夫渡過難關表示慰問和讚揚,說堅決反對外部勢力蓄意在哈薩克斯坦製造動盪、策動「顏色革命」,堅決反對任何破壞中哈友好、干擾兩國合作的企圖。

在連續得到俄羅斯和中共的撐腰後,托卡耶夫底氣大漲,他無視國際社會普遍要求和平解決危機的呼聲,在6日的全國電視講話中,他聲稱自己已命令警察和軍隊可以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對抗議者開火。

而在7日,哈薩克斯坦總統新聞處發表一份最新聲明稱,總統托卡耶夫宣布:「所有地區已經基本恢復了憲法秩序。」

在另一邊,抗議民眾也開始建立自己的反抗武裝,比如一個名為「哈薩克斯坦解放陣線」的組織就發布影片,宣布正式成立,並表示將與獨裁政府和外來侵略者作戰。而且有影片顯示,仍然有數量眾多的軍人繼續倒戈加入到民眾這邊。也就是說,雖然哈薩克斯坦政府在搖搖欲墜之際,依靠普京的支持暫時穩住了陣腳,但未來局勢如何變化,依然存在很大變數。

但僅就目前演變的階段而言,可以說該事件已經重創了中共的地緣政治擴張,甚至可能累及習近平視為要害的「一帶一路」,而且這種風險並不是來自他視為頭號敵人的美國,而是來自他希望可以背靠背作戰的俄羅斯。

俄國出兵哈國 意在中共

為甚麼這麼說呢?我們先說說哈薩克斯坦與俄羅斯的淵源。

1991年12月,蘇聯解體後,哈薩克斯坦宣布獨立,此前一直擔任蘇聯哈薩克斯坦加盟共和國最高蘇維埃主席的納扎爾巴耶夫當選首任總統。而這個人,是在決定蘇聯解體的投票會議上,所有加盟共和國中,唯一投反對票的人。

就是這麼一個堪稱頑固的前蘇共黨員,連續擔任了31年的哈薩克斯坦總統,也長期實施明顯的親俄政策。比如俄語和哈語並列為官方語言,與俄羅斯、白俄羅斯等國簽訂歐亞經濟合作組織,相互之間如同歐盟一樣實現進出免簽。

根據條約,俄白哈於2015年1月1日正式啟動了三國歐亞經濟聯盟,預計到2025年將實現商品、服務、資金和勞動力的自由流動,終極目標是建立類似於歐盟的經濟聯盟,形成一個擁有1.7億人口的統一市場。

此外,俄羅斯還在哈薩克斯坦租賃了著名的拜科努爾航天中心;俄羅斯核能主要原料的很大一部份也來自哈薩克斯坦,因為哈薩克斯坦的鈾產量佔世界的40%,當地局勢的動盪已經使得鈾的價格大幅上漲。

少為人所知的還有:俄羅斯軍方租賃了哈薩克斯坦西部的薩勒—沙干靶場,俄羅斯剛服役的幾款最新式的洲際彈道導彈的飛行和彈頭末端飛行軌跡的測試都在這個靶場中完成。

儘管哈俄關係密切,但近些年由於中共經濟的暴富,伴隨著「一帶一路」的擴張,中哈關係迅速升溫,先後建成了號稱「絲綢之路第一管道」的中哈原油管道、中哈天然氣管道等大型項目,簽署的「一帶一路」合作項目達到六十多個。

我們都知道,俄羅斯與哈薩克斯坦的經濟結構比較相似,都是主要依賴資源出口的國家,這實質上形成了一種潛在的競爭關係。中共對哈薩克斯坦的影響力通過經濟合作也在與日俱增,就連現任總統托卡耶夫也都曾經專程前往北京進修,會說流利的普通話。這一切早就讓將哈薩克斯坦視為後花園的俄羅斯戒備不已。

這個話題聊到這裏,我們可以了解,為甚麼俄羅斯對哈薩克斯坦這麼快就出兵干預,因為這不僅涉及到俄羅斯很多實際的利益,更是俄羅斯重新強化自己「宗主國」地位的絕好機會。

習近平說給普京聽的?

哈薩克斯坦1月2日爆發抗議,才幾天時間抗議者就攻佔了阿拉木圖市政廳以及重要的機場,托卡耶夫政權一時間看起來岌岌可危。在這個節骨眼上,中共選擇了觀望,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6日公開表示,哈薩克斯坦當前發生的事情是內政,相信當局能夠妥善解決問題。

已經退居二線的胡錫進說得更露骨,聲稱俄羅斯已經表態,希望哈薩克斯坦通過對話的途逕自行解決內部問題,外部干預是不可接受的。還來一句:老胡相信,中國也會是哈國自行穩定局勢的堅定支持者。

結果這些話說完才幾個小時,俄羅斯就一改前一天「外國不應干預」的立場,迅速出兵,不但撈取了托卡耶夫一個絕大人情,更在一夜之間實現了俄羅斯在哈薩克斯坦的軍事存在。

一位名叫哈姆扎耶夫的俄羅斯國家杜馬安全與反腐敗委員會成員甚至公開聲稱,應當舉行全民公投好讓哈薩克斯坦回歸「歷史上的祖國俄羅斯」。

所以,一旦我們了解了這個背景,再回過頭來看習近平的表態,恐怕就會有不一樣的感受了。

在習近平致托卡耶夫的口信中,他雖然提到了顏色革命,但反覆數次強調堅決反對「任何勢力」破壞哈薩克斯坦人民的平靜生活、破壞哈薩克斯坦穩定以及破壞中哈友好、干擾兩國合作。

習近平這裏的用詞非常講究,沒有使用哈薩克斯坦政府使用的「暴力恐怖勢力」,而是「任何勢力」。

儘管出於慣性的反美需要,黨媒一股腦都在散播哈薩克斯坦事件又是美國在幕後操縱等非常弱智的謊言,但我相信習近平這番話的真正用意,並不是說給遠在萬里之外的拜登聽的,而是說給普京聽的,弦外之音就是:你出兵維穩可以,但橋歸橋路歸路,不要影響了我的利益。

普京出手卡住 一帶一路脖子?

除了中共在哈薩克斯坦的巨大投資,習近平擔心的可能還有另外一件事。剛才我們提到了,俄羅斯與哈薩克斯坦都屬於歐亞經濟聯盟的成員,而普京一直都在推動哈薩克斯坦同意該聯盟實行石油和天然氣價格標準關稅。一旦通過,俄羅斯對中國和中亞之間的石油和天然氣貿易,將擁有定價的權力。

也就是說,不排除托卡耶夫把哈薩克斯坦的能源管控權讓渡給了俄國以換取俄國出兵維穩,這樣一來,普京將可以控制中共從中亞以何種價格及何種數量購買石油和天然氣。這等於是卡住了中共能源需求的脖子,在「一帶一路」的咽喉要道上修了一道閘門,平時沒事的時候普京就翹著二郎腿等著收買路錢,一旦局勢有變了,隨時可以翻臉,讓「一帶一路」變成斷頭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