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域碼頭」原是19世紀末的莊士敦道的私人碼頭,隨海岸線變遷而遷移重建,於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在灣仔龍景街重新開放,由軍人輔導會營運,接待來自不同國家的登岸船員,高峰期一度接待逾五萬人。於1994年開業的海軍商場,只限海員俱樂部(China Fleet Club)會員使用,為登岸水兵提供生活、旅行、資訊等服務。因碼頭和商場土地租約期滿,不獲政府續約,商場將於今年2月中旬關閉,隨後政府將回收土地用作重置港灣消防局。

分域碼頭將於今年2月中旬關閉後交還政府。(陳仲明/大紀元)
分域碼頭將於今年2月中旬關閉後交還政府。(陳仲明/大紀元)

懸掛於分域碼頭海軍商場地下大堂的香港軍人輔導會徽章。(陳仲明/大紀元)
懸掛於分域碼頭海軍商場地下大堂的香港軍人輔導會徽章。(陳仲明/大紀元)

昔日外國軍艦來港,分域碼頭是重要的登陸點。每次船艦停泊期間,逾千水兵會停留香港約二至五天,商場為他們提供了各式各樣的服務。海軍商場外的圍欄,掛滿了各國旗幟,藍白色的三層建築,見證著一段香港歷史。

昔日水兵上落船隻的接駁樓梯,仍可在分域碼頭中找到。(陳仲明/大紀元)
昔日水兵上落船隻的接駁樓梯,仍可在分域碼頭中找到。(陳仲明/大紀元)

在海軍商場誕生前,水兵在海員俱樂部(China Fleet Club)消費,入駐俱樂部的商戶都是經過千挑萬選才加入的。在1994年,由個別商戶與碼頭營運方軍人輔導會合資,在分域碼頭原有的建築上加建,成為了今日的海軍商場。當時大部份原於俱樂部經營的店舖均有轉移過去。海軍商場自成一角,成為一個豐富的小社區。

海軍商場內富有香港特色的人力車擺設。(陳仲明/大紀元)
海軍商場內富有香港特色的人力車擺設。(陳仲明/大紀元)

海軍商場內的麥當勞餐廳卡位。(陳仲明/大紀元)
海軍商場內的麥當勞餐廳卡位。(陳仲明/大紀元)

昔日海軍商場的麥當勞餐廳,就在現時地下「QUAYSIDE」的位置。(陳仲明/大紀元)
昔日海軍商場的麥當勞餐廳,就在現時地下「QUAYSIDE」的位置。(陳仲明/大紀元)

從商場開業至今一直留守的一位地氈店店主提及商場的變遷:「你現在看到的『QUAYSIDE』的位置,以往是一間麥當勞,你看現在留下的檯櫈,就是10年前麥當勞結業時留下的。」據悉這間麥當勞是全港唯一一間提供啤酒和意大利薄餅的分店,但已於2004年結業。現時一樓意大利餐廳的位置,前身是珠寶店,賣珍珠、鑽石等名貴商品。他回憶起商場昔日的店舖,仍然感到雀躍:「那時候有三、四間珠寶店,賣鑽石、珍珠的,還有賣眼鏡、相機啦,徠卡相機啊,電子結他,甚麼都有!那時候這裏還有郵政局、圖書館。」

海軍商場一樓的意大利餐廳,前身是珠寶店。(陳仲明/大紀元)
海軍商場一樓的意大利餐廳,前身是珠寶店。(陳仲明/大紀元)

海軍商場二樓的各式店舖。(陳仲明/大紀元)
海軍商場二樓的各式店舖。(陳仲明/大紀元)

店主回憶當年的盛況,高峰期平均每個月都有數艘軍艦泊岸,大型的如航空母艦,船上的官兵數以千計。「當船隻一靠岸,這附近中信大廈一帶的自動提款機全部沒有了現金,密密麻麻的水兵在店舖前大排長龍,他們個子又高,背囊又大,一望望不到盡頭。我們做生意的賣貨後就要即補貨,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通常每當有軍艦泊岸,商戶們都能做一筆可觀的生意,「辛苦一段時間,跟著備貨,然後(軍艦)又來了!」軍艦不斷訪港,促使商場持續都有生意做,「所以個個商戶都不離開!」

海軍商場中的不少商戶,多年來都一直留守。(陳仲明/大紀元)
海軍商場中的不少商戶,多年來都一直留守。(陳仲明/大紀元)

他還提到,進駐商場的商戶都經過嚴格篩選,售賣的貨品要與別不同、質量上乘,服務方面也有嚴格要求。「商場監管商戶非常嚴謹,從舖頭的裝飾、標價、店員衣著都有要求,店員要會講流利英文,細緻到所有物品都要標上英文,那時候很嚴格的!」

海軍商場地下大堂的詢問處已經人去樓空。(陳仲明/大紀元)
海軍商場地下大堂的詢問處已經人去樓空。(陳仲明/大紀元)

昔日熙來攘往的詢問處,已經人去樓空。過去並非普通人能到訪的海軍商場,在最後時光開放予公眾,讓公眾也能一探這個神秘的海軍商場面貌。由於商場持有會所牌照,公眾進入時仍須遵循程序,在商場入口處填妥表格免費入會,便可以進入參觀,留下與分域碼頭和海軍商場的最後回憶。◇

海軍商場內的小艇擺設。(陳仲明/大紀元)
海軍商場內的小艇擺設。(陳仲明/大紀元)

海軍商場地下大堂通往洗手間的樓梯與標誌。(陳仲明/大紀元)
海軍商場地下大堂通往洗手間的樓梯與標誌。(陳仲明/大紀元)

分域碼頭海軍商場曾經擁有一段光輝歲月。(陳仲明/大紀元)
分域碼頭海軍商場曾經擁有一段光輝歲月。(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