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2001年9月11日,奧薩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在美國策劃、實施了一場導致近3千人喪生的恐怖主義襲擊。當時的布殊總統(George W. Bush)因此下令攻入阿富汗,以遏制奉行恐怖主義的塔利班和阿蓋達組織。20年後,美國在阿富汗的長期部署和行動,得到了一個羞辱性的結局。

至於現在的情形。

滯留在阿富汗的美國人、英國人、澳洲人和印度人,正想盡各種辦法離開。可是普通的阿富汗百姓,現在已經無法進入喀布爾機場(我曾於2011年至2013年期間,在該地區服兵役),他們中包括了超過3百萬和平的蘇菲派清真教徒。面對充斥大街小巷的塔利班極端武裝份子,他們擔心自己將面臨被屠殺的命運。

現在,塔利班正挨家挨戶地搜查外國人。成千上萬的外國人,收到了母國政府的通知,讓他們「就地避難」,不要在接到進一步指示前冒險奔赴機場。否則,他們可能會被機場附近的阿富汗難民潮吞沒。大量守候在機場的阿富汗人,都急切地想要逃亡,以躲避塔利班伊斯蘭教的所謂「正義」制裁。

(從新聞中我們看到)一架迅速起飛和攀升的美國軍事貨物飛機外趴著阿富汗人,他們最終從高空跌落。此情此景,必讓北京和莫斯科嘲笑。這樣的場景,像極了20年前世貿雙塔大樓上的美國人,不得不跳樓以求得一線生機。這些生命,都折在了塔利班和阿蓋達組織的手中,這不是美國的錯。這是世界上那些獨裁政權的錯,其中包括中共、俄羅斯,還有巴基斯坦。在過去20年裏,他們向塔利班提供了金融、軍事和外交援助。

若非這些援助,如果沒有得到外國政府的支持,在這場面對美國、盟友和西方民主的戰爭中,塔利班絕不可能「取勝」。

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ISI)的前主管倒是說對了:「在美國的幫助下,三軍情報局在阿富汗擊敗了美國」。此話著實不假,實在值得美國的領導們認真思量。

在阿富汗失敗的,是美國的策略。我們必須變得更加強硬、更加明智。我們必須追溯問題的根源,否則只會被各種表面問題拖累致死。而美國一旦敗亡,那麼民主也將跟著死去。其效應將是世界性的,是不可逆轉的。

塔利班遵循了毛派的戰術,這或許是從中共或其盟友那裏學來的。他們的策略,包括從農村包圍城市,收買政客、軍隊和警察。以至於只要時機成熟,大部份塔利班分子可以不費一槍一彈,逕直走進喀布爾。

塔利班輕而易舉地取勝,其速度之快,令全世界錯愕。但這樣的結局並非始料不及。據阿富汗前總統哈米德‧卡爾扎伊(Hamid Karzai)稱,各種端倪早已顯現:喀布爾政府、全國的軍事基地被腐化;官員們收受著來自塔利班鴉片網絡的利潤;金融詐騙;還有從伊朗來的「大筆金錢」。

對待阿富汗政府,美國也太過縱容。這些政府官員們忙於各自的利益,而非民主、人權、法治和宗教寬容等理想。當看到塔利班種植鴉片、經營販賣網絡,來收買阿富汗領導人時,我們裝聾作啞。美國不願觸碰問題的根基,只想取得便宜的勝利。可事實是,最終我們付出了最高昂的代價,失去了生命和金錢。我們之所以失敗,是因為我們對毒品販運、阿富汗官員的腐敗、塔利班在巴基斯坦的軍事情報牽線人,還有巴基斯坦在北京的牽線人,全都太寬容了。

我們告訴我們的士兵,謹言慎行,而非百分之百地打擊上述問題。我們還想保留美國在中國的數萬億美元投資,留住我們在巴基斯坦的「盟友」(他們事實上早已是中共的盟友)。當巴基斯坦早已表露身份立場後,我們仍然向其支付了數十億美元,以暢通向阿富汗駐地美軍輸送物資的渠道。不僅如此,為了得到巴基斯坦的承諾,讓他們看管好自己的非法核武器,不致落入恐怖份子的手中,我們又支付了數百萬美元。我們對巴基斯坦的金援在2010年達到頂峰,之後有所回落。人們稱之為「搶劫的高速路」。這是在向恐怖主義屈服。

美國,懷揣著我們所有的理想,現在竟成了傻瓜。我們希望為世界帶去和平、穩定、民主和人權,我們甚至願意為這些理想買單。因為我們記得世界原來的悲慘模樣,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戰。建立聯合國,正是我們避免世界大戰再度發生的方案。通過聯合國,我們試圖確保,國家之間不再有領土掠奪,成員國將尊重本國人權,承諾不再犯下種族滅絕的罪行。

聯合國的這套價值體系,最初是由美國和英國設計的。可現在,隨著中共的霸權,這些價值正被抹去。中共不喜歡聯合國的起源,更不關心其任何準則。它不過是想通過該組織,在全世界層面進一步實現其權力擴張和控制。第一個受到塔利班邀請和接待的國際組織,正是一個聯合國機構,這就足以說明問題了。

中共政府在本國實施種族滅絕,對外隨時向塔利班提供援助,甚至願意公開資助塔利班開採價值30億美元的梅斯‧艾納克銅礦(Mes Aynak),並在此過程中毀掉一座古佛教城的遺址。這些都足以讓我們看清,北京對聯合國的支持何其虛偽。不僅如此,北京還願意向巴基斯坦提供數十億美元投資,可謂虛偽至極。它明知巴基斯坦的軍事和情報機構正在協助塔利班,而後者,慣常在市場日的大白天設置炸彈,暗殺人權活動家,並且用簡易爆炸裝置殺死美國人及其盟友。

隨著喀布爾的淪陷,美國和盟友國在阿富汗建立的民主理念前路崎嶇。這對美國人和全世界所有熱愛自由的人們,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它表明,中共及其袒護的恐怖主義(包括巴基斯坦境內的恐怖主義勢力),將在中亞地區擁有更大的影響力。

如果美國和西方盟友想要反擊,事實上除此以外我們別無選擇,我們必須帶著更強硬、更明智的策略回來。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作者簡介: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系學士及碩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行政學博士學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報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雜誌《政治風險》(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發行人,其研究領域涉及北美、歐洲和亞洲。他撰寫了書籍《凝聚權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也曾擔任書籍《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的編輯。

原文:Afghanistan: Our Strategy Must Be Harder and Smart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