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二周年再點亮獅子山

6月9日是標誌「反送中」運動開始的百萬港人大遊行兩周年。晚上有市民在獅子山組成「FREE HK」(自由香港)、「FAITH」(信念)等燈光紀念「反送中」運動。也有人在山上舉起「五一」手勢,揮舞旗幟。從山腳下也能清晰看見獅子頭頂的燈光。

其中一名自稱「人生夢一場」的登山者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有甚麼想講、想做,用你的方式去實踐。有的人相信街頭,就用你的方法街頭;你相信文宣,就繼續用你的方法文宣。」他們希望通過點亮獅子山的活動,表達他們還在堅持信念。

6月9日當天,流亡英國的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在Facebook撰文憶述,當年上街的一百萬人,「有些舉家移民,有些陷於牢獄;有些留守街頭,有些流亡海外;有些靜待黎明」。他們曾盼望「可以在自己的土地當家作主,成為城市的主人」,惟大家最終陷入「離別的痛苦,人面全非的痛苦,看著城市墮落的痛苦」。羅冠聰坦言「It's ok to be not ok」,他勉勵港人不要放棄,「照顧好自己」才能繼續戰鬥。

同日,身陷囹圄的社民連秘書長吳文遠,在其Facebook專頁上傳了一段入獄前拍好的影片。憶述當年6月9日前夕,在他負責的街站遇到10個途人中,有7個都表示「撐呀!星期日見!」,而6月9日當天,港人創造了歷史,破紀錄一百萬人上街遊行。

吳文遠表示,即使現時不能上街,多名民主派人士被囚,他都希望港人「千萬、千萬、千萬不要放棄」。因為就算什麼也不做,「政權是不會放軟手腳的,它只會繼續打壓、繼續橫蠻無理」。

吳文遠相信政權不能一直囚禁他們,因「邪不能勝正,好人一生平安,壞人終需有報應的」。他勉勵港人堅持,終有一日他會與港人再同行走上街頭,「去繼續抵抗獨裁政權,去繼續為無法發聲的人繼續發聲!」。

反制中共打壓 加拿大啟動兩項港人移民計劃

隨著中共政權對香港的壓制日益嚴峻,不少西方國家陸續為港人獲得永久居留權放寬難度。加拿大政府6月8日宣佈,增加2項專為香港人設計的移民新計劃。

新計劃要求申請人,過去3年內在加拿大指定教育機構取得特定學位,且至少50%的授課在加拿大完成;或者過去3年內在加拿大全職工作至少1年或兼職工作至少1,560小時,且過去5年內在加拿大境內或境外已取得特定學位。

符合條件的學位包括學士、碩士及博士學位、2年以上課程文憑,以及至少1年課程的研究生文憑或證書。

加拿大政府在公告中強調:加拿大對中共當局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以及「對香港不斷惡化的人權狀況」深表關切,「在這個艱難的時刻,加拿大繼續與香港人並肩站在一起。」

英國務大臣:「歡迎港人站」7月開始貼身協助港人

英國「保守黨華人之友」於當地時間6月8日,舉辦了有關港人移英的網上講座。

主理BNO簽證新移民融入政策的英國國務大臣格林哈爾男爵(Lord Greenhalgh )出席論壇時強調,開放BNO簽證途徑予合資格港人取得居英權,是英國必須履行的歷史及道德責任。

為協助持有 BNO 護照的來英港人融入英國生活,英國政府今年 4 月已推出「香港英國歡迎計劃」,並撥出 4,310 萬英鎊(約 4.6 億港元)協助港人。作為該計劃的一部份,英國將動用 510 萬英鎊(約 5,500 萬港元),設立 12 個「歡迎港人站」,與公民團體共同協助港人。

格林哈爾透露,這些「歡迎港人站」將於6月開始獲得營運資金,並於7月初開始運作,可望對新移英港人提供貼身協助。

中共黨內已空前分裂 中共官媒齊刊重磅舊文

近期,中共從中央到地方的官方媒體忽然集體刊登一篇43年前的舊文,題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6月4日至7日,中共官媒又陸續刊文,高調宣傳此文作者胡福明和文章出爐的過程。

然而,所有文章隻字未提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名字。而胡耀邦卻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文審閱定稿、得以刊發的關鍵人物;他的逝世則是引發89「六四」事件的導火線。

該文於1978年刊登在中共黨媒《光明日報》頭版,之後在全中國引發了一場關於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中共稱,這場討論衝破了「兩個凡是」的嚴重束縛,在中共黨史上具有深遠意義,為中共之後的統治路線充當了重要的理論依據。

當時,以時任中共國家主席華國鋒為首的一方堅持實行「兩個凡是」理論;另一方,鄧小平、胡耀邦等人欲推動改革,於是用「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一理論來突破意識防線。最後,華國鋒失勢,鄧小平一方得勢。

時值89「六四」事件32周年之際,中共官媒這一不尋常舉動引起了廣泛關注。

大紀元專欄作家、資深媒體人石山向大紀元表示,此次中共官媒集體宣傳《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文,說明中共的宣傳口或黨內比較靠自由派的那一批人現在正在反撲。因為前一段時間,中共的宣傳吹捧毛澤東,出現了文革復辟的現象,向左轉得非常厲害,這實際上是對此進行的反擊。

石山說:「這是中共黨內的一個很重要的跡象,說明一個很大的問題——中宣部的核心現在肯定是換人了,也就是說王滬寧估計已經失勢,這已經傳了很長的時間,從這些跡象看的話,我估計這是真的。」

資料顯示,中共十九大上,王滬寧被塞進中共常委,主掌中共思想管制和宣傳。外界發現,習在王的全力「輔佐」下,十九大後開始極力保黨,加速左轉,誤判西方民主國家。

旅美中國問題專家季達也向大紀元表示,此現象表明,中共的內部已空前分裂。

季達說,中共官媒在「六四」的時候把「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提出來,這對中國的政治動向來講極度不尋常,它顯然是對現在極左那一套的反對,是對當局的一種反對。

季達說:「這個言論提出來最起碼是對現實不滿,對中國的現狀極度不滿」,「這種不滿甚至在當局的新華社這種黨媒上放出來,說明它黨內的鬥爭已非常激烈,是中共內部的分裂已經到了一個白熱化的程度」。

中南海發「最後通牒」趙紫陽家人打包搬家

中共中央辦公廳在2020年派人,口頭通知已故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家人,要求在今年6月8日前搬離富強胡同6號。預料他們應會被分配到他處居住,但地點不詳。

6月8日是最後期限。趙紫陽的家人已經打包完畢,此安排被認為是中共要為「趙紫陽時代」正式劃上句點。

6月5日,新華社記者唐師曾在其YouTube頻道發佈一段影片,記錄下趙紫陽故居內的情況,留下了最後的見證。

影片畫面顯示,趙紫陽的臥室至今仍保持著原來的狀態,簡單、整潔,緊挨著臥室的書房裡,擺著一尊觀音菩薩像。

1989年的天安門學運中,同情學生、反對鎮壓的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被罷免。

同年9月22日,趙紫陽及家人被軟禁在富強胡同6號,這座四合院原來是中共另一個被罷黜的領導人胡耀邦的住宅。趙紫陽全家搬來的時候,這套老宅沒有經過任何修整,還是胡家搬走時的狀態。

趙紫陽在這個老宅被軟禁了超過15年,直到2004年12月上旬的一天,他被送進醫院,一個月之後在醫院病逝。這座四合院後來是趙紫陽的女兒王雁南一家人居住。

廣州封城吹哨者 曝日增確診逾200宗

廣州本土疫情嚴峻,6月5日開始,廣州全市11個轄區全員進行核酸檢測。大陸7個城市共派出五千多名醫護人員到廣州支援核酸檢測工作。

廣州衛健委6月6日上午宣佈,7日中午12時起,離開廣州或廣東省的人必需持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並要求廣州市民非必要不要離開廣州、不出廣東省。同時,多個街道和區域進入封鎖模式,等於變相封城。

但外界注意到,十分蹊蹺的是,廣州官方宣佈需持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才能出省的時間,預留了近24小時的空窗期,這與武漢去年宣佈封城時極為相似。在這段空窗期,可能會有大批民眾選擇逃離廣州。

自上月廣東省出現本土感染以來,官方報稱累計確診個案超過100宗,絕大部份在廣州市。不過,一位匿名廣東醫生5月30日透露,確診人數遠遠超過官方公佈的數字。

「廣州跟佛山已經淪陷了。基本上大數據的數字,每日新增病例有多少呢,我不方便在這裡透露給你。但我可以告訴你,是超過200人以上,而且30%是無症狀感染。這是我們驗出來的。」

據中共官方日前報道,廣州、深圳等地18-59歲目標人群接種覆蓋率均超過70%,但是近來疫情仍然嚴峻,民眾質疑打針效力到底有多少?

中共專家承認國產疫苗不能預防感染 網友怒轟

據陸媒《每日經濟新聞》7日報道,世界衛生組織疫苗研發委員會顧問、中共疾控中心研究員邵一鳴,近日在出席博鰲亞洲論壇全球健康論壇第二屆大會時向記者坦言,中國確實存在「打了疫苗還會感染」的情況。

邵一鳴解釋稱,疫苗的保護作用可以分3級,「1級預防」可以保護接種者不感染,這是最理想的狀況;2級預防是用於預防發病,也就是儘量讓輕症患者不轉為重症,或防止病情發展至死亡;3級預防旨在防止傳播,儘可能降低感染病毒者體內的病毒量,讓其難以傳給別人。

邵一鳴說,國產中共病毒疫苗的定位原本就是2級預防,「保護率是針對發病的,不是針對感染的,所以會有一些人打完疫苗也可能被感染」。

被問及打完疫苗後有多大的機率被感染,邵一鳴指,中國研究機構沒有對此進行大量測試,但官方正在收集數據,「會考慮選定特定時機加強接種疫苗」。

報道引來不少中國網民的憤怒抱怨。有網友留言反問:「不防感染還敢說是疫苗?」有人指控事實與當局早前的宣傳不符。

亦有網民質疑:「防發病,不防感染,會不會為病毒提供可以自由通行的宿主,輕鬆突破目前比較有效的地域防守,從而為下一次變異提供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呢?」

馬克龍回應遭打巴掌 涉案兩男下場曝光

6月8日,法國總統馬克龍訪問法國東南部德龍省(Drome),當他正與一名戴口罩男子握手時,該男子大喊「馬克龍下台」,並出奇不意地打了馬克龍一巴掌。相關影片在社群媒體流傳並引起熱議。

法國BFM電視台和RMC電台報道,有兩名28歲男子因涉及此事被捕,將面臨3年監禁以及5萬美元的罰金。而馬克龍似乎未受突襲影響,仍留在現場與附近民眾握手。

馬克龍最大的政治對手,極右派的勒朋(Marine Le Pen)針對此事作出抨擊指,襲擊總統讓人完全無法接受,「我們可以在政治上攻擊他,但在民主之下,任何對他的暴力行為都應受到譴責」。

馬克龍在事後接受當地報紙訪問時,淡化整件事,並稱「一切都沒事」,並認為這是單一事件,「不應讓這件事佔據其它更重要議題的討論空間」。

他說,一個國家不應該讓少數的暴力份子成為公眾討論的焦點,「他們並不值得」,他也強調,這次意外不會阻止他接觸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