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週年港府如臨大敵 港警害怕黑衣人

今年是六四32週年,近日香港政府如臨大敵,威脅稱6月4日晚在維園附近穿黑衣的人都可能被抓。不過香港民眾表示,會堅持以個人的方式悼念六四。

今年,港府全面阻止港人悼念六四,並通過傳媒放風威脅,聲稱六四當晚,警方將派出逾一千名警員駐守維園一帶,「穿黑衫黑褲、拿燭光及叫六四有關口號」的民眾,都可能被抓。

同時,香港警方還會在全港加強警力,以阻止悼念活動「遍地開花」。

香港支聯會負責人原計劃在六四紀念館舉行簡單悼念儀式,但已經被迫取消。

支聯會秘書蔡耀昌坦言,只能期望每位香港市民用自己的方式,在自己認爲合適的時間及地點,各自悼念六四。

香港民間組織「社區前進」擬定六四當晚,在旺角擺設街站(即政治攤位)並派發蠟燭。

早前被國安處搜查的黃店Chickeeduck藝術生活百貨,自6月2日起開始在荃灣分店派發蠟燭,店內還擺放印有「支持天安門母親」字樣的電子蠟燭,鼓勵香港市民以自己的方式悼念六四。

還有不少港人表示,會打開手機燈光,悼念六四;也有港人提議,在自己家中得窗台上點亮蠟燭,悼念六四。

陝西女孩打科興心臟衰竭 微博被刪網傳去世

日前,一名陝西女孩在微博陸續發帖,披露自己因打疫苗入院搶救直至心臟衰竭的過程。帖文持續引發關注後,她又為「引起社會恐慌」道歉,被質疑受到壓力。隨後上述所有帖文全部被刪,博主生死不明。

北京時間5月28日晚間,一個網名「田一千」的女孩發文稱,自己好不容易預約到新冠疫苗,沒想到打完科興疫苗第一針後,直接過敏性休克,送醫搶救兩個小時,而且花了5千人民幣的醫療費不報銷,令自己原本困難的家庭雪上加霜,因此她對打疫苗非常後悔。

雖然29日凌晨「田一千」還在向網友道「晚安」,但當天上午的帖文截圖顯示,情況開始惡化,醫生告知她的心臟已經開始衰竭,讓她考慮轉院。但她表示,自己「已經不想治了」。

之後,她聲稱自己已經轉院,「繼續留院觀察」,新轉入的醫院說她「可能有冠心病」。還說打疫苗出事「只能說是個體差異」,「該打還是得打」云云。

由於該帖文與中共官方口徑極其相似,網友紛紛猜測「田一千」已受到壓力。還有網友認為冠心病之說難以置信:「你多大年齡呀?冠心病?」

眾網友隨後又發現,「田一千」5月28日之後的帖文、包括上述「闢謠」帖文都突然消失,只留下5月13日之前的內容。截至6月2日,其微博也再未更新。

目前「田一千」的去向成謎。網絡傳聞她已經去世。因為其帖文詭異被刪,許多網友選擇相信傳聞,感嘆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孩就這樣成為國產疫苗的又一個受害者,並紛紛表達對中共官方草菅人命的不滿。而「田一千」也再未回應網友的質疑。

近期,網上不斷傳出大陸打疫苗死亡的消息。大紀元日前所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顯示,河北省內部至少通報了9個打疫苗死亡的案例。有中共疾控中心內部人士向自由亞洲電台透露,河北省有人打疫苗後僅5分鐘就去世了。

數千郵件驚全美 福奇涉嫌幫中共?

另一方面,在疫情問題上,美國白宮頭號傳染病防疫顧問福奇有麻煩了,而且是大麻煩。

在病毒溯源的問題上,福奇最近態度突然出現了大轉彎,從過去否認病毒來源於實驗室,但現在支持,對病毒是否來自武漢實驗室進行調查。對此,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對福奇破口大罵,稱其「背叛了中國科學家」。

《環球時報》使用「背叛」一詞令人感到幾分詫異和不解。不過,近期媒體披露出的相關信息,以及從福奇的相關郵件中,似乎有了答案。

根據美國《國家脈動》5月14日的報導,福奇資助數十萬美元給武漢病毒研究所做病毒研究。

報導說,特朗普前顧問納瓦羅指出,福奇博士所在的國立衛生院通過中間人達扎克(Peter Daszak)博士和巴里克博士,將數十萬美元給了武漢病毒所,做病毒的功能增益嘗試。這兩位中間人在武漢實驗室與「蝙蝠女」展開了密切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達扎克博士是WHO專家調查組的一個關鍵成員,參與了此前在中國的調查。

近日,《華盛頓郵報》、Buzzfeed和CNN通過美國資訊自由法獲得了超過3000頁的電子郵件,郵件時間從2020年1月到6月。

在福奇的郵件中發現,在病毒來源的問題上福奇、與一名叫安德森(Kristian G. Andersen)的專家的郵件透露出不尋常信息,安德森是美國斯克里普研究院的病毒免疫學專家。

安德森談到,病毒基因組與進化理論的預期不一致,他的團隊認為,顯然存在人工干預,「被設計」的痕跡。然而不知為什麼他在一個多月後正式發表的論文中,對這一點隻字不提。

日前,有美國的傳媒人就這個問題採訪了安德森本人,他依然堅持說自己相信病毒是自然進化的,但對自己郵件說法與論文說法為什麼不一致,他避而不答。

澳大利亞天空新聞的主持人、調查記者莎莉‧馬克松毫不客氣在推特上怒斥,說「這是一次大規模的掩蓋」,同時也毫不客氣要求福奇辭職。

在《華盛頓郵報》取得的電郵記錄裡發現,福奇曾經安慰中共CDC主任高福,說「我們將共渡這道難關」。也被挖出「生態健康聯盟」主席達扎克,也就是那個與武毒所親密合作發表過二十多篇論文的專家,他也發郵件感謝福奇,說:「一旦這場大流行病結束,我期待著當面感謝你,並讓你知道你的評論對我們所有人是多麼重要。」

對於病毒來源的真相,顯然福奇是個關鍵人物,或許他很快又要到參議院聽證會去接受靈魂的拷問了。同時似乎也預示一場新的大風暴正在醞釀成形之中。

怒懟中共 匈牙利首都擬建「自由香港路」

今年4月,中共和匈牙利政府簽約在布達佩斯建立復旦分校。為了對抗中共此舉,6月2日,布達佩斯市長卡拉松尼宣布,將對本市一些主要大道重新命名,其中一條將改名為「自由香港大道」。以此凸顯北京當局對人權的侵犯。

還有一條改為支持西藏流亡精神領袖的「達賴喇嘛街」,另一條道路改作紀念美國和多個西方國家認為中共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的「維吾爾烈士路」,還有一條街道以被中共當局迫害的天主教主教之名命名。

卡拉松尼希望復旦大學分校最終不要落腳他的城市,如果成真,那麼,進入這所大學就得穿越這些大街。他表示,他們將不得不忍受這些街道名稱。

北韓版「反腐靠小三」 北韓少將被公開處決

北韓反腐似乎也出現了大陸流行的「反腐靠小三」模式。

據韓國《每日北韓》報報導,今年5月中旬,北韓軍方第七總局一名少將,因涉嫌腐敗,被當局下令在3000人面前公開處決。

5月15日,一名52歲的少將在平壤一處市場被公開處決,現場觀看的人包括第七總局的幹部、士兵及家屬約3000人。

北韓軍方第七總局負責實施該國的建設項目,被處決的少將則被控通過經營建築項目發財,利用富裕階層的資金建設公寓,並向投資人許諾購房優待。在被情婦揭發腐敗行爲後,這名少將被下令公開處決。

北韓當局處死官員事件時有發生,今年4月,一名教育部門高官就曾因爲所謂「反黨行爲」而被金正恩下令處決。

新版公私合營 民企被迫無償捐政府

隨中共加強對民營企業的管控,「國進民退」成大勢之趨。6月2日,網路流傳一封「關於將襄大集團捐給政府並申請政府接管的請求」的公開信,寫信給湖北省當局的是「民二代」,因不堪滋擾,提出把企業無償捐給政府,更直呼「中國民營企業家實在太苦太難了,我實在是不敢搞了」。

這封公開信的上款點名中共湖北省委書記應勇、省長王忠林等官員,署名為「張建航」。張建航為湖北襄大農牧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德武的女兒。

張建航在信中說,其父張德武被偵查已19個月,竹谿縣專案組為了羅織罪名,將其父20年前已審結的事件提起再審。更公開侮辱誹謗其父親及其個人。

她說,集團1.54億生產資金遭違法扣押;專案組還拘捕集團總經理,拿員工孩子威脅員工,證據筆錄造假,令集團員工處於巨大恐怖之中,公司無人敢做事、無人敢做負責人、無人敢簽字,擔心隨時被捕。

張建航在信中自我介紹,曾在中共證監會下屬公司工作,後在加州大學讀經濟學博士,回國幫助父親穩定企業,也遭到竹谿縣公安威脅,被扣上挪用資金的帽子。她說,公安恐嚇說,只要她再管企業,就可以找到罪名抓她。

張建航在信中說,父親每天起早貪黑工作,將企業當作自己的孩子養育20年,「但中國民營企業家實在太苦太難了,我實在是不敢搞了,也堅持不下去了。」

張建航甚至請求,將襄大資產全部無償捐給政府,並請求政府立即派出工作組全面接管襄大集團,「確保這家在襄陽宜城黨委政府精心培育20年的企業存活下去,確保我們五千多員工及數千戶合作的老百姓有飯吃,不再每天生活在恐懼之中。」

根據公開資料,湖北襄大集團由張德武於2001年創立,業務範圍橫跨農牧業、實業、物流業等,現有資產70多億元人民幣,為中國民企500強。

有評論說:「孫大午、張德武的遭遇都是一個套路,最終就是要他們乖乖地、主動地上交企業的主動權,而刑期則是讓他們質押在中共手裡最好的手段。」

廣東工廠缺電荒 歐商會:衝擊百家公司

中國廣東省近期持續發生供電危機,隨著用電量激增,當地不少工廠必須每週停工1至3天以節省電力,將可能導致工廠無法及時出貨。

據《金融時報》2日報導,製造業重鎮廣州、佛山、東莞以生產全球消費性及高科技產品聞名。如今中國南方電網公司在5月29日宣布,廣東省21城市地區將實施錯峰用電,多數工廠已被下令減少用電,甚至每週關閉1至3天,以緩解目前的供電短缺情形。

歐盟商會華南區主席Klaus Zenkell表示,該組織中大約有100家公司受到衝擊,如果電力短缺問題持續惡化,恐會影響該地區外資的投資意願。

他說,「疫後開始復甦後,企業變得非常忙碌,接獲大量訂單,但是現在有些工廠必須一週停工3天,相當不合理,這是需要立刻解決的基礎設施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