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給世界各地供應大量低成本仿製藥,印度被稱為「世界藥房」。但嚴重的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使印度製藥工業停擺,出口藥物供應鏈也處於崩潰狀態。目前印度超過一半的地方政府選擇封城,多個支柱產業也面臨著嚴重衝擊,工廠開工率嚴重下降。其中,印度醫藥中間商和原料藥企業的開工率僅30%左右。由於大規模封城措施,製藥公司基本停擺,印度向歐洲等地出口藥物的供應鏈目前已處於崩潰狀態。

印度和中國是國際醫藥市場上的兩個主要生產國和藥品出口國。

作為世界第三大仿製藥(Generic Drugs,即專利保護期已過的藥物的複製品)生產國,印度生產了全球20%的仿製藥,且製藥業已成為印度經濟的支柱之一。

目前,印度藥品出口到全球二百多個國家,疫苗和生物製藥產品出口到150個國家。

歐洲受印度影響較大

歐洲各國政府在中共病毒爆發之初就感到不安。當時,印度禁止出口與疫情相關的某些產品,引發了歐洲對供應鏈中斷和藥品短缺的擔憂。

歐洲的原料藥生產商主要集中在意大利、德國、西班牙和法國,他們專注於銷售量低、生產複雜的原料藥。

去年3月初,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大流行時,印度對外貿易總署發佈通知,限制包括撲熱息痛、替硝唑、紅黴素、克林黴素在內的26種原料及其製劑的出口。

德國仿製藥游說團體Pro Generika的研究分析了565種原料藥的全球產量,發現亞洲擁有63%的質量證書(證明它們適合用於藥品的質量證書),比去年多了約32%。而在這些證書中80%多在印度和中國製造商手裏。

對於有人呼籲將生產遷回歐洲,歐洲業內人士警告說這或將是一個複雜的過程,更高的勞動力成本和更嚴格的環境標準使他們不可能在價格上與亞洲供應商競爭。

印度原料藥依賴中國

雖然如此,但印度的原料藥大部份需從中國進口。據《印度快報》(The Indian Express)報道,約70%的原料藥依賴中國,像撲熱息痛和布洛芬等一些藥物的原料藥,幾乎100%依賴中國。

報道說,印度的環境控制以及與中國的競爭助長了這種對進口的依賴,因為中國的產量更高、成本更低。

大陸媒體第一財經去年3月的一篇報道說,印度國家銀行資本市場有限公司子公司SBICAP 證券的數據顯示,印度85% 的原料藥依賴進口,中國佔了其中的68%。

而中共病毒最初爆發的地區湖北省是主要的生產中心,佔印度原料藥和原材料進口的35%~ 40%。

印度疫情或使中企獲益

中國《證券時報》今年4月刊文說,印度的中共病毒疫情再惡化,或對經濟會有更嚴重的負面衝擊,也將會波及到全球的產業鏈。如果印度疫情加劇全球藥品供應短缺,部份原料藥品種類的高單價或將持續。

因全球原料藥供應嚴重依賴中國和印度,中國國內的相關原料藥企業將會受益。

報道還說,印度企業出現大面積停產,製劑出口也將會受到影響。中國製劑出口企業的受益可能性很高。

公開資料顯示,2000年由北大學霸李革夫婦創立的無錫藥明康德(開曼)有限公司,有「醫藥界阿里巴巴」、「醫藥界華為」之稱。其背後的投資資本則包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控制的博裕資本。

印度《經濟日報》5月16日的報道說,印度敦促中共穩定用於治療中共病毒相關藥物的原料藥價格,並允許貨運公司的航班不受干擾。

報道引述一名知情人士的話說,印度政府和製藥協會提出了這一要求,因為最近從中國採購的用於生產撲熱息痛、伊維菌素和一些抗生素等藥物的原料價格大幅上漲。

例如,用於生產伊維菌素的原料價格上漲了300%。伊維菌素是一種抗寄生蟲藥物,已被證明有助於降低中共病毒患者的死亡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