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的不少朋友去了英國,英國政府估計今年BNO移民有15萬左右,留下來的人們,面對中共不斷升級的惡行,時常感到心灰意冷。不過我們仔細分析下局勢會發現,走在窮途末路的是中共,而不是我們港人,中共會在幾年內如蘇聯解體一般,迅速的煙消雲散,而香港將繼續成為東西方文化交匯的明珠,熠熠閃光。

中共不惜毀香港 早佈風水凶局

我最早認識到中共「留港不留人」陰謀,是在2020年1月看了新紀元雜誌的專題報道:「中共不惜毀香港 暗部風水凶局」。

當時反送中運動興起,人們猜測中共會怎樣處置「不聽話」的港人。不少港人認為,大陸需要香港作為其投資、金融的門戶,中共離不開香港,因此不敢對香港下狠手。

不過在連登網上,抗爭者列出了至少9處、大多由港府新建的毒蛇形象的建築體,如西九龍的高鐵站、郵輪碼頭、心經簡林、單車館公園、回歸塔、中環繞道、港珠澳大橋的人工島、金紫荊、香港回歸紀念碑等。

按風水師的解讀,中共是「撒旦古蛇」 在人間的化身,這些都是中共佈下的毒蛇陣,目的就是要毀了香港風水,毀了香港。

1997年修建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是個石龜造型,取義「歸」與「龜」同音,但當時就有風水師警告說,「石龜落海之日,就是香港陸沉之時」,如今石龜距離落海只有一步之遙,中共是故意把香港置於危險之中。

讀過《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九評共產黨》這些書的人都知道,中共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政黨,而是一個西來幽靈,這個邪靈不會顧及別人的死活,而只在乎完成其邪惡的使命,所謂「解放全人類」,其實就是毀滅全人類。

中共餓死4,000多萬大陸人都不怕,還怕香港人受窮嗎?中共甚至不惜與美國脫鉤,與全球對立,它還會害怕丟掉香港這個金融中心嗎?

中共報紙公開談「留港不留人」

早在曾蔭權時代,親共的建制人士就提出了人口換血的說法,要用「大陸精英」來取代原來的香港人。後來中共官方媒體也大肆提出「新香港人」的講法,將香港人分為新、舊,要除舊迎新,「留島不留人」的說法開始流傳。

等到了2020年5月23日,親共的《東方日報》發表題為《國安法劍及履及留香港不留暴民》的文章,聲稱:「勿謂言之不預,中央決心留港不留人,好戲陸續有來......就當全港有二百萬人支持反對派,這些人若不認同一國,就應該扶老攜幼移民他去,好行夾不送,無謂留在香港搞風搞雨。」

即當這二百萬人離開後,留下來的必須是「愛國愛港」 ,尊重「一國」 。中共便可趁此機會,徹底實施其政策,實行留港不留人。

據知名媒體人程翔介紹,2019年6月9日香港第一次百萬人遊行後,規模之大震撼了北京。從那個時候開始,北京就開始醞釀所謂「一勞永逸」、「長痛不如短痛」的解決香港問題方案。

三周後,北京《紅旗網》在6月27日發表一篇長文:《正告美國反華亂港勢力:立即住手!——粉碎香港顏色革命,堅決捍衛國家統一。》文章集中了一些組織向中共中央提交的香港事件的報告並提出「十大建議」,這些對策事實上就制定了「留港不留人」具體方案。

後來香港就有了「港版國安法」,有了對立法會選舉的變動,有了對司法獨立的干擾,有了紫荊黨出現、有了對勇武抗爭者的嚴懲,DQ 議員後,又 DQ 老師,DQ公務員、清算「黃店」、排查抗爭者組織等等,為留港不留人做準備。

中共頹勢並不可怕

在過去近百年的共產主義紅色革命中,香港收容了從大陸逃難來的數百萬中共暴政的受害者,這令香港人在集體記憶中,都有對中共紅魔的厭惡和恐懼。

也許因很多香港家庭都曾遭受過中共的迫害,回想中共殺人歷史,不寒而慄。「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很多人為了後代未來,被迫選擇遠走他鄉。

港人記憶中的中共,是壯年時期的中共,而如今70多歲的中共政權早已老態龍鍾,中共報紙電視上宣傳的「盛事華章」,只是粉飾太平的虛假景象,中共隨時都可能因外憂內患而坍塌,不值得害怕。

首先,中國大陸經濟發展的三駕馬車:「投資、消費、出口」都相繼出大問題,不少已經投資大陸的外企,紛紛回流本國,如美國、日本、台灣等,隨著大陸人口紅利的消失,勞動力價格的上升,很多外企轉移到東南亞,「中國是世界工廠」的定位已經不復存在。

在消費上,儘管大陸少數富豪為了低關稅而出國搶購奢侈品,但廣大的大陸民眾卻收入十分有限,貧富兩極分化日趨嚴重。2020年5月28日,在中共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記者會上,李克強總理強調,中國有「6億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們平均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這等於撕破了官方虛假統計數據的面紗。

在出口方面,如果不是疫情導致全球其它國家經濟的癱瘓,大陸出口在逐年下降,低成本優勢已不再。

在政治上,表面上當權者通過高壓,禁止各類反對聲音,顯得好像「很強有力」,但中共就如同坐在火山上,內部矛盾隨時會爆發,中共內部的爭鬥也令局勢動盪,中國大陸就好比一個高壓鍋,一旦某個地方出問題漏氣了,那整個高壓鍋就會瞬間爆炸。

中共不敢在香港太撒野

過去30多年,隨著改革開放搞市場經濟,不少西方國家認為中共已經拋棄共產主義,在學資本主義那一套了,致使與中共的關係從政治上的敵人變成了生意上的朋友,但最近幾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開始反思。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前不久公開表示,已把中共重新定位為「馬克思列寧主義」政黨。他說, 所謂改革開放與市場經濟,這是在為極權專制的制度吸取養分,而不是有本質上的改變,中共一直都是共產黨。

既然中共還是共產黨,那西方民主社會與共產體系的冷戰、甚至熱戰就無法避免,雙方的對立也是無可調和,這令中共陷入被圍剿、被孤立的狀態中。

儘管拜登總統上台後,力推左派的環保理念,但在中美衝突上,美國依舊延續了特朗普總統時期對中共的高壓政策,美國對某些大陸商品的高關稅還在執行中,對高科技的出口禁運更加嚴格,對中共企業的制裁也在不斷推出,中美關係依舊非常緊張。只要晶片、種子斷供,中共就會被卡住脖子,屆時甚麼強大都是不堪一擊的。

特別是美國2020年制定了《美國香港關係法》還有《香港民主法案》,對破壞香港民主的個人開始實施制裁,包括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中聯辦主任駱惠寧、人大副委員長王辰等,儘管目前好像制裁力度比較溫和,但已經讓林鄭失去銀行帳戶,不得不靠現金生活。

另外,隨著習近平個人權慾膨脹,中共想武統台灣、爭霸全球的野心,已路人皆知。中共的戰狼外交,只是換來更多敵人和對手,令中共在國際上的生存環境更惡化。

而在被國際社會孤立時,中共更想依靠香港來對外融資或合作,這時中共更需要香港。在國際壓力下,中共也不敢在香港太撒野。

拿4月16日香港法庭對黎智英、李柱銘等9名民主派人士的判刑結果來看,中共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重判這些溫和的民主派人士,判了8至18個月,其中4人緩刑。

法輪功在香港各大景點街頭的講真相街站,儘管中共暗中唆使黑社會的人來攻擊騷擾,破壞了超過90塊橫額及宣傳品,涉案財物損失共約3萬港元。

表面上港警也抓捕了一些搞破壞的人。4月22日香港警方公佈,至少拘捕了8名涉嫌刑事毀壞的男子,並呼籲市民切勿以身試法,又提醒刑毀屬嚴重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判監十年。

目前中共竭盡全力地恐嚇港人,想逼迫遭受過迫害的港人主動逃離香港,以便中共輕鬆接管。假如我們都不離開,中共也沒有辦法趕走香港人。

這是一場精神力量的較量,一種意識形態的博弈。

中國大陸爆發類似前蘇聯那樣的退黨潮

中共表面上看似強悍,但實質是外強中乾,裏面已經被掏空了。

我還清楚的記得30年前的聖誕節,一直和西方自由社會對抗、共產主義陣營中最強大的蘇聯,卻在一夜之間解體了,當時全世界都震驚了!

無論是各國情報部門、或政治領袖、還有普通百姓,誰都沒想到,蘇聯這個龐然大物會這麼快就滅亡解體了。

當時蘇聯只有超過20%的黨員退出了共產黨,蘇共就垮了,而如今在全球退黨網站上公開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員、共青團員、少先隊員,已經超過3.75億,超過了大陸總人口14億人的26%,也就是說,4個人中至少有1個人已經在心裏反對中共、拋棄了中共。

儘管他們沒有公開身份,儘管他們表面上還在為中共工作,但他們心裏已經與中共分道揚鑣了,一旦外部環境有點變化,這股內部強大的反對力量就會促使中共在瞬間土崩瓦解。

等再過幾年,三退人數超過5億時,每3個中國人中就有1個公開拋棄了中共,那中共倒台不就是輕而易舉的事嗎?

法輪功無懼中共 反迫害中壯大

在中共血腥的歷史上,它要打倒哪個階級、哪個團體、或哪個個人,除了鋪天蓋地的輿論造謠,還有國家暴力機器的輾壓,不出三天就倒了,這就是人們恐懼、害怕中共的主要原因。

然而在中共70 多年的暴政中,唯一的一次例外,就是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

中共黨魁江澤民曾公開叫囂,「三個月滅掉法輪功!」江澤民還親自給主管鎮壓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下達密令,聲稱對法輪功要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15字方針。

對於毒打法輪功的勞教所、監獄,中共也下令,對法輪功「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每個勞教所還有5%的死亡指標等。

然而20多年過去了,法輪功沒有倒下,相反,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同時,卻把自己搞得搖搖欲墜了。

因為中共官員在執行這些滅絕法輪功密令的同時,也徹底拋棄了做人的道德底線,從而在其它方面也無惡不作,使整個政權處於崩潰邊緣。

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手無寸鐵,為何能讓中共的暴力機器失效呢?

這就是道德的力量,信仰的力量,正義的力量。

古人講,「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當我們站在良知、正義的一方,就會得到上天的幫助。

去英國未必就好 留守香港者有使命

俗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目前離開香港的菁英們,換了水土,不一定都能在他鄉發展順利。

我的一個朋友在英國生活了20多年,他表示,英國在政府和法律層面上是保護外來移民的,但是在不少地方,普通民眾還是有本土觀念和排外思想。

他們認為,你們是從香港來的,來分享我們祖輩的創業果實,來爭奪我們的就業機會,因此在底層民間不時有一些歧視行為出現,即使在劍橋大學這樣的高等學府,華人要想獲得同樣的教授職位,也必須比本土英國人付出更多努力。

在英國,孩子上學,沒有中共的紅色教育侵蝕,但也面臨各種現代思潮的衝擊,比如學習不努力、玩遊戲、吸煙、喝酒、吸毒,早戀等,而且學校和老師與香港在管理教學方式上不同,家長也要出外打拼,可能孩子教育容易出問題。

中共有毀滅人的使命,而留下來的香港人也許有使命而來。

香港是中國的門戶,也是世界了解中國的窗口。香港人在承傳中華傳統文化的同時,也吸納了西方現代文明的精華,香港一度成為東西方文化交相輝映的世界明珠。

統計顯示,香港人的平均智商在全球名列第一,壽命也是全球第一。香港人的自組織力強、自律、工作勤勉,且香港人普遍有血性,抱團,且善良、重情義。

2019年8月反送中期間,一位民間天象學家李明(化名)對「香港」二字進行拆字和解字。他認為「香港」這兩個字,「香」字是由「千人一口」構成,「港」字是「三水」沖「共巳」(巳蛇),亦即由「三水」滅「共蛇」構成。

意思是,香港三次超過百萬人的大型集會遊行以及各種遍地開花式的小型示威活動「反送中」,代表了所有香港人「千人一口」地反共的強大呼聲,人心之齊舉世罕見,集結「仁義禮智信」於所有香港人,而且總結了當年六四事件經驗教訓,不上中共的當,逐個擊破了共產黨歷次運動中從內部搞破壞的手段,致使中共想通過製造混亂進行鎮壓的企圖落空。

他還說,文明智慧的香港人,主張對抗暴政要「Be water」像水一樣,充份理解了老子《道德經》中的關於水的理論:「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亦即是說,天下萬物中沒有比水更柔弱的了,而再怎麼善於攻擊強硬的也無法勝過水。

留下來的香港人或都肩負滅共使命的,是得到上蒼幫助和保佑。即使在「港版國安法」施行後的今天,在香港法輪功的街站上,依舊飄蕩著「天滅中共」的橫幅。

「天滅中共」就是鎮住中共邪魔的最佳道符,我相信,中共倒台後,香港會迎來一個嶄新未來。@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