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4日,中共工信部公佈《「十四五」智能製造發展規劃》意見稿顯示,重中之重是打造自主可控的「工業軟件」體系,不但專門設置了專欄,還明確了具體目標,到2025年工業軟件國內市場滿足率超過50%。

根據公開報道,中國是工業大國、製造業大國。眾多工業品不論大小,其研發和生產都要廣泛使用工業軟件。特別是,從民機到戰機,從高鐵到船舶,從機床到軌道,以及集成電路等核心工業製造領域,一旦軟件停止服務,尖端武器、高端機器便成為一堆廢銅爛鐵,上百億晶片不過是一堆矽土。

國外軟件佔多大份額

據報道,從細分市場看,目前中國工業領域的重要工業軟件,主要包括了研發設計類(EDA、CAD、CAE、CAM、CAPP、PLM等)、生產控制類(MES、PCS、PLC、DCS等)、信息管理營運類(ERP、CRM、SCM、HRM等)、嵌入式軟件(嵌入特定設備的專用軟件)這四大領域,而中國一直嚴重依賴國外工業軟件。

業界公認,在諸多工業軟件中,研發設計類最為核心和關鍵,以EDA(電子設計自動化)、CAD(電腦輔助設計)、CAE(電腦輔助模擬仿真)為代表的軟件,國外廠商佔據絕對市場份額。

在EDA領域,三家美國公司Synopsys(新思科技)、Cadence(楷登電子)和Mentor(明導國際,現隸屬於Siemens)佔了國內市場份額95%以上。在CAD領域,法國Dassault(達索)、德國Siemens(西門子)、美國PTC與Autodesk佔據國內90%以上的市場份額。在CAE領域,美國三家公司ANSYS、ALTAIR、NASTRAN佔據的國內市場份額超過95%。

有業內人士特別指出,達索和西門子雖然是歐洲公司,但其CAD所屬的產品生命周期管理研發部門都設在美國,所以嚴格地來講,所有CAD╱CAE軟件的授權都是美國的。

以EDA為例,是集成電路領域專業軟件,為支撐IC設計的主要工具。而被指國產晶片設計大廠的華為,其浩浩蕩蕩的「備胎」大軍中獨缺EDA這一環,即華為設計產品時也要用Synopsys、Cadence、Mentor提供的EDA工具。

中國軟件的現狀

國產工業軟件領域的「荒漠」狀,還可以從就業人數來一窺端倪。仍以EDA為例,據方正證券2020半導體行業專題報告:Synopsys等三巨頭的員工總數是國內全部EDA從業人員的10倍以上。國內EDA從業人員做研發的有1,500人,其中約有1,200人是在國際EDA公司的中國研發中心工作,真正為本土EDA做研發的人員,只有300人左右。作為對照,Synopsys有13,000名員工,光研發人員就超過7,000人,其中有5,000多人從事EDA的研發。

國內所有EDA研發人員數量遠不及國外一家巨頭。分析指出,工業軟件被視為基礎的基礎,別想彎道超車,而培養一個EDA研發人員大約需要10年左右的時間,國內每年高校以及研究所培養的應屆EDA碩士和博士生只有50人左右,大部份學校都沒有相關專業的教師。這還只是就EDA一個領域而言。

工業軟件產業最關鍵的還是要靠人,不管是基礎人才還是高端人才,都是國內目前匱乏的。按國內某研究院總工程師說法:「我國的核心工業軟件領域,基本還是無人區。」

有官方背景的《財經》期刊曾刊文指出,從1986對於國產自主工業軟件開始有扶持,從2000年到2015年間,對三維CAD、CAE等核心工業軟件研發也有投入,從2016到2020年力推工業軟件產業,最新十四五規劃點名加強工業軟件研發應用。換言之,相當於中共政府7個「五年計劃」發展工業軟件,自主可控的國產工業軟件市場佔有率,目前仍不足20%,關鍵領域甚至全軍覆沒。

制裁產生的巨大影響

眾所周知,美國特朗普政府開啟工業軟件禁用令,中興、華為、福建晉華被制裁後,不僅硬體供應商停止了供貨,美國的工業軟件企業也應聲停止供應。

在公開報道中,國內某工業軟件研發公司負責人向媒體記者透露:「中國航太工業方面曾長期使用美國Analytical Graphics公司開發的STK分析軟件,STK可以支援航太任務的全部過程,包括設計、測試、發射、運行和任務應用,目前STK最高版本是11.0。此外,中國民用核電系統的軟件採用的是德國西門子的NX軟件(西門子出品的產品工程解決方案),如果西門子公司現在對核工業領域禁用NX軟件將是一場災難,整個產業將受到巨大的影響,甚至無法正常運轉。」

據報道,工業軟件也有小工具成為卡脖子利器的,那是國內高校生暱稱「工科神器」的數學基礎軟件MATLAB,哈爾濱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因為實體清單影響被禁用。現在中國的很多工科學生大一的第一課就是MATLAB,禁令如果擴展到其它的高校,或許會影響到高校學生的論文、研究以及正常畢業。乃至國內工程師的話,許許多多科研人員的科研將很難開展,工程師也將面臨失業。因為國內現行沒有可以完全覆蓋MATLAB工作台生態的軟件建設,而這個套裝軟件是美國業者前後用了30多年時間研發出來的。

有業內人士一再強調,所有核心工業軟件領域,基本的授權都是美國的。當時特朗普政府針對工業軟件制裁的威力,曾有專業人士比喻為就相當於「釜底抽薪」。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2019年發文指責美國禁令是背離「科學無國界」,別忘了另外4隻手指應該指著自己罵:互聯網本是無國界的,不應該設防火牆使得9億中國網民無法瀏覽境外新聞網站。

太多領域被「卡脖子」

事實上,陸媒報道坦言,美國各行各業大量的工業軟件,將美國和全世界從工業經濟帶入到資訊經濟和知識經濟的新時代,為後續的互聯網大繁榮以及大數據、雲計算、AI等新技術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自由國家是利用高科技為世界謀福利,而中共是利用高科技為中共獨裁統治服務。

12日,在中共加強對內宣傳的一篇文章吹捧,黨自誕生起就高度重視科技創新發展,自建政70年以來不斷加大科技投入,成為中國科技的強大後盾。看看中共工信部這次草稿提出,在工業領域要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的4項重點任務,不下20種技術,也就是這每一項都能被卡脖子。

在「黨領導有方」之下,國產工業軟件研發了40多年,還落後國外30年,不怪網友嘲諷:「從來都是領導坐前面,人才靠邊站,不斷層才有鬼!」「啥都能卡脖子,每天都被卡脖子喘不過氣,脖子不夠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