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黑龍江飛鶴乳業有限公司4年前宣佈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建嬰兒奶粉廠後,得到當地政府支持。現在,該廠被生產安全及管理問題困擾,有人指廠方不管工人安危。

2016年,飛鶴乳業公司宣佈在安省金斯頓(Kingston)建奶粉工廠——加拿大王家奶粉廠(Canada Royal Milk),其產品將主要銷往中國。當地政府大力支持,期望該投資3.32億元的項目帶來就業機會。

據CBC報道,現在,一些在該奶粉廠工作過的工人警告說,其工作場所不安全,他們擔心,工人可能會因此丟命。

「他們不在乎你,他們不在乎你的家人。」一名工人說,「我們經常被告知,『這是他們在中國做事的方式。』所以我就一直問他們,『你們為甚麼要在加拿大建工廠?』」

另一名工人說:「有人問我在哪裏工作,我說在加拿大王家奶粉廠。他們會說,『哦,我們聽說過那個地方,聽說過那裏的恐怖故事。』我搖頭無語……他們說的是事實。」

CBC的報道稱,有5名該奶粉廠的現任或前任僱員分享了他們的經歷,因擔心遭報復,他們不願披露名字。

根據安省資訊自由法規獲得的政府記錄顯示,在過去2年,市級和省級政府都收到過一系列關於王家奶粉廠工作場所安全問題的投訴,包括爆炸和觸電危險、化學品存儲不安全及空氣質量等問題。

受傷或患病機率比同行高4倍

安省工作場所安全與保險委員會(WSIB)提供的最新數據,是該奶粉廠營運第一年(2019年)的數據。在最初的幾個月,王家奶粉廠員工因受傷或患病而缺勤的比率,比安省其它食品製造商的類似工作場所員工缺勤率高了4倍。

該公司報告了2019年發生的5宗受傷事件,均是需要接受超出標準急救的治療,並導致員工缺勤或改變工作職責的事件。

記錄顯示,王家奶粉廠員工的受傷原因包括化學灼傷,暴露於腐蝕性、有毒或過敏性物質而導致傷害等。

一名工人談到廠內的高位工作時,稱工人無預先培訓,無安全帶,有時還在高處搬運重型設備。他說,例如在冬季交貨操作時,奶車頂上彎曲和濕滑的表面很危險,一不小心,就可能從12呎高處跌落。

這名工人說,雖然僱員被告知,當發生工傷事故時,要填寫報告交給人事部,但他懷疑這些事故沒被合適地報告及跟蹤。這些報告可能被扔掉或遺忘,「所以,人們基本上停止了報告。」

技工帶電工作

該工廠的建設在2020年1月全部結束時,有人向安省勞工廳的職業健康與安全辦公室投訴,指有不合格技工,在460伏電壓及無保護的情況下,帶電更換了一個加熱器。

「他們很容易會因此丟命。」一名工人說,「有很多這樣的例子,大多數是中國承包商,他們每天在600伏電壓下帶電工作。」但是,「聯邦政府強制性規定,不允許工人帶電工作。不到1安培的電流,就可以使你的心臟停止跳動。」

這名工人說,工廠的一些地方常看到可燃的奶粉粉塵漂浮在空中,他擔心電氣故障引起的火花,會把這些粉塵點燃。另外,某些配電板的額定限值,不足以支持相關的設備。

一些員工說,廠內的消防通道門被鎖上,使得在緊急情況下難以快速離開。

爆炸風險

一些員工表示,他們特別擔心廠內的旋風式牛奶烘乾機。一名員工將其比作「4層高壓鍋」。

省府文件顯示,去年8月,安省勞工廳接到的一個電話警告說:「牛奶烘乾機將爆炸。」

該匿名者說,奶粉廠烘乾機的滅火系統發生故障,在地板上留下15厘米的積水,但公司在沒有安全系統保障的情況下,繼續運行烘乾機。

一台烘乾機被燒焦的奶製品堵塞了,但沒被關機,隨後,加壓的乾燥機內起火。

來電者說,當省府的檢查員來時,管理層挑選了一些代表去接受問話。來電者確信,被挑選的人為了掩蓋事實,向檢查員「撒謊」。

勞工廳檢查員的報告顯示,該事件已向當事公司代表進行了審核,無需簽發任何查處命令。CBC的報道稱,他們聯繫了金斯頓的消防部門,對方稱,消防官員無需批准該工廠烘乾機的單獨滅火系統,因該附加系統屬於「自願性」(即:不是指令性的)。

金斯頓消防局的一名隊長桑德斯(William Sands)向CBC描述了他們一年前回應火警的情形:到現場後發現無法進行適當的調查。因為「工人們在(消防隊)到來之前,重置了警報系統。儘管,他們已被(消防隊)告知,不要這樣做。」

一名熟悉烘乾機警報系統的員工說,他認為該系統不符合行業標準,比如國家消防協會(National Fire Protection Association)要求對警報電路進行監視,以便在有人做改動時,向消防部門發出警報。

他說,他對烘乾機能安全操作完全無信心。

空氣質量問題

有幾名員工稱,有一次烘乾機被嚴重堵塞,在下班後,外來的工人被送入密閉空間深處,在沒有適當設備的情況下,清除燒焦的牛奶。省府在去年8月初收到對該事件的匿名投訴。

去年6月,省府接到匿名投訴,稱王家奶粉廠為省錢正在關閉通風系統,使工廠環境非常熱和潮濕,缺乏新鮮空氣。但是,檢查員出具報告時,並沒親身到現場,只使用了「電話和電子聯繫方式」。

勞工廳去年春天的一份報告也涉及空氣質量問題,報告稱配料室內「空氣中的顆粒物含量很高」,工人需要佩戴呼吸器。該調查也是「僅通過電話聯繫」。

但一些員工表示,雖然勞工廳認為他們需要戴呼吸器,但他們很難要到呼吸器。CBC的報道稱,去年3月下旬,檢查員的手寫筆記表明,當局知道「僱員患有肺炎」。

一名員工指稱,勞工廳在各方面都沒起到應有的作用。另一名工人說:「你看到他們(檢查員)來了,看到他們與管理層交談,接著一切平靜下來一個星期或更久一點。然後(事故)又發生了。」

檢查前轉移危險品?

那些員工指稱,工廠內的化學物質沒做到安全使用及存儲。比如用於清洗不銹鋼焊縫的酸洗膏,被裝在無標記的水瓶中,隨意放置。曾有2人因在沒有足夠保護的情況下與酸接觸而受傷,被送院治療。

勞工廳在4月份收到投訴,稱工廠內的化學品缺乏安全數據標識。省調查員通過電話進行檢查後,在報告中說,工廠內有9個地點有安全數據標識信息。

CBC的報道稱,他們獲得了一個走廊裏存儲化學品的照片和影片。員工們稱,這樣儲存是非法的,因為那走廊沒有適當的排水、通風和滅火系統。

員工們說,當公司接到通知,有檢查員要來時,那些走廊裏的化學藥品就會被移走。

金斯頓消防部門的記錄顯示,一個匿名者在6月下旬來電報告了化學品不當存儲的問題,他描述了化學品堆放的確切位置,也列出了化學品的名稱及所用容器的類型。

但消防檢查員的記錄顯示,現場沒發現化學藥品。

王家奶粉廠拒絕了CBC的採訪請求,但該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其業務受到病毒大流行的影響,「但我們員工的健康和安全仍是我們最關注的。」

獲三級政府支持

飛鶴乳業公司2016年宣佈投資時稱,計劃使用加拿大的牛、羊奶生產奶粉,其中約85%將出口中國。新廠的總經理和其他高管來自中國母公司,其他成員在本地聘請。

加拿大三級政府都對該項目有投入,安省政府已投入1,380萬元,另有2,400萬元將在2024年前支付。聯邦乳業委員會以保密為由,拒絕透露聯邦政府投入了多少資金。

金斯頓市當時以16公頃工業用地轉讓,給該項目提供支持。

據CBC報道,一些工人稱,他們起初對該項目充滿熱情,但是,隨著產量的增加,該工廠一直在設備故障和管理混亂中掙扎。

「有時是完全混亂的。」一名工人說,「我們對這種機器完全沒有信心。」

他說,例如,安省的法規要求遵循特定的牛奶巴氏殺菌工藝。當機器出問題時,主管告訴工人跳過該程序繼續生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