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所警察用大電棍電李廣海的喉部,還有人抓住衣領將他絆倒在地,同時,警察們用七八根大電棍在他身上亂電,瞬間他的頭頂像炸雷一樣轟鳴。

明慧網報道,遼寧省葫蘆島市工程師、法輪功學員李廣海多次遭洗腦迫害,被非法勞教3年,期間慘遭電擊等酷刑折磨,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同時,他也遭受嚴重的經濟迫害,被勒索、扣押工資等。

李廣海,現年50歲,1997年3月修煉法輪功後,真、善、忍的法理助他道德回升,既不收禮也不送禮,不拿工廠的任何東西,同時還改掉了喝酒的習慣、也不再和人斤斤計較生活上的利益,身心受益、家庭和睦。

遭單位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22日早上,李廣海在文化宮廣場上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煉功。龍港區公安局警察搶走放煉功音樂的錄音機並將他綁架到拘留所,再帶到龍港區公安局政保大隊。

 

下午,他被單位接回接受「教育」,當天又被送龍港區賓館被公安人員看管辦班「洗腦」,單位(葫蘆島鋅廠)工會主席「陪護」(監督);約一周後又轉至單位賓館辦班「洗腦」,該單位出二名同事「陪護」。此後不久,他從分廠技術處調到車間技術組。

11月底,李廣海因拒絕保證自己不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分廠書記田鳳堯讓本廠公安處將他帶到廠憲刑隊,扣在暖氣管上一夜,第二天送他去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期間,他因煉功被所長戴手銬3天。

一次,他看到車間辦公樓的小黑板上寫有誣衊法輪功的內容,就用拖布將其擦掉,被分廠書記發現後,帶到分廠保衛科,遭分廠保衛科值班人員訓斥一上午。

2000年7月20日前,即法輪功被迫害一周年,單位領導擔心李廣海進京上訪,就把他和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軟禁在分廠保衛科內,不許回家,被監管一周。不久,李廣海又被分廠書記送到葫蘆島市教養院「洗腦班」。在那裏,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反迫害,三天後,單位把他接回,並派分廠保衛科人員監視他的住所。

公安局政保大隊的酷刑折磨

2000年10月,李廣海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到葫蘆島市公安局駐京辦事處,後被單位接回,送交龍港區公安局政保大隊非法刑事拘留。

大隊長馬清波對李廣海非法提審,對他實施雙腿大劈叉(雙腿分開下壓成一字);他們拿來幾本蒐來的法輪功書讓他撕,遭拒絕後,一辛姓警察撕毀書,將撕下的紙塞到李廣海的兜裏。馬大隊長雙手左右開弓,狠狠地打他四五個大耳光。

他曾因在拘留所煉功,被白姓獄警用皮鞋抽耳光,臉被打腫,一周才消腫。

中共酷刑示意圖:鞋底打臉。(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鞋底打臉。(明慧網)

不久,李廣海被政保大隊非法勞教3年,送進葫蘆島市勞動教養院。

勞動教養院的殘暴

進教養院後,獄警就做李廣海的「轉化工作」(放棄修煉),直到半夜兩點多。

2001年過年前,獄警迫害不「轉化」的人,將他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共16人轉到二樓,以沒有床為由讓他們睡水泥地近一個月,李廣海後背開始疼痛,經常被冰得後半夜疼醒。其他人也被冰出各種病症。

當有人提出睡床時,大隊長劉國華陰沉著臉說:「這還不算甚麼懲罰。」

同年春天,李廣海為抵制馬三家勞教所的人給他做「轉化」工作,開始絕食,警察將李廣海銬在床上,給他取下灌食管子的時候,他噁心得將管子從口中吐出來,同時心跳加速、喘不上來氣,面部出現麻木。

2001年11月份,教養院獄警對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施暴。獄警張國柱用一根大電棍電李廣海的喉部,他順勢用下頦夾住電棍,便遭來警察用七八根大電棍電擊。有人還往他臉上潑水,然後猛電他的臉。

第二天,人們已經無法辨認他是誰,他的嘴腫得很高。

2003年1月8日晚,李廣海被兩個犯人架著,挨個從一樓拉到二樓教室,上樓梯時他抗議,兩個獄警先用二根大電棍,塞到他的兩腋下不斷電擊。

第二天,他無法起床,在昏迷中被送往醫院。他稍有恢復後,又被拉回教養院,長期單獨關在一個小屋裏,致使他的精神近乎崩潰。

2003年7月19日夜晚,他的家人被通知來接他。臨走時,教養院還向家屬要錢,被嚴詞拒絕。#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