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病毒)流傳到世界開始,各國仿照中共的封鎖政策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3月20日,來自洛杉磯、聖地牙哥、聖貝納迪諾等地的居民來到杭廷頓海灘,舉辦世界自由日(World Freedom Day)集會,呼籲人們爭取自由的權利。

自由被侵蝕

安妮·麥克洛斯基博士(Dr Anne McCloskey)說:「2020年,沒有一個國家的總死亡率比過去有顯著的增加,但政府剝奪了人們最基本的權利,工作、陪伴家人、去教堂、過自由的生活;我們還看到那些有異議的科學家和教授的言論被審查和阻止。」

麥克洛斯基曾是英國德里市市議員,於2020年辭職。她說:「我不能剝奪我代表的人民的權益,禁止人們從事正常的社會、經濟、教育和家庭活動是不公正的,這對人們生活的影響大於病毒造成的傷害。」

疫情期間,加州採取了嚴格的防疫政策,而佛州既沒有關閉,也沒有強制人們戴口罩,結果是加州的疫情反而更嚴重,並且人們的破產和失業率也更高,疾控中心(CDC)最近把社交距離從6呎改為3呎,也讓人質疑實行一年來的6呎社交距離的依據何在。

南加居民傑瑞說:「(州長)命令你居家、戴口罩、關閉一切,這些就是在奪走人們的自由。」 他旁邊站著一位先生,雖然戴著口罩,但卻把中間剪了個大洞,以便於呼吸;一位女士穿的T恤上寫著:「口罩是恐懼的象徵,政治家用來控制你。」

瑪麗(Mary)認為:「是否戴口罩應該是個選項,而不能強制戴口罩;我也不信任那些疫苗公司,那麼短時間,而且病毒變異很快。」

全家從越共國家逃離的艾米(Amy)說:「在美國,左派們在一點點地拿走人們的自由,比如口罩令限制了人們的自由,讓人們不易覺察。年輕人被所謂的社會公平和正義迷惑,不知道甚麼是社會主義,甚麼是暴政,那看看在香港發生的事。」

居民珍(Jan)說:「我的一個越南裔朋友嘗試了十幾次才從越共逃出,付錢給船長,不斷地被抓回,不停地嘗試離開。獲得自由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也在失去自由,必須為之努力。」

為爭取自由而戰

帶著6個小孩子來集會的裏里克(Rick)說:「我就想讓孩子們體會一下大人們為自由而奮鬥的熱情,政府沒有權利奪走上帝賦予人們的權利。我覺得共產主義就是讓一小部份人得利,但對大部份人都不好。」

集會現場,人們打出巨大的美國國旗和「特朗普2024」的旗幟,非裔居民拉拉(Lala)說,特朗普總統是她見過的唯一一位為人民做事的總統。而現在,國會的民主黨議員們正試圖瓦解這個國家,「拜登開放邊境的命令讓成千上萬的人非法穿越邊境,進入美國,民主黨想要更多的選民和更大的控制權。」

非裔保守派坎寧安(Kick Cunningham)在集會上和聽眾一起喊「我們是紅色(州)!」他呼籲大家說:「我們是努力工作的自由的美國人,我們要罷免紐森,為一個自由的加州奮鬥。」

居民肖娜(Shawna)從2020年6月就做「罷免紐森」徵簽活動,她表示,「他們把一個小小的病毒變成了巨大的政治封鎖,就是想實行社會主義和全球主義,世界各地今天都有活動,官員們應該記住,他們是為我們人民服務的。」

來自墨西哥的伊娃(Eva)說:「我支持莎拉(Sarah Stephens)競選州長,我們有同樣的遠景,讓加州成為『金州』。我希望官員能為民著想,要儘快地開放加州,讓孩子們上學,讓人們過正常的生活。」

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保護了人們的持槍權,居民艾麗西亞(Alicia)說:「政府擁有越來越大的權力,如果人們沒有槍,如何捍衛自己的權利和自由?他們會拿走一切的。但人民有了槍,就能保衛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