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剛過,中國民間有人發起「蒙冤百姓向各級法院貪官宣戰」行動,各地訪民紛紛簽名聲援,述說自己的冤案遭遇,尋求公平公正,希望挑戰成功。

接上文:兩會剛過 蒙冤百姓向各級法院貪官宣戰(上)

從向法院求助到宣戰

廣東訪民方珠環告訴記者,「這些簽了名的人,都是由於冤假錯案都沒有改判,去上訪去申訴沒人理,舉報沒人理,控告沒人理,公檢法全不理。」

她介紹,其實這幾年一直都有簽名活動,一開始蒙冤的百姓是向法院求助,從求助到宣戰,是因為好多年都不解決問題,全部亂搞一套,好多冤假錯案。

比如,有人在北京把資料送到上面中央反映,要求解決冤假錯案,以前就是說習近平上台「依法治國」,為甚麼上訪的問題不解決啊?呼籲關心民眾疾苦。

「都是自願簽名的,最多時有幾千人,好多啊。過年之前也簽過一次名。」她說,「但是以前不是宣戰,就是因為冤假錯案一直不理,國家信訪局每年說清倉見底,但是實質沒有解決問題。大家就聯合起來簽名了。一般人手上都有手機,應該個個都知道吧。」

據介紹,方珠環家三層樓的民宅被暴力強拆,上訪還被打擊報復,當地政府把她關到看守所、收容所、黑監獄4次。

她說,「25年了,房屋拆遷一直都不補償,現在還有一幫人守在我門口,天天這樣守著我。我報案不理,怎麼搞啊?咱們國家真的流氓啊。」

「我們1983年搬過來的,有廠房辦公司要了我們的地,安置我們到這裏。我們原來又有地又有園,都是在園地上蓋房,都已經批建了。房產局不登記,做假證、偽證。」

「我們老百姓很慘啊,我們幾代人的資產都被他們搶完了。我們靠做豆腐、養豬掙錢,三更半夜起來做豆腐白天賣,這樣起了一棟私人樓的。賺一分錢都是血和汗出來的。哪有這樣搞啊?」

「我甚麼罪都沒有,公安把我關到監倉,坐老虎凳。一直被他們左抓右抓,不是抓到黨校,就是抓到酒店,搞得我幾十年都嫁不出去。我們是廣東的,旁邊就是香港,有人要跟我結婚,他們封著我長期出不去。我的眼睛都蒙了,我中風,血糖高,都不給醫治。我要求他們公開,我到底犯甚麼罪?!公檢法一起來整人、害人。」

人權律師:共產黨體制不可能去糾錯

著名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聽到這個消息感到很激動,中國人民很苦也很勇敢,但是中共本身不是一個講道理的政權。共產專制的本性就是反公義、反社會公正、不講道理的一個政權。

陳光誠說,「首先,老百姓這種鬥爭精神是非常值得點讚的,是難能可貴的一種精神。冤民的這個狀況也已經持續了好幾十年了,有的人從有中共政權開始就有冤情,一直到現在也沒有真正的昭雪。」

他表示,從理論上民眾完全可以要求公開的。他當年在東師古村家中被非法拘禁時也說過這樣的話,「如果你共產黨做得對,那咱們就公開辯論,電視台現場直播,讓全國人民評評理,你做得合不合法?」

陳光誠指出,共產黨它自己知道它做的事情見不得光見不得人,它本身就是個流氓黑社會行為,所以它極力地封鎖媒體。它非常清楚社會輿論監督制衡的作用,所以極力地防範這種事情發生。

比如,他們到你家裏搶東西打人,都要先找個黑布把自己的車牌先遮起來,把圍觀者全部都清理走,設上警戒線。真正的目的就是不讓人們看見發生了甚麼,不讓人們看見他們幹了甚麼壞事。

同時,中共並不是不知道在專制統治下法院枉法裁判,而是為了維護它的統治,只能任憑這種枉法裁判發生,因為它如果對爪牙開刀的話就沒人替他賣命了,這個政權就岌岌可危。所以只有犧牲普通老百姓的利益。

他說,「共產黨絕對不會給訪民一個公開的聽證會,把問題說出來的機會,也不給他們沉冤昭雪,這個都是靠不住的,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共產黨政權本身就不是一個遵守協議,信守承諾的政權,它就是靠搶劫掠奪、靠暴力維持的一個政權。」

「我跟你法院賭人頭,他不跟你賭啊,就這樣判吶。」陳光誠特別提到,最近中共最高法院公佈了一個「指導意見」,「深入推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裁判」,從今天3月1號就開始實施了。

「最起碼『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沒有準繩了法院怎麼判案啊?但是現在共產黨就是要告訴你,沒準繩也可以判,依據共產黨的想法就可以判。」陳光誠說,「所以說這幾年來所謂的法制建設、法律他全部都可以隨時扔掉不要,黨要怎麼辦就怎麼辦,現在就到了這樣一種程度了。如果能講道理,也不用逼上梁山了。」

他強調,「我覺得訪民採取的這樣一種反擊行動至少可以讓全世界看清楚,訪民之所以走上上訪之路、拿起法律武器來,向全世界表明自己的態度,至少證明一點,他們真的冤,確實是被這個政權迫害、傷害。要不然敢拿人頭跟他賭嗎?」

「但是對方不是個信守承諾的對象,即使他給你簽了合同,比武誰輸了掉腦袋,他真輸了的時候,可能一擁而上群毆了,不跟你單打獨鬥了。所以這種出路是不可能在共產專制體制下,換句話說是在他給你劃下的圈裏找到答案。」

陳光誠認為,其實中共不怕被揭露,恰恰最怕老百姓站起來跟它革命,別看它武裝到牙齒,其實共產專制政權下的爪牙最怕死。「你跟他『和理非』,他截訪、綁架絕對不『和理非』啊,那是赤裸裸的暴力相加。指望共產黨體制本身去糾錯或者是指望他會給你講道理的,那根本就不可能的。」

「如果沒有國際記者的公開參與,即使中共的喉舌去了有甚麼用?就算寫出稿子做了節目,一個電話不能發,重新回到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