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4日,河南鄭州市二七區法輪功學員郭保軍的兒子接到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的短訊,說郭保軍已去世。2019年11月10日,郭保軍因發送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構陷,遭冤判2年。

明慧網報道,當日早上7點27分,郭保軍兒子才看到看守所零點55分發來的短訊。

隨後,郭保軍的兒子、姐姐、姐夫被允許去看守所談。親屬要求看遺體,看守所說當天不行,要等到明天,看之前家屬還要填寫「親屬查看屍體申請表」,只准許五名直系親屬去看,並且規定不准許拍照、錄像,但鄭州市第三看守所要全程錄像拍照。

郭保軍,1958出生,生前居住在鄭州市二七區侯寨鄉侯寨村,畢業於鄭州師範學院,曾在侯寨鄉教委工作,當過鄉駐村幹部、小學教師,後轉入侯寨鄉衛生院工作。1995年,他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為人處世善良樸實,工作中兢兢業業,是大家公認的好人。

2019年11月10日晚,郭保軍在韋溝村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鄭州市新密市白寨鎮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新密市拘留所,幾天後被轉送到鄭州市第三看守所。2020年1月9日左右,他被構陷到鄭州市中原區法院。

2020年6月13日上午9點20左右,郭保軍被中原區檢察院非法庭審。他被關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內進行影片庭審。當時,他絕食反迫害近七個月,鼻子裏插著胃管。他那時的精神狀態很好,雖然說話聲音小,但很堅定、平和。

同年6月29日,他被冤判2年、勒索罰款2萬元。他提交了上訴,8月28日被二審非法維持原判。

一年多,他的家人不被允許去見他,直到2020年12月3日,他兒子接到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的電話,說郭保軍在醫院,他從2019年11月初進看守所後絕食至今,情況比較危險,讓他兒子去見主任大夫。

當天,兒子見到了郭保軍。他的狀況和半年前出庭的情形相比大不相同,十分消瘦,脫了相,雙眼皮浮腫嚴重,鼻子上插了胃管,下身插著導尿管,腳上還戴著食指粗的腳鐐。

郭保軍見到親人後,發出微弱的聲音並帶有咳嗽,嘴巴乾得起皮。

12月28日,他兒子聯繫鄭州市第三看守所警察,詢問父親的情況。看守所警察說挺好。郭保軍的兒子問:「我爸還在醫院?」

警察說:「是還在醫院,打平常飯(不是重病號)。」

郭保軍兒子問:「我上次去見他,他都沒出來。」

答:「他在醫院治療多好,營養都跟上了。」

問:「現在比上次好點沒有?」

答:「比那好多了,精神狀態比那好多了。」

問:「現在還是不能走路?」

答:「這個我不知道,你得問醫院。」

問:「現在能不能見?」

答:「不能吧?得領導說,這不是你說,也不是我說的。你去問問醫院吧。」

第二天,郭保軍的兒子去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高新區分院,沒有見到父親。醫生說:有規定,醫生不能單獨見監管人員的家屬,必須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同意,或有看守所獄警陪同才行。

聽郭保軍的兒子說是看守所警察讓他來的,醫生答道:「必須得有介紹信或看守所醫務總隊的同意。」

一直到郭保軍離世,他的家人也沒能看望他。#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