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Veritas 在 YouTube發佈了對臉書全球規劃負責人本尼·湯瑪士(Benny Thomas)的一次隱密鏡頭訪問。
Project Veritas 在 YouTube發佈了對臉書全球規劃負責人本尼·湯瑪士(Benny Thomas)的一次隱密鏡頭訪問。

日前,Project Veritas 在youtube發佈了對臉書全球規劃負責人本尼·湯瑪士(Benny Thomas)的一次隱密鏡頭訪問。湯瑪士認為必須阻止臉書(Facebook)的擴張,該公司應該被拆分。他說,歷史上從未有過統治二十億人的國王,直到現在,馬克·朱克伯格正是這樣的國王,人們應該提高警惕。

臉書更像一個國家

湯瑪士認為,臉書和谷歌這些已經不只是公司,它們更像一個個國家。他表示,朱克伯格擁有公司最大的控制權,通常的國際大公司的方法行不通,因為董事會無法解僱朱克伯格,同樣包括谷歌的賴利佩吉和謝爾蓋。這種一家獨大的權力令到這些公司更像中國和美國那樣規模的國家。

他說,朱克伯擁有的權力太大了,他才36歲就擁有了能夠影響20億人的權力。

Project Veritas 主持人表示,這並不奇怪,他提到美國的內華達州正在起草一個法案,允許科技公司組建自己的地方政府。

Project Veritas在視頻中也放出一段臉書的內部影片,是臉書全球事務負責人Nick Clegg,他在影片中承認公司(臉書)的權力太大了,引起了不少國家領導人的擔憂,包括墨西哥總統、俄羅斯反對派領袖亞歷山大·納瓦尼(Alexei Navalny)和德國總理默克爾,他們表示這些私人公司擁有的權力過大,這些公司作出的決定應該在民主法規的框架內。

湯瑪士認為,這些大科技公司對社會雖然有很多好處,但也帶來了損害。他表示,只有政府能夠停止大科技公司的擴張。Instagram、臉書、Messenger、Oculus、Whatsapp,它們需要被拆分成不同的公司,好像以前的電信公司和石油公司一樣,不過要做得更多,不然這些社交媒體公司會很快又聯合到一起。

他又認為,臉書的危機不只是朱克伯格的一家獨大,還有現在的人往往會相信自己看到的任何事情。「I would break it up, and I would remove (Mark)Zuck as the CEO.」(我會拆掉它,我會把朱克伯格從CEO的位置換掉)

網絡需要監管 要規範人民行為?

湯瑪士表示,解決的方法只有更多的監管和保護。就如同交通規則,需要交通燈、交警和斑馬線來劃分道路,避免車禍。同理網路上需要監管,要規範人民的行為。

他認為,當人覺得會有人監管自己的時候,就會有一個較良好的行為表現,就好像誠實罐實驗。

湯瑪士表示,現時臉書正在被49個國家起訴,因為觸犯到這些國家的紅線或者是因為反壟斷。但他認為這些訴訟將會在法庭上持續很久,因為臉書擁有世界上所有的錢。

他表示臉書的技術可以變成武器來攻擊自己的用戶。湯瑪士說,不少人說電腦只是機器,不會存在偏見,但他反駁寫電腦代碼的人可以存在偏見,這就是為什麼臉部識別技術通常不能正確的辨別到黑人臉部,因為程式的內部代碼存在偏見。

他又形容臉書的技術就像個玻璃杯,你可以用來喝水,或者打破這個玻璃杯來殺死某人。比如某個種族主義者的政客,可以透過臉書的算法和數據,來尋找自己潛在的種族主義者選民,雖然臉書表示自己的算法不是用於這種目的,但算法可以這樣使用。他表示,通常只需要5個方面的數據,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FB正發展AI研究優越人種 「我沒法阻止」 

湯瑪士提到,谷歌工程總監、未來學家雷蒙德·庫茨魏爾(Ray Kurzweil)預測,人體和機器的混合物將成為優越人種。湯瑪士表示:「普通人類難以匹敵這種生物在計算、投資等方面的能力,這一新的種族會擁有人類無法得到的特權,有產者和無產者的差距仍會存在,而且貧富差距會達到前所未有的極端程度。如果CRISPR繼續發展下去,未來就會這樣,我不知道能做什麼。」

湯瑪士表示,AI正在挑戰人類智能的地位,將來,人類對AI來說,會像草叢裡的螞蟻那樣微不足道。朱克伯格名下的「陳·朱克伯格行動」(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正在大力發展AI技術,研究基因編輯,包CRISPR,即細菌免疫系統的一種機制,可以記憶曾經來犯的病毒。記者表示對朱克伯格的項目喜憂參半,湯瑪士回應道:「你確實應該感到恐懼,CRISPR就是優生學,我沒有辦法阻止它繼續發展」,他表示就像潘朵拉盒子被打開了,難以遏制。

湯瑪士提到,谷歌工程總監、未來學家雷蒙德·庫茨魏爾(Ray Kurzweil)預測,人的意識和機器的混合物將成為優越人種。湯瑪士表示:「普通人類難以匹敵這種生物在計算、投資等方面的能力,這一新的種族會擁有人類無法得到的特權,有產者和無產者的差距仍會存在,而且貧富差距會達到前所未有的極端程度。如果CRISPR繼續發展下去,未來就會這樣,我不知道能做什麼。」

在訪問後,Project Veritas 的記者及主持人分別向湯瑪士透露自己的身份,並詢問對方是否可以接受採訪並將消息告訴給大眾,湯瑪士拒絕了,並說「你不應該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