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受害婦女上訪維權,在2013年前以「擾亂社會秩序」被勞教,後又以「尋釁滋事罪」被判刑。中共「兩會」期間,更是遭受任意抓捕和拘留。

馬三家受害人、遼寧省大連市瓦房店訪民陳淑芳近日向記者確認,她因為土地果樹承包問題上訪,被二次勞教、一次判刑、八次行政拘留,還有一次刑事拘留40天。

陳淑芳是一位殘疾老人,今年72歲。2019年5月她到北京國家信訪局舉報村書記違法賣掉集體資產、70餘畝林地及截留農民土地流轉款等問題,同時控告馬三家勞教所;當年9月她被抓,後被判刑一年五個月,到今年2月4日才獲釋。

她說,「從5月份到8月份,我到國家信訪局總共登記了14次。9月份的一天晚上,有一幫人沒穿警服,也沒出示證件、不明身份的人,就在住宿處把我帶走了,帶到北京站後面一個地方;(期間)換了幾個人,把我拉回當地的公安機關,做了個筆錄,就給我送到大連市看守所刑拘了。」

陳淑芳照片。(知情人提供)
陳淑芳照片。(知情人提供)

由於疫情,陳淑芳在大連市看守所足足關了17個月。她披露,在大連市看守所關了很多上訪人,不認罪不認罰的就判刑。有的身體不好、家裏有老人有病人的,被強行簽一個認罪認罰書,保證再不上訪,關6、7個月就被放了。

陳淑芳到國家信訪局登記上訪,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一年五個月。(知情人提供)
陳淑芳到國家信訪局登記上訪,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一年五個月。(知情人提供)

「看守所一間小屋裏,住了23個人,晚上睡覺就像擺魚那樣折著睡,一個挨一個,一點空間都沒有。」她說,「不讓說話,上訪的一個屋圈一個,其他罪名可以隨便圈,就是上訪的不允許在一起。」

陳淑芳不明白的是,到國家信訪局舉報村支書的違法行為,反而是舉報人被控尋釁滋事抓起來了,而違法的人卻逍遙法外。「法律上解決了舉報人,把舉報問題的人給解決了,理解不透。」她說。

今年3月3日,陳淑芳到大連法院去調卷,法院不給調。她認為卷宗裏有捏造事實、陷害的情節,「村委出個證明,說我的地給我了,我的問題解決了,其實根本沒有這回事。」

「我們去調卷的同時,鄉里派出所所長也到法院了,去看著我們。(他)也沒穿警服,反正走哪跟哪。現在(我)在家哪也動彈不了,一走就有人監視。」

陳淑芳表示,現在投訴無門,上北京就被抓。剛開始上訪是為了土地果樹承包問題,村裏說「你果樹少了活該,你到北京找江澤民要地去」,這個問題一直到現在沒解決。

1998年,陳淑芳家裏為兒子娶妻生子和外孫女過戶等原因,家裏新增了4個人,應該相應增加果樹。她說:「我就是要按照合同規定給我地和果樹,賠償我23年的損失,到現在一分錢沒賠,(卻對我)又拘留又教養又判刑。在馬三家勞教所第一次勞教一年;第二次一年六個月;這回又判刑一年五個月,整我三次。」

她說,「我是一個72歲的殘疾老人。腿不行,在家都得拄個棍兒。在馬三家勞教所天天勞動,有時干到凌晨兩點多,任務完不成就挨打,我都被打過好幾次;叫我們背監規,我年齡大了背不下來挨好幾次打。」

在勞教所,陳淑芳對勞動教養不服,向法院提起訴訟,法院曾兩次發傳票傳喚,但馬三家教養院不准她到庭參加訴訟,最終法院裁定按撤訴處理,剝奪她出庭答辯的權利。

她說,「我對大勞教字《2004》第0385號勞教養一案,不服遼寧省公安廳信訪事項複查答覆意見,依法向遼寧省政府提出覆核申請,也不受理,造成我上訪至今。」

此外,陳淑芳家庭承包的果樹合法權益受到侵害一事,「通過法院六次判決(三次一審、三次二審),最終大連中院判決不是法院受理範圍。一腳踢出法院了。(法院)說合同沒簽字,不是法院受理範圍。」她對記者說。

「按土地承包法,明確規定村委會簽訂書面合同,村委會就不簽。這個事一直解決不了。」她說,「土地是老百姓的命根子,家庭承包的土地,像這些老年人不能出去打工,就以土地為生啊。」

在北京上訪期間,陳淑芳經常住火車站、露天地,村支書還給她發恐嚇信,但是她的手機被派出所扣了沒有歸還。「派出所警察直接就說,『你還告不告於曉東了?再告還抓你!』村書記一手遮天,老百姓沒有辦法。」她說。

馬三家受害人朱曉明:國家信訪局把我賣了

今年「兩會」期間,亦有馬三家受害人到北京上訪,遼寧省營口訪民朱曉明就是其中的一個,但她在國家信訪局被當地警方截訪押回老家,在賓館被幾個社區人員和兩個警察看押。

朱曉明向記者講述了經歷,「我上北京國家信訪局,過安檢時查身份證,我把身份證撂在那兒,二個保安在檢查我的包時,就把我的身份證給了一個警察。」

「在國家信訪局進門左手邊有一個藍色鐵皮屋,警察(警號025333 025359)和保安像土匪似的把我推進去,不讓動彈,不讓打手機,不長時間當地公安就把我接走了。(國家信訪局)把我賣了。」她說。

述說往事,朱曉明泣不成聲。她說,「2007年(遼寧營口市)政府違法拆遷,我哥哥死在拆遷現場了。我和嫂子去北京上訪,去了幾次,後來我被送到馬三家勞教所,勞教一年半。」

朱曉明照片。(知情人提供)
朱曉明照片。(知情人提供)

「我哥出事以後,母親經受不住打擊,『白髮人送黑髮人』,不到一年就去世了。老父親深受刺激,精神失常了,到處砸東西。」在朱曉明的護理下,父親病情好轉,之後因她去北京上訪被勞教,「父親沒人管,鄰居說就在二樓上坐著哭,鬍子老長,瘦得不像樣。」

2012年2月,嫂子被派出所秘密關押,朱曉明為躲避抓捕不敢回家。父親於2012年2月28日騎單車出門,摔斷腿,50天後去世。

2013年3月,朱曉明在山海關附近被營口警察非法抓捕,警察怕她去上訪,在一所廢棄的學校關押了她14天,每天都有20多人看押她。

2015年7月,朱曉明去紀檢委舉報信訪局局長違規,被警察抬出來。朱曉明把消息發到微博上了,這個帖子被轉發500條。她說,後被判刑一年半,「一開始說是轉發微博造成影響,後來覺得不能入罪,又變成2013年去北京上訪了,當時已被刑事拘留,為這事又犯尋釁滋事罪了。」

2020年,營口市西市區法院凍結了朱曉明的養老金,令她無法生活。

在勞教制度廢除後,2014年初,包括朱曉明在內的13名馬三家受害人曾共同發表公開聲明,要求當局為她們恢復名譽,並要求獲得「國家賠償」。

「沒有國家賠償,沒有人管,也沒有人提。」她說,「這幾年氣壞了,得了一身病。現在養老金又給停發了,不讓人活了。」

馬三家受害人、遼寧營口訪民郭玉艷「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被抓回關押在營口市看守所。(知情人提供)
馬三家受害人、遼寧營口訪民郭玉艷「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被抓回關押在營口市看守所。(知情人提供)

目前朱曉明已回到家中,但同是營口訪民的馬三家受害人郭玉豔就沒這麼幸運了。郭玉豔3月2日在北京居住地被遼寧省營口市公安局截訪回,關在當地酒店,後以「尋釁滋事罪」被拘留,現被關押在營口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