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受難者家屬張海於3月8日上午分別向中共衛健委、外交部遞交了要求政府信息公開的申請。要求當局公開世衛專家組在中國的具體行程以及中國(共)政府拒絕提供原始病人數據的理由依據。

張海表示,提出信息公開的原因是:

1. 專家組成員在媒體上反映,此次專家組行程主要由東道主中國規劃。我在武漢曾想給專家組反映我父親感染的經歷,但發現專家組所住賓館被戒嚴,普通市民無法進入,專家組所到之處都被隔離,普通市民無法接近,導致我根本沒機會接近那些專家。我也聽到不少記者採訪被阻攔的消息。我不明白為甚麼行程規劃中要隔離普通市民,我更不知道專家組到底去了哪些地方、拜訪了哪些機構、見了哪些人。

所以,請公開專家組在中國的具體行程。

2. 世界衛生組織新冠溯源小組成員、澳洲傳染病學家德懷爾(Dominic Dwyer)表示,專家組曾向中國索取新冠肺炎(中共肺炎)2019年12月在武漢爆發初期的174例原始病人數據,但遭到中方拒絕。

所以,請公開拒絕提供這174例原始病人數據的理由和依據。

張海對《大紀元》記者說:「既然中國(共)政府讓這些專家來做病毒的調查,就應該開誠佈公地而不是遮遮掩掩地把一部份給人家看,關鍵的部份又不給人家看,同時,利用這些所謂的專家的說辭,說這個病毒不是武漢爆發的,是別的地方傳過來的。這些做法對逝者和他們的家屬都是一個很大的傷害。」

世衛組織專家團隊於1月14日抵達武漢,稱旨在調查中共病毒源頭。該團隊在經過14天的隔離後,開始實地工作。

專家組剛到達武漢時,張海就想辦法跟其中的成員取得了聯繫,提出來要見他們,但一直沒有得到回覆。隨後,張海從深圳驅車趕回武漢,但因專家組受限,也未能見面。

張海指:「給我一種感覺就是他們感到很為難,我相信,這裏面肯定有見不得人的東西,肯定有達成某些所謂的協議。你來調查就是應該光明正大的,至少應該與受難者家屬有一個互動。」「他們也說過,見了一些病人,但是我對他們所說的這些病人是持懷疑態度的。」

張海表示,「我想告訴世衛專家,這件事情絕對是要進入史冊的,對人類以後的生活、生命、健康具有重大影響。如果你幫著掩蓋、幫著撒謊、幫著甩鍋的話,我相信,這會埋下一個巨大的隱患,以後,這種災難還會降臨人間,誰也逃脫不了。」

「我也看到報道,他們說見到了一些病患者,但是這些患者是不是真的,我是持懷疑態度的。只有見到真正的病患者,才會真正地把這個病毒的來源搞得清清楚楚。這件事情,如果真的要調查的話,絕對可以調查得很清楚。但如果人為地設置障礙、層層掩蓋,這說明甚麼?說明裏面的陰謀很多,說明裏面見不得光的東西很多。」

張海是武漢人,其父生前與他同住在深圳。去年2月1日,因為不知道武漢有疫情,張海帶著父親到武漢求醫看病,結果父親在醫院感染,不久離世。「我也算是最早經歷政府假闢謠卻真掩蓋的階段,這對專家組了解當時武漢的狀況非常有用。」

一年多來,張海頂著來自當局的巨大壓力甚至受到生命安全威脅,與武漢其他的受難者家屬堅持維權。

「這些世衛組織的所謂專家我相信肯定有人被收買了,肯定有人昧著良心說些幫著甩鍋的話。(當局)利用世衛組織可以來洗脫罪名,病毒就是在武漢爆發的,你就是要給人民一個交代、給家屬一個交代、給逝者一個交代。

「國家用病毒來殘害自己的人民,這種罪行很可恥,令人憤怒。但至今各方打壓,世衛組織一走了之,武漢的官員也鬆了口氣。但是很多東西不是像他們所宣傳的,過去的就過去了,這件事情絕對不會過去,我一定要追責到底。」

公益機構長沙富能的新冠肺炎項目專員吳明認為,「中國(共)政府信息一直不透明,張海的信息公開申請有助於讓公眾了解這次專家組被中國(共)政府的行程安排情況,若中國(共)政府不公開、不回應,而世衛專家組成員不說真話,也不敢承認所遭受的不正常安排,即使出了調查報告,也沒甚麼可信度。」#